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宗教?

什么是宗教?

有人问,飞天面条神教是一种宗教吗?

先来看看 Merriam-Webster 辞典中“宗教”的定义:

the belief in a god or in a group of gods.
信仰一神或多神

an organized system of beliefs, ceremonies, and rules used to worship a god or a group of gods.
崇拜一神或多神的信仰、仪式、规则的组织体系

the service and worship of God or the supernatural.
服侍与崇拜神(上帝)或超自然的存在

commitment or devotion to religious faith or observance.
信奉宗教信念或为宗教仪式虔诚献身

除了信仰之外,崇拜、组织、服侍或献身也好,都是可以观察和界定识别的客观行为。

有的人认为,信仰既是个人自由,也以个人自我承认为准,作为外人只能用可以客观界定的标准画一条线,而无需也无权验证其主观上的信仰是否真的成立。
只要在此线之内,自认有信仰的,加上上述几条定义之一,都会承认属于宗教。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新闻:奥地利男子信奉"飞天面条教" 头戴滤锅申请驾照

也有人认为,commitment 及严肃认真的属性才是最关键的判断依据:

religion 这个词的词源是拉丁文“re-legere”。legere 是阅读、思考的意思,re- 是再一次。因此,宗教一词,用一句中文来说,就是“三思”。引申开来就意味着对于神明的反复思考以及虔敬(也就是“三思而行”),并且还有包括在面对宗教时,那个慎而又慎的选择(是否相信上帝)。因此,宗教这个词,本身就是“严肃而认真”的。
……
彼时,古人都将“宗教”视为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和对“人的最终意义”的探索,因此才会有那么多人去投身到宗教之中,这也不是出于某种狂热和盲目,而是“三思而行”。这就是为什么宗教之中会蕴含了大量的对人性的细致思考,而且这些思考都是非常有条理、有系统的。这是因为这些内容都是通过反复思考,通过人的理性得来的,构建的,并最终论证的。不排除古人会因为时代而有一些局限性,但宗教本身的严肃性质却是古今一理的。
……

我本人不信教,也不反感“飞面”的各种谐趣形式(- – 我自己就是一个逗比,可以看我的头像),但是飞面从一开始到如今,从未能真的让人生起任何的“religious”感觉。为啥?无他,因为它本身就是个逗比的事情!它在形式上或许什么都不缺(也可以说,它只是在形式上,对某一类宗教【也不是全体宗教】进行了一些“简单”的模仿),但是它缺乏宗教中最为重要的因素——真正的 commitment(这个词也非常的难以翻译,意思就是彻底的、全身心的投入)。

早期基督教的信仰 commitment 是令大批的基督徒能勇于踏上罗马斗兽场的,勇于面对十字架的,勇于直面死亡的。为什么能够如此,这是因为他们通过 relegere 选择了自己的信仰对象,并以生命的代价去维护这个。试问,如今寰球有几个飞面肯为飞面神教的教义献出自己的生命?

飞天拉面教可以是种 cult,但绝对谈不上 religion。它可以给人们带来某些启发和启迪,但远远谈不上“神的启示”(revelation)。

稍微有点儿理性的人都能分辨出这其中的严肃与搞笑的界限。不要低估宗教概念本身的严肃性。

不错,如果我们真能界定什么是真正的 commitment,始终准确地判断自称宗教信徒者是否严肃认真的追寻终极答案,这确实是合理的定义。

但我们真的能够做到吗?

我认为信仰归根到底总是个人主观上的,其有无只有本人自己才清楚,不需要也不可能通过他人的客观观察确定。
不管“我认为”一个人的行为如何低素质、不严肃、抖机灵、逗逼、哗众取宠,作为他人,永远也无法确实断言他是否没有真正的信仰。
宗教的定义是客观的,可是判断他人信仰却是主观的,我们可以知道什么是宗教的定义,能够研究宗教的来龙去脉和社会影响,但不能妄断他人的信仰——按基督教的说法,应该是只有上帝才能评判?

今天可以说他们不严肃,明天也可能用其他的理由否定他们自称的信仰,而在过去,这种做法的性质等于“异端审判”——本质上都是用自己的判断或者客观的判断否认他人的主观信仰,不管在你看来他们多么胡闹。
所谓“异端审判”的指责,不是说能够用语言暴力伤害谁,而是这种对他人信仰的妄断本身就是在个人心底的一种“审判”。
若欲将个人主观对个人主观的评判扩展成为客观的评判,和宗教历史上异端审判的逻辑,并无实质不同,区别只在于“审判”以后有没有能力执行。(往严重里说,所有人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思维,最典型的则是从客观价值论出发,用自然科学的思维拿全人类玩社会科学试验。)
对这种“审判”的警惕和自省,是抗拒他人以客观为名侵犯个人信仰的基石,归根到底对所有宗教的信仰自由都有益。

当然,有人会认为从行为已足够断定其信仰是否严肃,但我总觉得三观不合的人互相理解行为总有隔阂,信仰的确认不能依靠这种不靠谱的认知手段。

有人认为,如果不是真正的信仰,为何会在困难、压力、危险面前退缩呢?
那么,你怎么知道没有飞天意面教的信徒肯为了他们的信仰承受苦难呢?

我们幸运的生活在在大多数地方不需要凭承受苦难甚至牺牲生命以“证明”(就是这也未必靠得住,历史上多少人慷慨赴死却遭人误解啊,唯有牺牲者自明其志)自己信仰的时代,没有所谓的考验机会,也不需要像实行有罪推定原则的社会中的嫌疑犯一样需要向他人证明“清白”。
顶多只能说,“我认为”他们很可能靠不住,却不能下结论说他们必定全都没有献身的精神,也没有权利要求他们自证信仰。
即使未来真有飞天意面教徒为之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也不认同这种“证明有信仰”的思路。
证明的方法不对,就没有证明的效力。

也许有人认为宗教 religion 二字有分量,不是 cult 可比的严肃,虽然我是怀疑论者,自认依然可以部分地理解这种情绪,就如同作为个人主义者,珍视个人的自由、权利与利益,不屑集体主义下相同名称的混淆概念。
但某个人心目中的“宗教”哪怕有再多类似于严肃的思考、神的启示等等的标签,也说明不了飞天意面教不是 religion。
原因仍是一样的,这些或多或少都有主观的因素,这个人不能超越个人主观对个人主观的评判,在客观的意义上向他人证明这一点。
这也是为什么崇尊重宗教信仰自由的国家只看可客观评价的标准,哪怕这种客观标准远远不能衡量信仰的实质有无,至少他们知道主观和客观认知的边界在哪里。

至于稍微有点儿理性的人都不会认可的“教义”,在现代看来,几乎所有古代的宗教教义和典籍中都不缺,区别只在于个人的主观上是否认可。

还有,即使欢乐向的掺和者很多,我仍认为飞天意面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不管是宗教、科学、哲学还是政治领域。

posted: 2015/01/15
under: 求知求是, 百无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