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无章的“旧”闻

宣科神话–“纳西古乐”是什么东西?
据说为这个要打官司了…这种问题最好先在学术范围内进行规范的讨论。我更关心的是事实真相如何,而不是其中那些纯属对个人品质的猜度。

出门之后回到家里才知道驻伊美军虐待战俘的新闻。
我想,谁没有在职权范围之内阻止虐待事件的发生,谁就该承担这个责任!但愿早一点听到拉姆斯菲尔德等相关人员离职的消息。

今天看新闻的时候得知安徽涡阳有窑厂老板虐打农民工的事件。从电视镜头看真的是惨不忍睹,有个民工为了止住两天流血不止的伤口,只好用烟头烫伤…受老板指挥打人的民工在被警察抓住之后战战兢兢的说,他们也不想打人,但是不打人就会被打…

又想起了前一阵子卢旺达大屠杀十周年时,人们回忆起当年,世界各国不闻不问听凭悲剧发生…

假如是我们自己身处其中,又会是什么命运?

谁来倾听这些无依无靠的人们发出的求生的呐喊?谁又能让这些声音被更多人听到?…

安徽阜阳之后,各地都有伪劣奶粉的报道,湖南也出现了受劣质奶粉所害的大头婴儿。如果不是受害者父母听到了外界的消息,差一点就被奶粉商用一万元封住了口…

posted: 2004/05/11
under: 人生记录, 大杂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