自由而负责的信息发布者

在《一个自由而负责的新闻界》中看到以下文字:

我们的社会今天需要的是:第一,一种就当日事件在赋予其意义的情境中的真实、全面和智慧的报道;第二,一个交流评论和批评的论坛;第三,一种供社会各群体互相传递意见与态度的工具;第四,一种呈现与阐明社会目标与价值观的方法;第五,一个将新闻界提供的信息流、思想流和感情流送达每一个社会成员的途径。

我想,这也可以是对个人的 blog、网上论坛、新闻群组的要求,因为以往的新闻界的范围在今日其实可以扩展到任何一个信息发布者。
想想18世纪的时候自己花钱雇人印刷小册子被认为是受约束最小的出版方式,尽管成本确实不高,过程也不复杂,但是有机会阅读到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只有伏尔泰、潘恩等人极度受欢迎的小册子才在众人的主动传阅下风靡全国。而现在的个人出版方式,相比之下无疑更为方便,要使一个远隔千里的素不相识的人阅读到也不是极为困难的事情,虽然并不一定更加自由或更加平等。

如果要以一个自由而负责的信息发布者的标准要求自己,那么请先问自己几个问题:
我的报道是否已经做到尽量客观公正、全面真实,而不是有意识地文过饰非或者有选择性地撷取支持自己观点的“事实真相”?是否尽量将自己的观点与报道的事实分离开来?
是否能尽量容忍意见相左的观点,即使是出现在你私人所属的空间上,即使对方的言辞并不友善,即使很有可能证明你的观点完全错误令你脸上无光?
能否容忍、接纳和帮助处于敌对立场、或者被主流观点视为没有表达自由、申辩权利的人或群体通过自己的信息发布点发表异见?
在描绘一个群体的形象时,是否使用“真实而典型的形象”而非在偏见、成见和仇视下的制造的形象?是否“包括对其普遍人性的认可”?
是否能认识到信息发布者应承担的社会责任,并忠实于新闻界应持的理想?是否坚持了理性与良知的原则?
是否尽可能地将你所提供的信息展示给他人,并允许他人自由选择是否获取?

《一个自由而负责的新闻界》这么薄的一本书,到现在还没有抽空读完。除了自己偷懒、许多地方值得反复阅读之外,本书的翻译似乎也不是那么顺口,至少我朗读的感觉就不如《艺术哲学》那么流畅。

posted: 2005/04/13
under: 书香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