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 2004

我只是河面上一具正在腐烂的浮尸,刚从湍急的小河道给冲到平静的河滩,面部朝下像一块烂木片一样随波逐流。关于我的死法,有的人说是自己失足掉进河里淹死的,有的人说是让人在背后捅了一刀,还有的人说纯粹是自寻死路。不管怎么说,对一具尸体都没有太多意义了,唯一的愿望,是哪天飘到一个无人的岸边,那里有芳草萋萋,有绿树成林,然后我在阳光下晒干了,风化成灰,在搁浅的地方长出倔强的草。

然而,就在我暂时停靠在某个浅滩时,有个人兴冲冲地跑过来,一把翻过来想看看我是不是她正要找的那个人。我的脸皮本来已经腐烂到从脸上剥落下来,脑袋死气沉沉地耷拉在肩膀上随时都可能掉下来,她这么一掀,整个身体都要四分五裂了,浑身涌出令人作呕的臭味,全身上下的皮肤、裸露出的肌肉和骨骼、面庞越发显得可怕。
很显然,这不是她要找的人,甚至,让她觉得十分的失望。
她把尸体扫落到河里,然后回头匆匆地走了。

于是我再也没法在河水里继续漂浮,沉到河底,加速腐烂,冒出恶臭的气体,黑色的血液被河水稀释个干净,支离破碎的肉块成了鱼儿的食物,只有骨头七零八落的散落在河床。
当然,今后来到这河边的人,谁都不知道下面躺着一个尸体的残骸--一个曾经想变成宁静河岸上与世无争又自由自立的小草的尸体。

另:“天煞星”加藤正夫也走了,和他一起上路的是已经超过11万的地震海啸遇难者…

posted: 2004/12/31
under: 人生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