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诉求的极端表达

在“改变中国”群组看到俊卿转发的一篇来自联合早报网的帖子:

对日本不可”以德报怨” 子曰: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401] (2005-04-04)

  当前,日本争取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的努力, 已进入白热化的攻坚阶段. 通过赈灾外交, 金援外交, 世博会外交等多种手段, 日本人遍撒金钱 广交朋友,使尽了浑身解数, 似乎已取得了一定效果: 先后得到了美, 英, 法, 俄四大常任理事国的支持; 与德, 印,巴等国组成G4集团,订立攻守联盟;众多发展中国家,禁不住银弹诱惑,相继表态相挺;对日本有利的安理会改革一号方案,大有获得通过的趋势;该国官员声称,日本目前已有一百多票的把握。而近日安南秘书长的背书,更令他们趾高气扬,一副 “挟天子以令诸侯” ,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 奇怪的是,对这个问题最有干系的中国政府,至今依然态度暧昧的.决心难下。给人的印象似乎是仍在观望犹豫,待价而沽。笔者认为, 在当前形势下, 中国必须干净利落,理直气壮地以否决而封杀日本的图谋。否则将犯下重大的外交失误, 不仅丧权辱国,而且遗患无穷. 要而言之, 最大的危险有以下三点:
  第一, 违反民意, 丧失民心.
  民心浩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众所周知,民心向背关系到国家未来的兴衰成败。热爱和平的中国人民,对日本右翼势力的抬头和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忧心忡忡,深感威胁。对日本政客近年来的狂妄嚣张和无理蛮横更是怒气冲天,怨声载道.
  从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开始, 日本政府有目的,有计划地进行了一系列针对中国的挑衅: 阻挠中俄石油管道的建成, 接管钓鱼岛灯塔宣示主权,纵容台独同意李登辉访日, 篡改教科书美化侵略历史,日美同盟正式涉及台湾,反对欧盟解除对华武禁,无视国际法觊觎东海油田,一桩桩, 一件件, 无不深深刺伤了中国人民的自尊,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更严重损害了中国人民的切身利益. 从两千多万网民的签名中, 可以清楚看出民心所指,民意所向.
  在这个问题上,各个阶层,各个年龄,各行各业的华夏儿女,已取得了压倒性的共识,那就是:坚决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这股主流民意,是任何人都不可忽视的。
  作为中华民族利益的捍卫者,中国政府必须果断行使否决权,对日本右翼的挑衅予以迎头痛击!这样做可以大长中国人的志气,弘扬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对人民,尤其是青少年更是一次很好的爱国主义教育。另外,群众积压已久的爱国主义情操得以宣泄,也会大大有利于社会的安定团结。相反,如果政府迫于压力而投了赞成票或弃权票,让日本的图谋得逞, 堂而皇之,耀武扬威地当上了所谓的正常国家,那么党和政府的威信将受到严重损害,软弱无能的指责会此起彼伏. 更值得担忧的是, 如果民众的愤怒长期积压, 很可能会种下将来动乱的火种. 2004年亚洲杯决赛后,北京球迷的过激行为就是前车之鉴.
  三年以后奥运会就要举行,无人能够保证人民的怒火不会再次发泄到日本运动员的身上,那时候可能会爆发更大规模的事件,无论在国内国外,都会令中国处于极为被动的境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在这个关系到亿万人民感情的大是大非问题上,中国政府必须严肃认真地倾听人民的呼声,响应人民的要求,实现人民的愿望。
  第二,失去国际社会的尊敬, 有损负责任大国的形象. 国际社会,尤其是深受日本侵略战争之苦的亚洲人民,对日本国历史的侵略劣迹,现实的道德堕落,未来的军事走向,以及独立国格和领导能力都是充满疑虑,不以为然的。然而,为了挤进常任理事国的席位,该国上下动员,志在必得。其大小官员,更为了保住乌纱,赤膊上阵,不遗余力。他们拉票巧取豪夺,对各国威逼利诱,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大多数声明支持日本的国家,并非认为日本是真正够格的国际领袖,而是另有苦衷:或者怕得罪日本,将来拿不到金援,或者是投鼠忌器,惹不起日本背后的美国,还有的是因为人微言轻,国际地位不够,不愿意强出头而敢怒不敢言。
  这个时候,需要一个有道德勇气, 有实力地位, 有历史负责感的国家挺身而出, 言他人之不敢言, 做他人之不敢做. 有道是,德不孤,必有邻。中国否决日本的无理要求,是伸张国际正义的义举, 必定会得道多助。很多犹豫观望的国家,如果有中国做后盾,则在联大表决时即使不投反对票,也会以两边都不得罪为由而投下弃权票,从而大大减少日本取得2/3多数的机会。
  另外,否决日本也可以有力地证明:中国在涉及自身重大利益的问题上是立场坚定,毫不含糊的。这样做可以大大提高中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威望和可信度。相反,如果对如此重要的问题都显得优柔寡断,瞻前顾后,那么在国际社会中会留下软弱怕事的负面形象,不免会丧失威信,被人看轻,那样还如何谈得上做国际社会的领袖国家呢?更有甚者,退缩还会带来现实的危险:将来在解决台湾问题时,中国必定需要赢得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外交支持。俗话说,天助自助者,如果中国平时不能为自己的利益而全力以赴,如何指望别人在关键时刻施以援手呢?
  当然,邓小平所倡导的韬光养晦和决不当头的外交战略仍然是长期适用的国策.
  但是也应当看到, 该战略也有若干的前提条件:首先,虽然在反对美国霸权主义的问题上中国不能当头,但对于美国的帮凶日本,则应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地制定外交对策;其次, 在关系到重大国家利益时,要以我为主,不可有丝毫妥协手软. 值得一提的是,在封杀日本”争常”的斗争中,韩国已经率先表态,当了先锋。中国正可以顺水推舟地对其加以支持,此举可谓一举两得:既减轻了必将面临的来自美日等国的外交压力,又在关键时刻促进了中韩的外交关系和民族感情,这对于未来东亚的战略格局是至关重要的。韩国的首当其冲,使中国处于非常有利的地位,机不可失,建议政府不要再犹豫,该出手时就出手.
  第三, 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就是无端丧失了对日外交的重要筹码
  日本”争常”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取得亚洲的领导地位,其矛头毫无疑问是直接针对中国的。这也是其配合美国的”亚洲北约”战略,围堵遏制中国崛起的重要步骤,对此国人绝对要心中有数,切不可心存侥幸。看清了这一点,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小泉政府对华政策会如此强硬霸道了。即使是就”争常”过程本身而言,日本的所作所为也充满了对中国的敌意和蔑视:他们采取一种近似逼宫的方式, 先扫清外围,争取获得中国以外大多数国家的支持,进而开动舆论机器,造成既成事实,联合盟友,孤立中国,威我就范。事实上,日本根本不把拥有否决权的中国放在眼里,不仅不示好求助,反而不断挑衅,频频出击。这种做法,表面上看是不合逻辑,但如果深入分析就不难看出,此乃日本政府精心策划的战术姿态,是其身居弱势,以退为进,主动出击的惯用的手法(珍珠港事件就是一例).
  与此同时,日本的高傲姿态,也是一种包藏祸心的对华心理战,用以试探中国政府的抗压能力,决策能力,外交底线,以及人民和政府的互动关系等等。
  面对这种色厉内荏的挑战,中国只能正面迎敌,让其知难而退,改弦更张。否则就会被看破手脚,令其有恃无恐。那样的话,未来的麻烦会接踵而至,无休无止。历史证明, 在日本的挑衅面前,如果稍微示弱,其一定会得寸进尺, 步步紧逼.
  中国让日本不费吹灰之力地成为常任理事国,是对国家有限外交资源的无谓浪费,其恶果是轻易丧失对日外交的重要筹码。从此以后该国将会再更加肆无忌惮地挑战中国的主权与尊严.中国人民的血泪历史已经证明, 在日本右翼和军国主义的挑衅面前, 委曲求全只能会带来更大的灾难, 息事宁人无异于吟鸩止渴. 近代史上,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并非始于甲午战争,而是始于1884年因台湾事件而引发的中日纠纷。那时候,中国国力并不弱于日本,但负责谈判的李鸿章却禁不住伊藤博文的外交讹诈,胆小怕事,放弃斗争,处处息事宁人,最终签订了”授人以柄”的中日天津条约。结果是事虽息而人未平:日本人尝到甜头后,侵略野心膨胀,终于导致后来的甲午, 辛丑, 二十一条,九一八,直至芦沟桥事变而爆发全面战争。中国人民虽然最终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但是代价不可谓不大,教训也不可谓不重。往事不远,难道我们还要重蹈覆辙么?
  以德报怨,是蒋介石政权在二战之后对战败国日本所采取的反动政策。其本质就是慨全国人民之慷,宽恕天皇罪行,赦免日本战犯,放弃对日赔偿,草草签约,言和以实现其专心打内战的罪恶目的。事实上,日本军国主义之所以没有得到彻底清算,右翼势力之所以能够借尸还魂,日本政府之所以没有对历史罪行彻底反省,和蒋氏独夫的以德报怨是有极大关系的。六十年后的今天,中日关系又走到了十字路口。面对日本咄咄逼人的外交战,经济战,心理战,我国必须沉着应对,与其斗智斗勇。对于日本妄想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图谋,如果不能顺乎民意,断然否决,将无异于对日再次实行以德报怨,那将是害人害己的误国行为,于情于理都万不可取。正如孔子所说,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望有关决策部门三思!
  康沃

《联合早报网》

虽然我不支持日本“入常”,但实在看不惯文中的一些观点和思想,批评如下:

“阻挠中俄石油管道的建成”
这个好像是双方各自争取同俄方的合作,属于正常的经济、政治行为

“从两千多万网民的签名中, 可以清楚看出民心所指,民意所向”
在各大门户网站的宣传之下,2000万的投票不觉得太少了吗?
既然是民心所指,民意所向,为什么我们的政府可以无动于衷呢?不考虑这个问题,却寄希望于网上签名触动青天大老爷式的实现方式…

“群众积压已久的爱国主义情操得以宣泄,也会大大有利于社会的安定团结”
“如果民众的愤怒长期积压, 很可能会种下将来动乱的火种”
“无人能够保证人民的怒火不会再次发泄到日本运动员的身上, 那时候可能会爆发更大规模的事件”
这不就是威胁说,不听我的就让大家都不好好过吗?连奥运会都成了人质,简直就是恐怖主义企图。反正动机是爱国的,什么手段也不用计较了是吗?
设若以动乱和恐怖主义行为为要挟便能够达到目的,谁能够保证这些人为了达到其它目的不会再次神圣化正当化某些反人性的非法行为,同时绑架全国人民呢?
说穿了,无非是许多人的政治诉求得不到正当的表达,于是转而选择极端的方式。然而目前的解决之道不是建立一种在相对平等的环境下使持有各种意见的人能从容、平和的发表意见,经过合法的程序取得共识的政治体制,而仅仅是引导那些趋向于极端的人继续走向极端--因为更极端的人才更有发言权,那么,谁还在乎法治与程序正义呢?谁还为个人权益与公共利益操心呢?据说把“他们”都消灭了,就再也没人阻止“我们”发达了,不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么?…

插句废话,有时候看到类似“认真地倾听人民的呼声,响应人民的要求,实现人民的愿望”这样的话语,有种看到“劝进书”般的恶心感…至于是不是玩“劝进”的把戏,我不知道,但愿是多虑了…

“需要一个有道德勇气, 有实力地位, 有历史负责感的国家挺身而出”
恐怕我们周边的国家不会把我们看作是有道德的国家;而“有历史负责感”的国家?实在让我等惭愧啊…虽然日本在这个问题上也不是什么好鸟,但我绝对不敢将我国称为“有历史负责感”的…

“正如孔子所说,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拜托,“以德报怨”语出《论语 · 宪问第十四》,原文为“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孔子的意思是“以直报怨”,和 FQ 们“以怨抱怨”的做法本质上就不相同,亏得他还拿来作标题…

posted: 2005/04/06
under: 百无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