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诘问

很久没拿起一份《南方周末》仔细看了,今天吃饭的时候顺手拿起来就看到龙应台女士的《两个世代的诘问(之一)》,刊载于1月11日第31版。

对 blog 间病毒式传播的问答题不太感兴趣的我,倒是希望能够回答这样的问题。

1、你最尊敬的世界人物是谁?为何尊敬他?
安德烈说“怎么可能把他们的重要性拿来评比?”可是是否尊敬一个人,并不一定是以他们的重要性来作指标的。就最近数十年而言,也许计算机或互联网之父们的重要性别人无法相比,可是我更尊敬那些人机界面领域的大牛。

我最尊敬的人一个是爱因斯坦,一个是萨根。
以爱因斯坦为代表的一帮物理学大牛使得20世纪成为人类认识世界的道路上一个耀眼的亮点,而爱因斯坦又是他们当中科学成就和品格的最佳代表;而卡尔·萨根代表着那些向科学专业之外的人展示科学之美和宇宙之美的科学家们,他们与迷信、无知、借用浅薄庸俗的神秘主义逃避求知考验的懒惰作战,他们试图告诉我们,真实的世界可以比你的幻想和别人的谎言更美丽,不要逃避它,而要拥抱它,用你的智慧和勇气。

2、你自认为是一个“自由派”、“保守派”还是一个“什么都无所谓”的公民?
也许是蛋黄派 XD
我想自由派或者保守派都是一个太笼统的标签,一个人何其复杂,其政治和经济立场岂是三个字可以概括的?至今我的思想中仍有许多矛盾的东西等待着解决,许多奇怪的问题找不到答案,大致来说,我应该属于自由主义者区间的。
虽然我属于怀疑论者和奥卡姆剃刀教教徒,但显然并不是一个“什么都无所谓”的公民。在我的眼里这样的公民等于是放弃了自己的责任。无论是否生活在一个民主体制里,“‘参与’和‘关心’都应该是公民基本态度”。

3、你是否经验过什么叫“背叛”?如果有,什么时候?
不算严重的、基本上都没放在心上的可能有过许多,好在我记性不好。
而我在乎的共计有两次。
第一次是大学快要毕业的时候,直到毕业聚餐的时候都是闷闷不乐的。那天晚上大部分同学都喝醉了酒,一个个东倒西歪,大喊大叫,还趁着酒意在食堂里面把能够看到的玻璃全都砸碎了,而我本来就不喜欢喝醉酒,也没有狂欢的心情,冷冷地守在食堂门口,和还有几分清醒的同学把那些动弹不得的家伙一个个抬回去。
然后呢,大学期间还算打交道比较多的几个女生拿着啤酒瓶在走廊游荡,见到人就喝酒,于是我们寝室邀请她们坐到一起。6、7个男男女女,有的靠在床上,有的干脆坐在地上,围成一圈,人手一瓶酒,一边慢慢地抿,一边顺着意识谈论着过去4年大学的生活和未来的希望,谈着爱情和希望,谈着分分合合与来来往往,顺手在纪念册上涂鸦和用脸部盖印章,开着音乐跟着轻轻地哼…
窗口吹来夏天温暖潮湿的风,把心头的烦恼都带走,门外是半夜依然喧哗的走廊,感觉是那么遥远,仿佛俗世都已与我无关,周围熟悉的面孔也许大部分都是此生最后一次见面,再想到自己的伤心事,想哭却哭不出来,干脆都化作爽朗的笑声和遥远的祝福,手里的半瓶酒好像永远也喝不完,又多么害怕那终究会到来的曲终人散…我的意识一直都是清醒的,心却已经醉了…
大学四年我过得并不快乐,除了与前女友短暂相聚,以及在图书馆和床上看书的时候。我比在高中的时候更加怀疑自己的道路和认知,经历了一个自我否认的过程,而末了在顺利毕业的前夕还遭受一次沉重的打击。毕业聚餐的那天晚上算是最后的美好回忆,抚平了我的创伤,也最终从心里原谅了背叛我的人。

第二次呢,我学到原来两个人对朋友的定义可以相差这么远,我可以理解这种差异,也可以原谅背叛,却无法信任对方。当你从心底问自己为什么要相信对方,怀疑对方会不会再让你受伤——尽管那也许不是他/她的本意——的时候,朋友间的信任就完了。

4、你将来想做什么?
没有一个确定的目标,也许是书店老板,也许是私立图书馆的主人?

5、你最同情什么?
无耻地抄袭安德烈的答案吧…“无法表达自己的人”。

6、你最近一次真正伤心地哭,是什么时候?
第二次被人背叛的时候,是的,当时就是这样。

7、你怎么面对自己的“老”?
还没有到那一天,不过也想过这样的问题。除了顺其自然还怎么样呢?既然不可避免地要老去,那么就这样吧。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8、死了以后,会希望人们怎么记得你呢?
人们怎么记住你取决于你为他们做了什么,我只希望他们都能够从我这里得到他们想要的,至于能不能够做到就是另一回事了。
最后我在别人心里只要不是太差劲就行了,记不住也没关系。反正大家统统都要玩完的。

9、人生里最让你懊恼、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哪一件事或者决定,你但愿能重头来过?
没有,凡我过去做出的决定,没有需要后悔的,这是应有的觉悟。我相信不论我多少次回到当时所处的情况,都会作出相同的选择,否则那就不是我了,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好后悔的呢?

10、你怎么应付人们对你的期许?
在不违背我的原则的前提下,我不介意迎合别人的期许,不过我怀疑别人对我也没什么好期许的。如果实在让人失望了,那也只能表示抱歉了,谁都有手气不好押错签的时候是吧。

11、如果你能搭“时间穿梭器”到另一个时间里去,你想去哪里?未来还是过去?为什么?
未来吧,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12、你恐惧什么?
就个人而言,我恐惧死亡,这是我的本能决定的,虽然我也试图鼓起勇气面对它,但是在本能面前一般都会失败。
如果扩展到个人之外,我恐惧人类用一种极为愚蠢的手段把生命都毁灭了。

最后,看到冯克力在第30版提到百花文艺出版社2005年出版了张荫麟的《素痴集》,看来又有购书的目标了。

posted: 2007/02/06
under: 人生记录

  • http://nekostu.com 陈永仁

    你这问题都算比较好,上次我收到一个,问我男男生子问题,同人女西奈:323:

  • http://jnozsc.blogspot.com 陈永仁

    你这问题都算比较好,上次我收到一个,问我男男生子问题,同人女西奈:323:

  • http://calon.weblogs.us/ Calon

    请转科幻版:897:

  • http://calon.weblogs.us/ Calon

    请转科幻版:897:

  • thenew

    大学那段真是太真挚了,来回看了几遍

  • thenew

    大学那段真是太真挚了,来回看了几遍

  • http://calon.weblogs.us/ Calon

    谢谢:seal:

    难得有一次喝得有感觉:tea:

  • http://calon.weblogs.us/ Calon

    谢谢:seal:

    难得有一次喝得有感觉:t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