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三日后

曾经在 blog 上记录印度尼西亚海啸大灾难的事情,当时的心情十分沉重。然而和现在相比,已经不算什么了,毕竟是自己的国家遭遇如此严重的灾难。

12日当天我也经历了一场数分钟的地震逃难,从晃动幅度相当大的30多层一路跑下来的过程中,对死亡的恐惧一直萦绕在我心头,曾经有想到过,如果大楼垮塌,我会不会当场死亡,如果被困要如何自救和救人,如果无人救援会有多么痛苦…不同的是,我是有惊无险,而四川的数万遇难灾民则永远的失去了生命,其中有的人是身受重伤、受困于黑暗的废墟内,有的是交通通信中断、缺粮缺水缺衣缺药,在绝望和无助中慢慢走向死亡。虽然我没有与灾民一同受难,但同样面临死亡威胁的经历让我更加为他们的遭遇感到悲痛——除了一贯积极的香港外,日本和台湾是最热心的援助者,也是因为同样有过惨痛的地震灾难吧。

现在,地震后最宝贵的72小时已经过去,绝大部分被废墟埋葬的灾民已经没有生还希望(也许其中大部分最终会成为失踪而不是死亡人口,但对他们自己、他们的家人朋友和我们而言有什么不同?),预计死亡人数会在5万以上,在沉痛哀悼的同时,除了期望自己的捐款能够对灾后重建有些许微薄的帮助之外,也希望死者能够安息。

在前方紧急救灾,后方出钱出力的同时,网络上对这次的救灾工作有许多不同的看法和争论。我可以理解许多人的紧张、焦急的情绪和对灾情处理、未来应对的关切之情,但既然大家关心灾情的情感同样真挚,又何必在网络上相互指责呢?各人的看法不同是很正常的,因此就看低别人的智力和道德水准毫无意义,由此拉开口诛笔伐的序幕不如在平等的交流中相互学习、求同存异。
我觉得今天《南方周末》上梁文道的一篇文章《万众一心,表达不同》写得很好,下面部分引用:

至于那些现在就把焦点放在反思和问责的论者,我就实在不敢苟责了。我相信他们的意见实在不是源自凉薄的心态,而是另一种关怀的表现。受到这么大的震动,除了默哀、祈祷与捐助,他们一定还想找到更多的表达途径。思量下来,你很自然地就要问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悲剧是否真的不可避免;你也很自然地会想这一切又该如何防止,是不是还有更多更好的预备工作呢?

没有人只想“空谈”,问题是除了为救灾抢险的工作打气,除了以言语表达哀思之外,绝大部分的人还可以说些什么呢?人的思维广阔,及至无限;而言论的表述则是此无限思维的直接产物。要他们不在这时候说出他们想说的话,某程度上就是要求大家只能用一种思维方式去体现万众一心的崇高。

我们常常强调“万众一心”,不一定是否认差异存在的事实,只是总想界定差异存在与不存在的最佳时机。所以在奥运火炬惹起对立的时刻,有人就要再三强调“一致对外”,停止批评自己人。在西藏发生暴乱的时候,就应团结起来谴责暴徒,不要来什么反省。然而,谁去界定万众一心暂停差异的合理时刻呢?基于什么标准?所谓的“万众一心”又该怎么个“一心”法呢?

同样地,对于那些即使批评防震救灾工作做得不够好的朋友,你也不能用“万众一心”的布条去暂时塞住他们的嘴。如果他们有任何问题,那顶多是不顾大家的感受,不懂方便善巧的法门,所以说出来的话不只令人听不进去还徒惹反感。不过,差异毕竟是不容易抹煞的,连另类意见与言论出现的时机也是不能确定的。因为我们没有这种能力和权力。更何况大家或确实享有同一种心情,只是思考的路向不同罢了。

真正可耻的,应该是那些趁机骗钱和截留善款的发国难财的无良人渣,你永远都不能理解为什么有的人可以无耻到那种地步。

看到有人指责地震局预报地震不力,还不如动物预报准确及时,进而质疑地震局的能力,我推荐看看科学松鼠会的系列文章:
动物预感的一点外行看法
动物预报地震,靠谱吗?
【杂谈】和地震学家掐架的癞蛤蟆
[转贴]地震局都做了什么
你觉得,什么叫做预测

看到有人为“成功的预测了此次地震却未受到重视”的某篇论文喊冤的文章,那么推荐看看格致的这篇剖析:
研究一篇成功预测了汶川地震的诡异论文

看到有人愤怒的质疑为何学校的房子倒塌的最多,我不否认一些地区可能有腐败的因素,但学校建设的年代较早、教室本身跨度大支撑物少也应该是原因之一。

还有连相距甚远的三峡水坝也扯进来,“蓄水改变地面压力诱发地震”的说法,可科学上要断定“有没有影响、有多大的影响、是不是因果关系”岂是这么容易下结论的呢?

既看到了指责地震当天政府反应不够迅速、之后军队畏难迟迟没有成功飞入震中地区开展救援、错过黄金时机的文章,也看到了为空军辩解条件恶劣、称赞徒步急行军进入灾区救援的军队的文章。看到双方吵得不可开交,甚至上升到互相指责为五毛党、网特、奴才、趁机捣乱的冷血精英等等等等的程度(这种没水准的指责看得太多了,太多了),可双方真的确定自己的见解是建立在对实际情况充分了解的基础上的吗?

既看到为温家宝总理的身先士卒深深感动的赞语,也看到指责他是作秀的评价。防灾救灾工作不可避免的会有许多问题,作为政府的总理肯定会有逃不脱的责任,另一方面,就算总理在救灾现场的作为有作秀的嫌疑(这也是各人有不同看法的吧),作秀本身并不是多么不可取的行为,如果“作秀”可以极大的鼓舞现场救灾人员的士气,可以调动后方人员的情绪,又有何不可?作秀本来就是政治人物的工作之一,与指挥领导抗灾没有必然的冲突,只要不是只会摆摆样子作秀就行。

看到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救援队无法以最快速度进入灾区,感到不解和痛心,一些有丰富的抵御地震灾害经验的国家和地区的救援队本可以发挥更大的救援作用,翻译、安置、安全、时间紧张等都不是好的理由,就算理由成立,早来也要比晚来好才对。
至于提出国家、军事安全的理由就是本末倒置了,国家安全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保证人民的安全和幸福吗?在后者遇到最大危机的时候,为了前者而牺牲后者,是不是把初衷丢到脑后去了呢?何况许多灾区并非涉及国家安全的地区。

看到有人指责一些名人、企业和国家捐助太少或不捐助。有人感叹:

政府拒绝国际援助有人骂,接受援助还有人骂。企业不捐钱的被人骂,捐了的还要看多少,捐的少了也要被骂,捐东西的也被骂。明星不捐的被骂没人性,捐少了被骂抠门,捐多了被骂炒作。国际不支援的被骂白眼狼,支援的被骂居心叵测。

我想,捐助和援助不应该成为一种义务。没有捐助的不必去指责,怎么支配自己的财产是他们的自由,不必用道德逼人;有捐助的,不管多少我们都应该感谢,滴水之恩尚以涌泉相报,救命的援助再微薄又怎能苛责呢?

这次地震灾难后,我们的政府、军队、人民需要学习的东西有很多,比如快速反应机制和专业救援队伍,比如畅通的民间慈善援助渠道和鼓励捐助的机制,比如针对民众的防灾抗灾教育和演习,比如更加透明有效的政府体制,比如落到实处的灾害预防、更加完善和细致的灾害管理和灾后重建工作。这些我们都需要抛开面子问题向经验更加丰富的国家和地区虚心学习,否则换来的会是更多不必要的伤亡。

最后要感谢仍然在第一线奋战的救援人员和志愿人员,但愿在72小时过去之后还能够找到仍然顽强存活的灾民,不要放弃任何希望!

延伸阅读:
921大地震
汶川大地震

地震安全手册
地震搜救手册
地震知识手册
来自和菜头的介绍

目前为止所有捐助方式汇总。请提高警惕,仔细鉴别,预防诈骗。

posted: 2008/05/16
under: 人生记录, 求知求是, 百无禁忌
tags: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