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nderbird

FoxMail 转向了 Thunderbird。其实现在收信件的机会不多,基本上用 Web 方式收发 Gmail 的邮件也就够了,不过 Thunderbird 有阅读 RSS Feed 的功能,比 FoxMail 安全、稳定,而且同样也免费。

聂绀弩在“肃反”和“反右”运动中的交待检讨:

“我对反革命有先天的契合,看见了,像看见至亲骨肉一样;对革命有先天的抗拒,这大概是所谓反革命阶级根性,使我这里那里凡碰见党群相对的地方,我总站在群众立场,反党立场。问题是我自己检查来检查去,一点主观上的反党反革命的意思都没有。赶紧声明,绝不想用这句话来企图什么,不过说一点内心里的真话,也明知凡是反革命,尤其是像我这样的反革命,大概有一条规律,自己不说知道自己是反革命。政治上的事,当是问做了什么;怎样想是次要的。我之所以说出这句话,是因为越反省越不了解自己,希望组织帮助我分析,因为这件事对我自己是重要的。”

--出自《聂绀弩全集》,从11月《读书》上舒芜的《缺乏这样的勇气》

苻坚实在是个很可爱的人,可惜这样的性格注定会在暴力政治中失败。即便如此,命运的后半截对他也过分残忍。背叛他最无耻的人,还不是慕容家族,而是当年他从刑场上救下的姚苌。

慕容垂和姚苌一时双雄,慕容垂号称君子,但是个真真假假的君子,别人从不能欺之以方,只有他算别人的;姚苌是铁定的小人,却是个直白得可怕的小人,永远为眼皮下的利益而驱动,对什么道德甚至道理都不屑一顾。好象这两种人古今都最吃得开,但要做都是很难的,做前一种,需要深刻的智慧;做后一种,需要彻底的勇气。

--摘自 Mesh 《参合陂●慕容垂》

Zheng 提到 Tinyfool 十月十八日的文章《拆迁户和政府部门都用blog作为自己的宣传阵地的拆迁纠纷》,认为他至今才知道这则消息似乎太慢了一点。
对我来说,要想通过 Blogger 的圈子迅速地知道自己感兴趣的每件事情,不但现在做不到,将来估计也没什么希望。正如 Google 可以让我们很迅捷地找到我们想要的信息,但我们总会在互联网急速增长的“信息谷”的一个的小旮旯里面相见恨晚地挖到一点我们不曾去发掘却又确实很想了解的信息。所以,我倒要庆幸 Tinyfool 这篇文章提供的信息没有在一个月之内默默无闻的消失掉。
不过看到忽然之间有多个人都提起这篇“老”文章,还真让人满诧异的 -_-!

在回复中,Maomy 提出 Blogger 发布信息的真伪的问题。
我觉得 Blogger 的圈子同样也有“谁掌握话语权,谁的信息就容易被大多数人采信”的规律。
目前的中文 Blog 还比较单纯吧,也许以后发展到某个程度,是会要经受和信息真伪相关的事件的考验的,或许是信任危机?或许是不可避免地由平面或网状结构向金字塔形蜕变?

今天太晚,没时间多说了:(

posted: 2004/11/23
under: 大杂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