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游戏和青少年

因为 Zola《对 Keso的〈网络游戏和青少年〉的评论》 中留言时没有勾上 HTML 的选项,所以一些人可能看不太明白。我的回复内容也比较多,干脆做为一篇独立的文章列出来算了。

以下是 Zola 的回复

看来CALON很少玩网游,也不了解传奇、暗黑、泡泡堂吸引力,也很少进网吧看看那些少年都在干些什么.前些天我去了长沙(?)一些网吧看 了,极少人打开浏览器,更多的是打开QQ和网游.
老李说的话是有道理的.政府不应该如此支持网游而置百年树人之大计于不顾.

然后是我的响应。
其中一些东西本来想多整理整理再写出来的,没想到这次 Keso 聊到网游,以及 Zola 的回复把这些想法引出来了…所以难免有不太顺畅的地方。
如果有什么想当然或者自相矛盾的地方,欢迎指正:

暗黑我玩过,光靠打和组合极品装备、PK、组队实在吸引不了我…传奇更没水准。
泡泡堂?没有多少新的元素,而且音乐单调,5分钟耳朵就难受。
上大学的时候,同学中有玩 RO 的、MU 的、SB 的、传奇的、石器时代的、大菠萝的,以及欢乐潜水艇、疯狂坦克,有老老实实动手的、有用外挂挂机的、有卖装备换现金的;工作后,同事中也有不少玩传奇的。恶劣的影响我也见过了,为了网游和 CS、SC、WC3 弄得人不像人,或者留级退学的不是没有。
要说吸引力,我还真不觉得…不是我天生不喜欢这种类型的游戏,而是我觉得那些游戏设计表现出的水准还无法让人足够投入其中--比如说吧,如果一个人一直不停地在练颠球而且以为这就是足球还乐此不疲,那么在一个喜欢踢足球的人看来,这简直是一种不可理解的沉迷:反正每次我和正在玩网络游戏的同学同事说话时,看到他们做着我认为是无趣的重复劳动,就是这种感觉。哪怕红白机上 Super Mario 的踩准时机按跳跃按键都比这个有意思嘛。

虽然我不喜欢当下的网络游戏,但不表示我就会支持老李们的观点。

********

另外还要说两点:
1、政府在支持网络游戏产业的行为中有许多极愚蠢的做法,其中有没有什么钱权交易我不知道。我担心的是,这些做法其实和发展网络游戏产业的目标并不一致甚至还有害,因为我觉得政府插手这档子事,其真正目的不象是口头说的要扶植某产业,而是一个权力寻租的游戏。等钱到手了,游戏玩不下去了,扶植某某产业的论调又会来个大转弯了。因此,我总觉得像老李这样的人其实是批错了对象,说不定到了某个时候,扶植政策的始作俑者还巴不得有人来帮忙下台呢。
2、游戏和教育不是一个二元对立的关系。教育当然是一个最重要也最迫切的问题,但教育出了问题,屎盆子都往游戏上面扣不是解决办法:就好像学生没学好,老师怪家庭因素,家长怪老师水平,双方怪学生智力、品质和社会不良影响一样,唯独问题没有出在这些本身就有教育责任的人身上。实际上很多沉迷于网络游戏的未成年人,他们的心理发育一直是不健康的,这由他们所处的家庭、学校和社会环境以及个人性格共同决定,在一个不健康的环境中,他们需要去释放、去体验、去摆脱、去逃离自我、去进行一种与现实世界不同的交流沟通,网络游戏的出现只不过给了他们这样一个机会表现出不健康的症状。真正的病因来自于我们这个成人的世界,以及我们所采取的不恰当的教育手段

打击网络游戏,或者攻击商家的道德水准,就象是要堵住水流一样;如老李所言,50%的大好青年给淘汰掉了,你挽救了这一批,下一批会更加浩浩荡荡,这就是为什么陶教授注定是失败的,因为他做得再好,也救不了所有上瘾的孩子,那个是要靠孩子生活的环境来影响的,一个外来的陌生人只是治标而已。

因此,我才会说,类似于呼吁禁止网游的做法效果并不会明显,而针对政府和商家的道德的呼喊,也不过是头痛医头。

此事和道德有关系吗?当然有关系,而且是和每个人的道德有关系,然而期待人人良心发现,显然不可能--那样的话我们还要考虑网络游戏这种鸡毛蒜皮吗?
假若如老李们所期望的,政府和商人都转变了态度,此事又会顺遂人意么?恐怕也不见得。假若制造大粪的机器还在,苍蝇始终是要折回来的,只挥舞苍蝇拍是没有前途的,何况挥舞的是不是苍蝇拍还是个问题…

*********

Keso 最后问道:“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其实 Keso 吸引这么多人每天都去看他的 blog,何尝不是一种有效的作为呢?:D

posted: 2005/02/19
under: 互动娱乐, 百无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