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入制度

花伦说,“公开销毁仪式是无能的象征”;我觉得吧,期待官员都不做这种仪式出来邀邀功也不太现实,只要有机制让咱们明明白白地知道他们确确实实做出了成效,那么搞这种仪式也无可厚非--其实到了那个时候,官员们还有必要来“杀鸡”吗?考核政绩的方式完全不一样了,谁还会来做这种费力的事情呢?
现在有不少人比较郁闷的是,就算你做得再好,不来上演一场“公开销毁”式的秀,别人都以为你什么都没做呢;所以,说不定这些“公开销毁”的人中,还有明明知道这是件蠢事但又不得不去做的人。因此,“只有那些无能又要邀功的管理者,才需要公开销毁。”这样的话我还不敢说。

我更想说的其实是,求求你们不要随随便便就在露天放火焚烧吧~就算要彰显您的政绩,也没必要什么都付之一炬还污染周围的空气吧?
纸张可以回收打浆,塑料、橡胶也可以回收利用,而且焚毁的话可能会产生有毒气体,有的材料可以降解,金属、玻璃、砖瓦反正烧也烧不掉,还浪费汽油,还有木材、皮革、纺织品,都没有烧掉的必要。最后是猪肉,对,就是猪肉,您知道蛋白质烧焦的气味有多难闻么?您以为是在做野外烧烤聚餐么…

网络媒体该不该有采访权”?首先让我们搞清楚什么是“采访权”吧?假如这玩意儿和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有重叠的地方,那么“被赋予的特权”一说就该好好分析分析了。

Hao123 既然这么受欢迎,为什么不允许用户自定义一个类似 Hao123 的界面呢?可以先给普通用户一个公用的界面,然后根据个人的需要增加删除…说白了,就是 Del.icio.us 界面的复杂版,只不过没有加入“社会性”的部分。

由于最近 ModBlog 比较烦人,没有及时注意到张惟英委员的高论,已经有不少很有杀伤力的帖子出现了。
不过她的辩解之辞也蛮好玩的:“我所说的‘准入’只是个概念,主要意思就是通过一些方法控制北京的人口,没有利用行政手段强行限制的意思。而众多方法中,最主要的应该是经济手段,比如适当提高北京的生活成本,促进人员的合理流动。”
我比较迟钝,不知道这个“通过经济手段提高北京的生活成本”到底指的什么,又如何不“利用行政手段”达到目的?莫非要把北京建设成为一个有北京特色的会员俱乐部?
还有,承受得了北京的生活成本的就一定都是北京人么?剩下了这么些有钱的主儿就必然提高了人们的素质么?把低收入的“外地人”都排除在外了,北京的资源就不稀缺了么?
张委员又说了:“如果一个人不能承受北京高额的生活成本,离开不失为一个对自己和北京都好的选择,不然,在北京生活得太累。”
活得太累,要不要离开,该是由他自己自由决定的吧?张委员凭什么就替外地人说,“你们太苦太累了,还是离开北京吧。”假若他们在北京之外活得更苦更累,还傻不拉唧地呆在北京受这口鸟气作甚?从“在北京生活得太累”到“提高北京的生活成本”,原来张委员是看到生活在北京的外地人还不够苦不够累还不足以赶他们走,才发出这样的提议啊…

posted: 2005/02/03
under: 百无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