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历史

究竟什么是真正的历史,是否过去的历史的真实性仅依赖于现代人的意识?(过去历史的影响不可更改)
是否现代人对历史的眼光仅仅受书本教育的影响?

日本人在为过去的战争辩护的时候,曾经说过这样的理由:我们现在对战争的理解每个人都不同,那么,一个国家的人民可以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对战争的理解是正确的,就可以强迫另外一个国家的人民接受这种理解并且不断道歉么?
当我们说过去的历史事实不容辩驳,残酷的罪行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应该受到谴责,行凶者理应道歉悔改的时候,他们又会说:过去的历史事实实际上已经消失,剩下的只是我们对过去的事实的残缺的也许还是扭曲了的记忆,这样的记忆碎片可能和历史事实本身相去甚远,而且成王败寇,战争失利的一方被描述成恶行累累并没有什么稀奇,那么,我们以之为确凿证据的历史,不再是不容辩驳的,那么还有什么效力来约束所谓的“行凶者”呢?

确实,绝对真实的历史是永远也无法获得的,但是这不能够成为我们完全抛弃历史、走向虚无的理由。历史研究是向过去的真实不断接近的过程,即使我们无法完全复原,也能够知道通过有限的资料得到还有些用处的历史规律,不至于一而再再而三地干下蠢事。对那些投向虚无的人我会这么回答,我无权强迫他们接受我的观点,只能够等更可怕的事实来发话了,那已经不是历史,而是未来了。

我想,即使我们对历史的记载残缺不全,但这只是我们认识的不足,历史本身仍然完好无损的保留了,它的规律和事实不会随着我们的理解不同而凭空出现或者凭空消失,它就像隐藏在棉花团中的钢针,随时准备给那些蔑视历史的人们又一个血的教训。

如果要我们的后代少一些这样的疑惑,那么就从现在以一种负责任的心态忠实地记录周围的事实,不要屈服于政治或者其他什么的压力。至于自己对事物的看法,大可以畅所欲言,不必担心自己的倾向影响后人的判断,因为当后人面对一大堆当时时代的人对同一事物不同看法的时候,反而更容易把握真实的历史作出恰当的评价。当拥有多个面孔的真实声音被压制得只剩下一种形象的时候,鲜活的历史就只剩下一个干瘪的尸体。

posted: 2003/09/07
under: 煮酒论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