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塌糊涂”的死因

花伦在《这两天的广州日报头条》中对于国家领导人和艾滋病人毫无危险地握一次手就成为历史性事件感到疑惑。我对于媒体的“造势”早就“审美疲劳”了,所担心的倒是另外一方面。

如果一个对于艾滋病并不了解的人看到这样强调和艾滋病人握手的报道,会不会就此误以为和艾滋病人做这种程度的接触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否则的话,众多媒体为什么纷纷突出这一点信息?
假若真有这样的效果,那就不知道会让多少正确的宣传做了无用功了。

从花伦那里跑到 Zolablog,又从 Zola 的地盘跑到易菲芜无妄之花,才发现原来北大一塌糊涂封站的原因原来是发表了官员腐败内参。原文另有出处,不过已经被作者自己删除了。

北大「一塌糊涂」网站被关闭,是因为这一网站发布了以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纪委)名义发表的一份有关中共官员腐败的情况,引起中纪委高层震怒而下令关闭的。享有学术声誉的北京「学术批评网」因首发这封公开信,也遭关站厄运。

不知道这个“学术批评网”是不是就是 http://www.acriticism.com/,可惜偶然去瞟一眼的我当时没有及时看到原文。目前此站点已经恢复了。
附赠:《黄金秋(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罪”辩护词

智识看到 Gary Becker 和 Richard Posner 的 blog 开张在即,感兴趣的人不妨做好准备:)

一个有意思的在线 Flash 小游戏:RoboStrke

12 sided calendar 告诉你如何做一个正十二面体或者斜方十二面体的年历。如果你有打印机,那就很方便了。

ZonbleDel.icio.us,发现了《小叮噹 X》…

有时候觉得两个比较熟悉的人对对方的评价,很大程度上其实说的都是他们自己,只是他们自己觉察不出来。

2Simple 上,Datou 贴出一张恶搞 Intel Logo 的图片:

想来我在上学期间的笔记本上也留下了不少的恶搞内容,不知道还健在的有多少…

最近打算从一半的地方开始把《刀锋》看完,然后可能轮到《局外人》。很久没有读小说了,应该调剂调剂。

posted: 2004/12/01
under: 人生记录, 大杂烩, 百无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