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与互联网

近日看到有人说,“图书馆是人类最大的宝库。相比之下,互联网上的知识广度无穷,深度却只有一点点”,想谈谈自己的看法:

1、互联网至今也只有短短十几年的历史,当然无法和图书馆的深厚积淀相提并论,但假以时日,以互联网爆炸式的信息增长速度,其在深度上超越图书馆也许在几代人之内就能看到。

2、制约互联网内容深度的最大因素或许是高价值内容的出版发行。在图书馆借阅实体图书,借阅者只是得到了暂时的使用权,所有权仍然属于付费购书的图书馆;在当今的互联网上,大部分的信息是免费获得,而获得书本往往意味着书本的内容已经实际为阅读者所有,复制、传播、修改都是相当常见的,对于期望盈利的作者和出版者来说,盗版使用是个噩梦。如果内容的制造者无法获得相应的回报,那么自然会影响内容提供的质量和渠道。
当然,有的作者看重传播自己的思想甚于从中获利,于是互联网成了比传统图书出版发行更好的渠道。然而,毕竟绝大多数作者更需要的是盈利,因此这决定了许多重要的知识短期内将仍然只能在图书馆和书店中找到。
同时,图书版权制度、电子图书在线销售、配套服务这些又是在不断变更和发展的,当图书出版完全适应了互联网时代之后,也许图书馆最大的优势也就失去了。

3、作为纸质书籍的老巢之一,图书馆本来有一个优点是和纸质书籍相关联的,即,阅读更方便、舒适、普及:翻阅电子书籍的体验还远远不如纸质书籍(检索、批注可能例外),上网、添置电子设备用于读书的投入也超过泡在图书馆的免费阅览室(但愿意去的人恐怕比买得起手机等电子设备的人要少,这又是另一个问题了)。可读者的体验迟早会有巨大进步,而上网和电子设备的降价是看得见的快速改变…

4、本来还想说说图书馆被神化的形象和互联网祛魅的效应对人们获取知识态度的影响,不幸发现要么是个伪问题,要么超出我能力之外…

posted: 2008/04/22
under: 书香剑气, 大杂烩, 百无禁忌
tags: , ,

  • http://starknight.yculblog.com StarKnight

    在我看来图书馆有一个“场效应”。

    去图书馆看书,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精力和经济成本,而这些花费促使你更高效地阅读、吸取知识。

    而和一群人同在一个静谧的空间里阅读也是一种无形的紧迫感——场效应。

    通过互联网学习,方便、(正在变得)低廉,但同时也低效。

    网络检索可以准确地找到你的标的,但不能像图书馆一样把相关书目在其旁边展示。电脑屏幕的大小远不及对一个书架的扫视。根据统计,我们很少翻阅搜索结果超过5页。

    有良好阅读习惯的人或许在哪里读、读什么介质的书都能有同等的效率,但就我而言,从图书馆借来的书永远比自己买来的、下载来的书先读完。真是所谓非借不能读也——人的惰性吧,呵呵。

    一点杂乱的想法,写出来供参考。

  • http://calon.weblogs.us/ Calon

    说的狠好啊。
    我在图书馆看书的效率和看电子书差不多,比在电脑上高一点。也许没有其他东西(比如听音乐、聊天等等)让你分心也是一个原因。

    不过这和我的第三点一样,都是读者汲取知识的方面,互联网的知识积累按理不会受这个影响,最终还是可以超越图书馆的深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