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司机讲述的关于死亡的故事

以下故事都是听说的,本人对其真实性和倾向性不负责任:P:

有个员工因为吸毒贩毒,警方打算缉捕他,他察觉到被警察包围后打算从六楼沿着水管爬下去,结果才刚刚爬到五楼就没抓稳掉了下去。
虽然命大没有摔死,差不多全身都粉碎性骨折了,在医院中躺了很久才好。
后来出院了和以前一起贩毒的人一起在酒吧喝酒以后,就死在了酒桌上,据说死的时候手一直是撑着脑袋的…

司机师傅曾经在邮政跑过十年长途邮车,有一次跑湖南-广东线,当时车匪路霸很多,半晚上的时候看到路中央有比方向盘还大的几块石头,总共三排。他心想车匪路霸应该一般不会动邮车,因为又没多少钱又会判重刑,于是看看周围好像没人出来,就从驾驶室抽出一根钢条把那些石头撬开。爬回驾驶室的时候,他抬头看见路边的山坡上有点烟的红光,还听见有人低声说,看,是邮车…
第三天白天到广州看报纸的时候才知道就在那几天有人卖猪得了2万元钱,搭别人的车回家,结果被车匪路霸拦住打劫,司机被打断双手双脚扔到了路边山坡下,他也被打成了重伤…

还有一次是走Y县和广东之间的路,回来后一点邮包发现少了7袋,基本都是从广东运到株洲的旧进口西装。少7袋邮包本来是平常的事情,因为装运的时候很容易数错。但是在后来的邮车和火车上都没发现少的这7袋邮包,一问洗车的人,才知道一辆车的锁被人用砖头砸开过,他们回忆在路上只在A地的公路边睡过一晚,估计就是在那里被偷的。于是他们赶到A地向警方报案,结果警察对他们说,这还算小事,因为就在前几天有人运甘蔗从这里过路的时候被人打劫,货主被活活扑死,他们要先调查这桩命案再说…

然后是有一次他们车队去山东取新车,其中五辆是红色漆,一辆是灰色漆。车厂工作人员提议把那一辆灰色的漆成一样的红色再走,车队觉得麻烦就算了。回来之后抽签上车牌,结果那辆灰色的上了一个带174的车牌,分到那辆车的一个刚参加工作不久的驾驶员A觉得倒霉死了。
就在几个月后,这辆灰色车去广东送邮包经过宜章,那个司机A睡在驾驶室后面,另一个司机B和A的女朋友坐在前面。当时正是晚上还下着大雨,车在走一个弯道时剧烈摆尾,司机B经验不足,结果翻到了旁边的田地里,由于土地松软,A的女朋友被甩出去也没受重伤,司机B被压住双腿,但是受伤也不重,找了个千斤顶就爬出来了。由于以为A还睡在车里面应该不会有大危险,惊魂未定的他们当时没有马上去找人而是到附近的农民家里休息疗伤,然后请农民打手电去车祸现场喊A。结果A被发现上半身压在车子底下,早已经断了气,农民们把他口袋里的东西都掏走了…
从公路到旁边的田地只有不到2米的高度差,而当时这条线上还有人从30多米的悬崖上连人带车掉下去,只是在爬上来的时候被树木擦伤了手臂而已…

有一对夫妇都是开公交车的,一次丈夫开的车前面忽然冲出一个女孩,他只好猛打方向盘进行躲避,结果方向一下子打得太猛,自己撞在旁边的门上倒了出去,他本能地抓住门把手,又被甩了回来,结果落在车轮底下当场被轧死。此时他妻子的车正好与他会车,就在前方目睹了全过程…

还有另一个人的儿子也是在他开车的时候这样甩下去被轧死的。

****************** 残酷的分隔线 ********************

昨天中午休息的时候,分公司的人安排我们进足浴按摩城,没个人分配一个服务员到小房间去按摩。
我不喜欢和陌生人有身体接触(理发除外),也不想搞什么按摩,就跟分公司的负责人说只要找个地方睡一觉就可以了,结果被强行送进房间了…等他走了我就对服务员说,你不用做什么事情,我睡觉就好了。她还挺热心的,说,如果不按摩就浪费钱了呀。我只好苦笑道,那也没办法,人家非要出钱不可…
说罢就倒头美美睡了一觉…

****************** 浪费的分隔线 *******************

一个很老的测试,2003年5月26日就有了…以前似乎做过…

结果如下:

calon的個人資料

攻擊77 防禦76 敏捷85 耐力53 意志80 智商91
種族 人類 職業 賢者 屬性 暗

附赠一个小游戏:Blob Wars

posted: 2004/09/02
under: 人生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