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鸩止渴

本期《读书》中,韩水法的《世上已无蔡元培》、崔勇列的《现代帝国的凯歌与挽歌》以及刘世鼎的《殖民主义已经结束了吗?》还不错,但是让我在短短两天时间内就抽空看完了,说明还是不耐看…
今天早些洗澡上床看书睡觉。

我之所以反感那个作者的言论,就是因为他在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大旗下,把非法暴力活动和恐怖主义正当化了,这是一种饮鸩止渴的行为,并且我完全看不到持这种观点的人在未来会有什么反省的可能。其实说穿了,他们最大的目标不过是实现那些他们现在正仇恨的侵略者过去未曾实现的目标--侵略、占领、屠杀、美化历史…只不过有的人不明言,有的FQ则毫不掩饰的说出来罢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对他们自称“正义”“正当”“负责”的最好的讽刺。

对《政治诉求的极端表达》中提到的那篇帖子的补充批评。

posted: 2005/04/06
under: 书香剑气, 百无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