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和生活

看完了《爱你就像爱生命》,感觉很好。不明白为什么和菜头会认为王小波在情书中像孩子一样在哀求李银河,而李银河则像其他的女孩子一样不断的折腾这位追求者,而且还是“从头到尾”(《中国青年报》7月1日星期四B4版《爱你就是爱上折腾》)。难道和菜头刚刚失恋或者还没有谈过恋爱?:P

可惜的是,王二这样一个热爱生命的人却早早的离开了…

在《我在荒岛上迎接黎明》中,王小波写道:

在我小的时候,常有一种冰冷的恐怖使我从睡梦中惊醒我久久地凝视着黑夜。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死。到我死时,一切感觉都会停止,我会消失在一片混沌之中。我害怕毫无感觉,宁愿有一种感觉会永久存在。哪怕它是疼。

长大了一点的时候,我开始苦苦思索。我知道宇宙和永恒是无限的,而我自己和一切人一样都是有限的。我非常非常不喜欢这个对比,老想把它否定掉。于是我开始去思考是否有一种比人和人类都更伟大的意义。想明白了从人的角度看来这种意义是不存在的以后,我面前就出现了一片寂寞的大海。人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些死前的游戏…

看到这里我真的很惊讶,因为我也常常在平静地躺着的时候忽然像触电一般翻身坐起--因为我“看”到了死亡。
就像闭着眼睛一脚蹈空坠落悬崖一般,感觉到加诸我身上的一切力量全都消失了,不,连“感觉”本身都是不存在的--那就是死亡一切感觉都会停止,那是用文字描述不出其恐怖的空白,因为那是绝对的“无”。
然而我只能够在那样的状态中停留一小会儿,畏惧死亡的本能强迫我挣脱这个梦魇,我不由自主的猛的起身,血液全都涌向我的大脑,思维异常清晰而视线模糊,沉重的呼吸声提醒我,我还是存在着的…

于是我也从小的时候就思考活着的“意义”这种东西,结果是我不愿意接受又不得不接受的--人的存在最终没有意义。就好像我无数次的翻身坐起庆幸自己逃离了那死亡的梦魇,最终也还是会永远的沉入死寂一样。
我的家人,我的爱人,我的朋友,以及和我毫无瓜葛的千千万万人最终都逃不过死亡--没有所谓的灵魂让你逃避、寄托、安慰、期望,各种各样关于死亡的浪漫想法仅仅是你活着时的美好幻想,当死亡来临的时候,你连无都感觉不到了…
我们人类有时会嘲笑鸟兽虫豸,认为它们活着只不过是为了繁衍后代。那我们自己呢?跋涉千万年也还是要像旅鼠一样蹈海…

好了,如果最终的结果只能够是无意义的空虚,那么,我们这些还没有化为空虚的人们该怎么办呢?
每个人的选择都不同…有的人还是如常的生活,有的人会听从本能的生活,有的人选择只看到自己的生活,有的人选择完全看不到自己的生活,有的人会在痛苦和哀叹中生活,有的人会在幻想中生活,有的人会创造出一个可以安慰他们的东西来欺骗自己说死亡不等于无未来不会是无意义的,有的人则选择爱与真实的生命…

我不知道我现在选择的实际上是什么样一条道路,因为多年之后回头来看可能会发现它和我自己宣称的截然不同。所想即所得这种事太完美,实现不了也没什么可抱怨的,关键是别不去想:)不要因为最终结果的无意义而落入虚无的境地去。

结果固然是空虚一片,但是我们所求的不是只有最终结果对不对?

人像其他生物一样,最初出现也不过是为了求生存繁衍罢了,现在也一样逃不脱一个清空一切的休止符,但既然人有了这么一丁点可怜的智慧,至少可以认识到这种生存繁衍的游戏的无意义,便该去寻找一种不同的生活,一种无愧于自己、对得起生命这个过程的生活…(当然不能是那种一明白结局一场空就觉得怎么折腾都无所谓不用讲道德、责任的态度-_-#!)

钱永祥有本书的名字我很喜欢,《纵欲与虚无之上》--在两个极端之间求得平衡大概更可取吧…

本来只想借题随便发挥几句,没想到辞不达意地啰嗦了这么多,言多必失,言多必失啊…

另:《民政部门实施行政许可办法》7月1日开始正式实施,据说修订了七年?但愿以后的发展证明这是件好事。

另2:很喜欢 Evanesence 的女主唱的嗓音,最近狂听她的歌。还有 Eels 的 Birds,好风格!

另3:在一个波兰的网页上找到了 Chumbawumba 的 Top of the World 的歌词,看来以前没找到是因为没有用心呀…

posted: 2004/07/04
under: 书香剑气, 人生记录, 求知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