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脑

lanny 在 Keso 的《日资背景与愤青》说道:

不是每个网民每个愤青,都能象KESO这样作为一个资深的IT工作者“看到SINA在美国SEC的文件”,互联网作为一个媒体传播的途径,SINA和 KESO没去“占领”一些网友的“意识”,而让这些网友的意识被一些以讹传讹的谎言占领了而“沦为”愤青,现在KESO就来怪这些网友“没脑子”,就象一个富人指着一群穷人说:“你们吃过燕窝吗?都是一群笨蛋”。不了解一些内幕就被KESO骂作没脑子了?

替网络周围一些“没脑子”的人愤愤不平!

我认为用“富人和穷人”来作这样的比喻是不恰当的。因为有没有所谓的“内幕”、“SEC 的文件”,都不是重点。在互联网上看到那样的文章,而且还是极具煽动性的文章,第一反应应该是心存疑问,直到找到确凿无疑的证据才能够下结论。这并不需要一个多么高的智力水准。
如果愤青们真的那么关注国家的尊严的话,那么更应该多花些气力把真实情况弄清楚,而不是人云亦云,仿佛嫌被侮辱得还不够似的,非要自己找一个不存在的事件给自己头上倾粪
因此,这里不是一个地位、资源的差异的问题,而是一个态度以及造成这种态度的认知能力问题。如果非要用“富人和穷人”来作比喻的话,Keso 也不过是在陈述有的人富裕,而有的人贫穷的现象罢了,因为他做的事情是由愤青的无脑行为推断他们的无脑状态,而不是因为觉得他们“头大无脑,脑大无浆”才指责他们容易被谎言欺骗和利用。

“占领”某些人的“意识”,从来不是也不应该是某种个人媒体的目的和责任。个人媒体只提供材料和观点等信息,不必试图影响阅读者的价值判断。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认知与判断负责,假如你杯弓蛇影到歇斯底里的程度了,那是不能够拿其他人来问责的。

为新浪辩解的文字出现过吗?我印象中是不止一次了。可是愤青们可有仔细读过认真想过?不知道当时 Keso 或者谁是不是高估了愤青们的智力水准,因此没有把这种谣言太当回事,现在调整一下这种估计,是否还来得及?
Keso 说:

现在,一家真正有“日资背景”的公司,帮助一家没有日资背景的公司,洗脱流传中的日资背景,还有比这更可笑的事吗?

可惜,愤青们很难意识到这种事情的可笑,所以我甚至觉得愤青们连幽默感都丧失了,而没有幽默感的人,在我眼里,其智力也极可能是没有闪光点的。

26日晚上 CCTV-10 的《人物》是田文昌的专题,很不错的一期。其中许多话非常精辟,对于理解法律的意义很有帮助。而且田文昌和其他几个法学教授的言语显示他们的思路清晰、有条理、有逻辑,之前看王志采访李昌钰的时候,也是觉得李昌钰的说话称得上滴水不漏,绝没有任何超越职权、妄下结论的意思。

我证明他不是杀手,并不是他有罪没有罪。

posted: 2005/02/27
under: 百无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