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在哪里?

本想趁着国庆长假多码一些字,结果一边要在公司值班,一边要准备搬家,只能够回头再补上…

除了装修收尾工程,最艰巨的任务莫过于把家里那一大堆“闲书”挪个地方重新安置了,所以最近两个晚上都泡在书堆里面。记得曾经和前女友想像今后家务事如何分工,结果两个人都抢着要做的是“整理书柜”,现如今没人能和我抢,我可就不客气啦 XD

今天晚上整理杂志的时候,摸出一本2000年3月的《杂文选刊》,正好看到找了很久的《“社会”在哪里?》一文,抄在下面:

“社会”在哪里?

作者:铁崖

学校里,校长常常抱怨:“现在学校受社会上的不良风气影响很大……”学生们更是经常被老师提醒:“举止行为不要像个社会上的小流氓……”

机关会议上,领导发出警告:“现在有些同志不注意学习,把社会上的拜金主义思想(或者别的什么思想)带到了我们机关里来……”

兵营里,新兵入伍教育少不了会听到:“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军人了,进了部队,就要彻底丢掉原来在社会上的坏毛病……”

监狱里,贪官解释自己犯罪的缘由:“……受社会上不正之风的影响,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

连居民委员会开会,也有这样的声音:“现在社会上挺乱,大家都要提高警惕,要教育自己的亲属子女,不要随便跟社会上的人来往……”

尽管场合不同,对象不同,说法也不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他们都把“社会”当成了“外面”,而“外面”都是不好的,并且与你我他都无关。如此说来,那“社会”究竟在哪里呢?

还摸出初中时候的图画本,有和同学一起刻的章子,有自己临摹的内容大部分是武器的图画,有自己设计的游戏棋,有角落里到处写着暗恋的女生名字的厚达数厘米的自制草稿本,有公布了一张 Red Alert 的画面让当时的我满怀希望以至于之后极度失望的某期《电子游戏软件》杂志,还有偷偷藏起来的一些钱--似乎是为了在今后偶然发现时得到一份惊喜,只可惜数年前种下的钞票到如今没有长出多少果实…

posted: 2005/10/05
under: 人生记录, 百无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