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老狗的死亡

如果非要用一个人的理念去衡量所有人不可,那么对此人来说其他人不是白痴就是奴隶。

假如以后的电脑能够用触摸屏绘画,那么作画的人是否会回归孩提时代的沙滩涂鸦呢?只不过这回手指勾出的曲线可以是色彩缤纷的,也可以是具有各种不同的笔触的。
这样子的绘画倒有些像是在雕塑呢,不知道米开朗基罗会不会也羡慕一把?:P

“思想如便秘,说话如腹泻”
来自弗里德曼的自传中某教授对某教授的评价。

“The power of the Web is in its universality. Access by everyone regardless of disability is an essential aspect.”
W3C 的主席,WWW 的发明者 Tim Berners-Lee 如是说。
Jedi 的翻译如下:
“網頁的威力在於其無遠弗屆;無論障礙與否皆能取用,乃是必要的觀點”
来自 Jedi’s Blog 的《真正的無遠弗屆 ── 談網頁內容的親和力》。

智识~Intellect 这个 blog 好像登不上去,不知道是我这里的网络有问题,还是它本身出了问题。但愿不是因为登了贺卫方教授对“一塌糊涂”事件的声明的原因…

以前看过一个故事,一条老狗习惯了每天服从命令威吓犯人的生活,退役之后很不习惯,最后在听不到主人的指挥和没有犯人可咬的“无意义”生活的痛苦中终于神志不清,因为乱咬人而被杀死。
懒得去查名字,作者也应该是个很有名的人物,我的叙述大致是不错的。

如果有这么一只狗,它以前的主人经常和邻居发生争执,它也很乐于这种每天和邻居家的恶犬相斗的生活,以至于一天不参与打架互掐就会觉得浑身不舒服。有一天原来的主人忽然走了,这只狗住在了新主人的家里--然而是个性格温和的主人,生活很宁静。
这只狗受不了这样“无趣”的生活,又不想离开主人过苦日子,于是凭着它的小聪明偷偷地制造主人和邻居的矛盾,让这个老好人也禁不住为了邻居“有敌意的破坏行为”和“不愿意承认和道歉的无礼态度”而发生争执。
过去的日子回来了,狗也乐此不疲,主人和邻居之间的“战争”越是升级它越觉得高兴,最终主人和邻居两家都抄起器械大打出手,狗自然也美梦成真般无比激动地加入了战团。
在混战中,狗受了重伤,然而这次大战带来的兴奋感已足以让它带着兴奋微笑着死去…至于主人和他的邻居在明白这种争执的可笑之后会不会后悔得要死,它可懒得去想。

posted: 2004/10/14
under: 大杂烩, 百无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