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与现代医学之争

中医和西医不是中西方文化对立的关系,而是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在医学方法论(如循证医学)和科学世界观上不同的关系,其他国家都有和中医思路差不多的传统医学,不是中国文化独有。

中医针对生病环境,西医直接进攻患处;
中医治本,西医治标;
中医适合治长期慢性病,西医适合治短期急性病;
中医量身定制,根据每个人具体情况分别开药,西医下药一视同仁不加分辨,所以中医治病更精准;
等等,在我看来都是无知之语,与事实不符,或者逻辑不成立。
不过这不是重点所在,即使一个人的认知完全错误,旁人也不能剥夺他的选择权利。

中西医之争的症结不在于大众的科学素养认知和迷信传统,因为再怎么科普也说服不了大多数对科学没有兴趣的人。
就好像“民众素质提高了才能民主”的神话,估计永远看不到民众素质符合民主要求的那一天。

真正的症结在于:
医疗资源的分配仍然是计划公有制分配模式,而不是市场模式。
公众无法通过市场自由选择符合自己信仰的医疗服务,因为医疗资源的分配不是市场说了算,也不想以市场的方式解决医疗问题,因为对市场的恐惧根深蒂固。

在大多数人眼中,中医的没落不是自身的竞争力不行,而是与民族落后的命运、文化被冲击后的低落结合在一起,因为国家实力落后、大众崇洋媚外、传统失落中断而不敌现代医学。
仿佛只要国家给予倾斜投入的特权扶持,中医就必定能像想象中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一样重新牛起来,一举解决看病难的问题。

中西医之争表面看是个人层面的问题:患者争哪种方式好;实际是集体层面的问题:竞争国家资源的投入。
中医支持者要的是国家以传统文化为名的倾斜扶持,通过政府让纳税人为更低效更不科学的医疗方法买单,不是以替代医学而是以主流医学的身份地位,来应付医疗成本与医疗福利差距导致的社会矛盾。
而且不管投入成本多高,产出多低,效果多差,市场表现如何,效益不可核算甚至极差,也要持续投入——当然中医支持者不会这么认为,在他们看来,只要国家帮扶一把,保护一下,等中医恢复了昔日的水平,现代医学在市场上也将无法与之争锋,而所有支持贸易保护、产业扶持特权的人都是这么想的,反正成本不用他们买单。
这种特权甚至还可能包括虚假宣传、欺骗致违法犯罪而不被法办——见识过为各种害死人的大师辩护的言论和世界观就明白了。

而如果按市场机制,谁愿意选择哪种医学体系,去哪类医院看、买哪一类药就好了,有什么好争论的呢?(除非家庭中的共同监管人对医疗方案存在分歧,需要内部协调)
更有效地服务于患者的那一方也自然会在长期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主流,其他的服务则提供非主流的差异化服务,也没有要争论的地方。
将市场可以解决的问题交给非市场的手段,没有清晰的权利与责任边界,需要用公共权力分配公共资源、公共利益时,才会有永不休止的争吵和矛盾。

如果你支持现代医学而反对中医,又在中医与现代医学争论之外,还是计划经济指令、公有制经济、经济特权政策和高水平全面覆盖的医疗福利之类的支持者,是医疗服务市场化和个人自由选择权的反对者,那么,在这些方面,你永远也竞争不过无知的大多数。
市场才是科学竞争机制最优的环境。

posted: 2014/12/23
under: 市场经济, 百无禁忌
tags: , , ,

  • 慧慧

    说说我的看法:中医和西医是两种哲学观念下的产物。由于处于完全不同的观念体系下,对”有效性“和”痊愈“的标准都不同。因此,就好两个不同赛事的运动员没有办法进行比赛。两者都存在理想疗效与实际疗效的问题,因为具体到掌握技术的个体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别。而西医的教育资源略高,行业有管理标准,因此在患者前具有话语权,也即是说他制定了赛事的规则,对于另一个赛事的运动员闯入后,决定了他必然犯规。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去比较。对于患者来说,对”有效性“和”痊愈“的要求在不同的阶段也会一直改变,除开“西医教”和“中医教”这两种人,大家就是随意选择。因此,市场就和性价比、便利性等等相关——许多人在处置自己身体的时候甚少关心科学。因此,大部分争论动机甚少与科学相关,以市场评价先进性也不成立。最佳的投票来自于每一个痛苦的患者,他可以随时改宗,最后投入最有效的那个怀抱。——来自慧慧

  • http://calon.weblogs.us/ Calon

    1、这不能解释为什么现代医学闯入传统医学有优势的赛场时,取代了后者的优势;
    2、患者在评估有效性和是否痊愈时通常并不需要选择不同的观念体系,除非双方都不能解释和治愈,并且患者有强烈信仰;
    3、涉及需要第三方客观评估的法律、医疗保险等领域,强调不同的观念体系根本没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