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观者的饶舌

之前 ZolaHung 两个人“PK”,两边的动作像是耍太极拳,舞了半天也没有在关键的地方见血,所以有不了了之的迹象。

不料 Zola 的这一篇文章再次谈到网谈这个话题,把米随随给惹毛了,后者的表现近似于骂街,且有歧视的嫌疑,实在是让人遗憾。

我希望这场混战能够回到实际点的层次上面来,比如不妨深入讨论网谈究竟是不是“流氓”?
网谈是不是曾经和正在抄袭文章?是不是以商业 blog 的身份违反过其他 blog 创作共用协议中“非商业用途使用”的条目?这应该是一个能够取证且有确定答案的问题。

其他的争议问题,有的旁人无法取证,有的没有统一的评判标准,可以暂时搁置,免得分散精力还无法下结论。至于为人态度如何、80后独生子女普遍存在的问题等等,有的纯熟个人感情,不宜作为支持或反对的理由,有的属于视野狭窄又一厢情愿的老生常谈,得要从人的思维方式上下手,真要深入地说,上可至天文地理下可至鸡毛蒜皮,与主题无关了。

然后对米随随说几句。Hung 之前给 Zola 写过两篇文章,至少我觉得算是比较诚恳的。
他谈到“改革开放之后的独生子女环境所造就的一代人”缺乏责任感,这个结论从其前提、推论、证据、应用到延伸,我都是不认可的,但强调责任感总是有积极意义的。

责任感,不仅仅是你在现实中成就什么事业、影响多少人,在网上的言论同样体现一个人的责任感。你的那些发泄的文字写出来是很爽,还有不明事理的朋友起哄和叫好,但文章中折射出的粗鄙和歧视色彩,影响很坏。这样的言论,和 Hung 所说的无聊、肤浅、不成熟有什么本质区别?甚至更加恶劣。

留言来看,你的这些文章也影响了 BXNA 的 RSS Feed 质量,让读者发出抱怨,这难道也是对群组负责任的表现吗?

你又说 Zola 总是在指责别人,他没有本事搞好自己的事情,没有权利指责别人。
但我不认同这样的逻辑。一个人有没有权利批评,批评得对不对,不是完全由他自身的情况决定的。如果说的是事实,难道也可以否认吗?如果说的确实有道理,难道也始终比不上那些“有能力到不用为生存发愁”的人说的胡话?
因人废言,可能让你只能够接受说好话的人,可能让你错过有价值的批评。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我之前希望 Zola 以这个态度面对 Hung 的回应,现在也希望你能够以这样的态度面对 Zola 的批评。或者觉得价值观不同,拿出来平心静气的讨论也可以,一上来就说对方没权利没资格,还外加污言秽语,一来别人果然觉得你的那套价值观不怎么样,二来未免显得太小器吧,其三,这算不算 Hung 所批评的“缺乏与人交往中的正常心理”、“盲目偏激”呢?

最后,有人在 Zola 的文章中留言说,“其实有很多更有意义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呢”。这是一句完全正确的废话。除了救人性命和灵魂、探悉人生和宇宙的奥秘之外,恐怕也没有几件事情不符合这句话了。
但是,当下有意义的事情,哪怕再卑微,我们如果有能力还是应该去做,不是吗?勿以善小而不为啊。

如果这句话用来逃避批评,那么就和“其实还有很多罪行更为深重的人等着你们去抓,为啥只抓我”的辩白一样可笑了。人家作恶的时候可没有因为“还有更恶劣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所以这件坏事就不做了”呢。

posted: 2006/12/10
under: 百无禁忌

  • http://www.misuisui.com s5s5

    :025: 那我再骂的文明一些吧……
    那个,骂人好象一般都没有原则和逻辑……

  • http://www.misuisui.com s5s5

    :025: 那我再骂的文明一些吧……
    那个,骂人好象一般都没有原则和逻辑……

  • http://calon.weblogs.us/ Calon

    错,骂人没有原则和逻辑,那是纯粹发泄用的低档次的骂人,类似于莽夫以头抢地,没有技术含量。骂得对方心悦诚服才是本事,而这靠污言秽语可是办不到的。

  • http://calon.weblogs.us/ Calon

    错,骂人没有原则和逻辑,那是纯粹发泄用的低档次的骂人,类似于莽夫以头抢地,没有技术含量。骂得对方心悦诚服才是本事,而这靠污言秽语可是办不到的。

  • http://welog.org King

    这样的评论还是很中恳的,读起来舒服多了。

  • http://welog.org King

    这样的评论还是很中恳的,读起来舒服多了。

  • 死性不改

    那个david在UCME恶意推广被虹教训了一顿 才开始冒充正义人士。关于他所提到的抄袭,虹早就答复过了:http://www.creative-weblogging.cn/50226711/aece_48545.php ,如果连最基本的情况都没搞清楚,就说“这应该是一个能够取证且有确定答案的问题”,那所谓的旁观客观中肯也真是太可笑了。不介意有人删除我这条留言 因为我刚问过opera的朋友,根本没有人就那篇新闻稿去询问过版权问题,你们继续自娱自乐吧,中国最丑陋的一群代表。

  • 死性不改

    那个david在UCME恶意推广被虹教训了一顿 才开始冒充正义人士。关于他所提到的抄袭,虹早就答复过了:http://www.creative-weblogging.cn/50226711/aece_48545.php ,如果连最基本的情况都没搞清楚,就说“这应该是一个能够取证且有确定答案的问题”,那所谓的旁观客观中肯也真是太可笑了。不介意有人删除我这条留言 因为我刚问过opera的朋友,根本没有人就那篇新闻稿去询问过版权问题,你们继续自娱自乐吧,中国最丑陋的一群代表。

  • http://calon.weblogs.us/ Calon

    多谢,那篇文章我在写第二篇时已经自己找到了,对立场没有影响,所以没有必要改。

    “这应该是一个能够取证且有确定答案的问题”一句并没有明确地说网谈的行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吧?从怀疑到取证到下结论,貌似有很大一段距离,这应该是知法公民的常识。我只认为这类问题不像其他的那样会纠缠不清(比如说你“刚问过opera的朋友,根本没有人就那篇新闻稿去询问过版权问题”,又有谁能够证明呢?这样争论起来便毫无意义了),可以避免走向无聊对骂的局面。

    至于删留言,我这里除了 spam 还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这点可以放心。而“中国最丑陋的一群代表”不知所谓,我等目前只有被别人戴三个表的份,实在不知还能够代谁的表也,不知可否明示?:122:

  • http://calon.weblogs.us/ Calon

    多谢,那篇文章我在写第二篇时已经自己找到了,对立场没有影响,所以没有必要改。

    “这应该是一个能够取证且有确定答案的问题”一句并没有明确地说网谈的行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吧?从怀疑到取证到下结论,貌似有很大一段距离,这应该是知法公民的常识。我只认为这类问题不像其他的那样会纠缠不清(比如说你“刚问过opera的朋友,根本没有人就那篇新闻稿去询问过版权问题”,又有谁能够证明呢?这样争论起来便毫无意义了),可以避免走向无聊对骂的局面。

    至于删留言,我这里除了 spam 还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这点可以放心。而“中国最丑陋的一群代表”不知所谓,我等目前只有被别人戴三个表的份,实在不知还能够代谁的表也,不知可否明示?:122:

  • remme

    都TM的闲.:874:

  • remme

    都TM的闲.:874:

  • http://calon.weblogs.us/ Calon

    Remme 你又不乖了,抓紧加班后的时间去约MM才是正道:961:

  • http://calon.weblogs.us/ Calon

    Remme 你又不乖了,抓紧加班后的时间去约MM才是正道:961:

  • Pingback: 滯銷書 » Blog Archive » 旁观者的聒噪

  • Pingback: 我也声讨一把:TopDig at E-sp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