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少自信的发言

最近在 QQ 上总可以看到这样的消息:

救急救急:美国CNN新闻网的一个更重要的调查,要失守了,快投票(转)

http://edition.cnn.com/2005/WORLD/asiapcf/04/16/china.japan/index.html

QUICKVOTE (简明调查)
Do you think China”s anti-Japanese sentiment is justified?
(你认为中国的反日情绪是正义的吗?)

Yes (是)
No (否)
快选YES!!!啊,要失守了啊
快选YES!!!啊,要失守了啊
快选YES!!!啊,要失守了啊
快选YES!!!啊,要失守了啊

八点钟的紧急情报:日本支持率56%超过了中国支持率44%拉~!
是中国人就去爱国,大家都来支持一下
已经掉到27%了。急急急。

最开始一大帮子人嚷着要到 CNN 去投票我就觉得很无聊。据我所知,号召去 CNN 投票的消息在 IM、blog、邮件群组中都有出现,而且《中国青年报》还在一个豆腐块上登出投票结果的报道。
表达自己的意愿虽然很正常,但是将一个外国网站上附加在专题新闻中的简单的网上调查看得这么严重,难道也是正常的么?一个平常不过的在线调查能够代表什么?百分之百的赞成或者反对又能够说明什么?难道我们就要靠这样的调查结果来告诉美国人什么是正义的?或者来安慰自己我们才是正义的
得了吧,真正自信正义的人怎么会被这种性质的调查蒙住眼睛?若果真的是正义,又怎会这么在乎支持者的比例?把投票结果看得太重要,反而给人一种不敢跳出壕沟独立地明言自己的观点,只敢躲在一大堆统计数字背后安全地摇旗呐喊的感觉。

我还注意到,一直以来就有这样风格的故事在流传:“一个日本人/韩国人/德国人/以色列人(等等),看到中国人的XX言论、行为后,说……”我首先想到的是故事的真实性,其次,便是:这样叙述故事,是否以为借用那些外国人的身份进行批评能更好地起到警示和劝服他人的作用呢?
不论是视为仇敌的日本人,还是视作榜样的韩国、德国、以色列人等等,好像只要“说”一句鄙薄、嘲笑国人或者有任何认为国人的作为不智的想法表露出来,就会被转述者和听众认为必定有道理,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小日本笑我们天真、幼稚、愚蠢”、X国人认为我们没有血性、没有骨气”都可以不加分析地立马成为下结论的依据,仿佛只要让那些“成功”的外国人满意、称赞、佩服了,我们也就真的跟着“成功”了一样。

我觉得,从这些事情可以看出,他们渴望自己打心底里认同但又做不到的民族,如韩国人、以色列人,或者自己的敌人如日本人,的承认;反过来,一旦看到这些人的批评与嘲笑--即使是自己假想的批评与嘲笑--便认为是奇耻大辱,并暗自全盘认同他们表现出的那种与自己的想像完全符合的信念。
然后,这样的故事得到许许多多和他们一样缺乏自信的人的认同,达到了他们期待的效果,又使他们继续制造类似的故事,以至于故事编得越来越假。然而很多人还是认为那是真的,或者即使知道是假的,也乐意去相信。
其实说白了,这无非就是给自己理想中的种种主义和信念披上一件“他者/强者”的外衣,借由自己敌视或者崇拜的“成功者”或“成功民族”的声音,给内心孱弱、极不自信的自己打气。可以说,这种编造的故事正体现了一些国人在高嚷着“有血性、有骨气”背后的一种深深的自卑感,他们在努力地想要摆脱这种没有自信的心态的时候,反而不自知地越陷越深。

或许有人会说,为了给自己打气加油,编几个谎言故事自我暗示一下有何不可?
可我认为,这样做有几点不妥:
一、“成功”与否,见仁见智,我们羡慕一些国家的行事作风,不表示他们的国家哲学就适合我们的国家;他们“成功”是否必然是因为我们所看到的种种信念和主义,以及这些信念和主义是否是他们“成功”的充分条件,也大可商榷。而那些假得可以的故事总是将他们眼中的某些国家精简、浓缩、抽象为一个个符号,并认为将我们自己的思想和行动都改造为与这些符号一致的之后,便至少可以与别人平起平坐。这显然是一种过于简单的思考方式,假如一开始的总结归纳就是不正确的,那么之后的演绎发展就很可能生出怪胎或者魔鬼。
二、在假想的故事中,凭什么外国人用来嘲笑和批评国人的观念或理论就一定是正确的,我们必须按照他们的观念或理论来改变自己?难道没有人想一想他们也会有做错的时候么?
这说明什么?说明人们在看见符合自己观念的观点时,通常会不加以批判的接纳,因为自卖自夸总显得站不住脚,因此需要“免费雇佣”一些说话有分量的强大国家的外人来作证明。假如听到故事的人们都不加分析地点头赞同,就等于是被自证其明的理论蒙了一回,假如编故事的人贩卖的是可能导致危险和反人性的观念,那么这故事的危害就值得警惕了。

而且,即使这样的故事说得有道理,为什么这些叙述者不肯用自己的嘴巴说自己的话呢?如果要表达自己对其他人、对国家不一致的意见,恨铁不成钢的埋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心忧,自己认为可取的道路,国人缺少的品质等等,还得需要借助于外人来发话,不是胆怯、不自信是什么?连自己第一步都做不到自己宣扬的精神信念,又能够期待这些故事教化出怎样的听众呢?难道要他们在表达自己的时候也像这般拈轻怕重避实就虚?只怕在潜移默化中让他们养成了唯“成功”的外国人马首是瞻的心态也未可知吧。

我希望无论我们的国人心里想的是什么、想要表达的、反对的、批判的是什么,要能够经过自己的头脑思考之后,以自己的身份,用自己的语言大胆说出来,“我!就是这么认为的!不是出自什么犹太人的嘴皮子,或者某站点的投票统计。代表这个想法的就是我自己!”--哪怕是说出一些离经叛道的惊人之语也行,充满自信的真实声音总比躲在虚构模特身后发出的颤巍巍的虚伪宣言好--这才是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任的表现。唯有这样,人们才不会把一个破烂的临时投票、一个虚构的外国人当做一块宝,幻想着通过他们来声明自己的观点;也唯有这样,人们才会认识到能忠实于自己内心的自信发言的权利是多么宝贵,值得为之付出许多。

posted: 2005/04/18
under: 百无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