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一类人的暴力,以及,谁的耻辱

现在正在进行朝鲜核问题的六方会谈,我妈看了新闻以后就说,朝鲜周围有中国、俄罗斯这样的大国,又有韩国、日本这样的美国盟国,一旦打起仗来谁都难免遭灾,如果朝鲜是在偏僻的位置(比如说西非?),美国早就把它往死里打了…
看到朝鲜街头的汽车少得可怜,而上了电视的那个女交警动作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做作

听说普京开除了卡西亚诺夫,而据说此前卡西亚诺夫想要辞职却未被同意。
忽然想到,有时候总会发生这样的事情:A 想要解雇 B,但是又要做的好看,于是跟 B 私下里“交流”一下,然后 B 自己“辞职”;又或者 B 想甩手不干,提交辞呈,A 极力“挽留”,过不了多久 A 却将 B 一脚踢开。想起了 CM 里面某某人刚说完“愿意为 XX 俱乐部奉献自己的青春”、“对现在在俱乐部的地位感到非常满意,没有兴趣转会”之后1周内就以 $xxM 的价钱投向了新俱乐部的怀抱…
当然,普金和卡西亚诺夫不属于这几种情况,我估计他们两个人早就对对方的意图很清楚,这件事现在真发生了,也不觉得有多少意外和愧疚。

最近国资委提出独资大型国企要在三年内建立董事会、四年内取消政策性破产,慢慢往“有法、依法”靠拢,算得上是个好现象。
前天晚上看到中国保健食品协会被撤掉,中国保健协会成立(从以前的中国保健科技协会变过来的),负责制定行业标准,承担行业管理的职能。希望从此保健品行业(据说是4321还是1234产业,即1分成本、2分物流、3分广告、4分利润)的混乱现状能够有些改善。只是不知道这个中国保健协会将来制定的行业标准能否有效地落实,否则的话,为企业减负、保护消费者利益都会成为一句空话。
315要来了,不知道3721会不会上电视…

博客中国上有一篇《“暴力美学”有多可怕》的文章,谈到昆廷·塔伦蒂诺所代表的一派暴力美学时说得特别好:

昆廷·塔伦蒂诺更偏爱一种暴力情景以及残酷的情节和意象,不像香港电影人那样发挥暴力的诗化魅力,将暴力虚化为一种唯美主义的镜语表演。如果说香港的暴力美学更多浪漫和温情的色彩,那么昆廷的暴力展示则更富于黑色感觉和犬儒主义的笑脸。――顺便说一句:在一个高度商业化、法制化的社会,这种不管不顾、无忧无虑的犬儒主义顶多算是一个“无害的坏孩子”的“无害的冷漠”而已,是自由的审美态度之一种。但是,在真正黑暗、荒诞的境遇中,那些看一切都正常,到哪里都觉得莺歌燕舞、阳光明媚、站在舞台上向“人民”宣布风景这边独好、那些觉得如鱼得水的人,极可能表现的是一种对人和生活的犬儒主义观点。因为他觉得一切本来就是如此,一切也就应该如此,对一切踏破人道底线的肉体杀戮和思想阉割都无所谓。

奥利佛·斯通似乎比昆廷对暴力有更深切的体会。昆廷可能不会想到,要真想玩弄暴力美学,首先要身体安全。昆廷就是有点“少年不知暴力滋味”。此外,生长在美国加州的昆廷一辈子也不会想到,话语表演是要有社会保障的,一旦没有这种保障,话语表演就意味着流血。这使我想起1968年前后,福柯在法国大谈文化大革命和什么民众正义(就是我们文革中实行的群众专政)的情景。其实,福柯对话语游戏、语言反叛和行动暴力会让他在个人实际生活得到什么还是心中有底的。从这一点,我看到他与政治体制之间还是有一种信任关系。那时他“身着笔挺的西装,和学生们一起从屋顶上向楼下维持秩序的警察扔砖头,开心得很。他之所以能够开心,多半以他的人身安全并没有受到丝毫威胁为前提。当时他在巴黎郊外一所大学任哲学系主任,系里开设‘文化大革命’、‘思想意识形态斗争’之类的专题课,向戴高乐政权挑战。人们尽可以说法国社会对人权和理想的尊重是虚伪的,但是言论自由毕竟受到法律的保护,教授们决不会像张志新那样因为敢于直言而被割断声带。就因为人权有基本保障,他们才可以言所欲言,不必有任何顾忌。” 而这一切,昆廷大概是不会懂也用不着懂的,大概他只知道在一个保障健全的社会里如何玩得开心,玩得离谱,玩得让整个世界都来惊诧和叹服这位“坏孩子”的天才。


不知怎么,忽然想到参加过战争的有三种人:从此害怕暴力、厌恶战争的人,从此喜欢暴力、渴望杀戮的人,为 XX 主义(例如狭隘民族主义、沙文主义等)蛊惑而醉心于战争的人。觉得现在那些大喊要进行 XX 大屠杀、灭绝 XX 民族、建立 XX 大帝国、打倒这个消灭那个的人,如果让他们和他们的亲人、朋友都卷入一场大的战争,直面鲜血和死亡、直面战争的恐怖对生命和人性的摧残,是否还会坚持那种非理性的观点?许多人对战争充满期待,就如同昆廷肆意的在电影中“玩暴力”(从《杀死比尔》可以看出来,这家伙玩得很高兴),只因为现在他们的人身安全有保障,等到暴力和毁灭真实的降临到这些人身上等他们意识到战争不是多么值得期待的好东西,恐怕已经太迟了……(就像文革来之前多少人无限憧憬,真正来了之后才发现谁也阻止不了了…)
可惜的是,要用一场战争来惊醒某些人的话那代价实在太大了,而且,上述的第二种人和部分第三种人仍可能不会消解对战争的狂热…

忽然又想到,暴力美学的电影、暴力成分较多的游戏,忽略了暴力对观察者和施暴者的破坏,只抽出满足人本能欲望的成分,使人从中获得快感--这种并非真实的暴力感觉会给人带来怎样的影响呢?也许这些东西不会必然导致的暴力行为,但是正如在战争中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选择一样,这类电影和游戏(也许还要包括文字、图片等等…)也难免会对部分人(尤其是未成年人)某些方面的观念与行为产生深远的负面影响--个人认为对某些人是一种增益作用(对另一类人又可能是有抑制冲动的作用。这需要统计数据来证明),那种破坏社会和伤害个人的暴力冲动其根源不能够简单归结于这类电影、游戏上面,更多的原因还得在现实中间去找寻。
电影和游戏的分级制度快实行吧…(可盗版好像又管不住…)

看到新语丝上登了《教育是中国发展的最短一块木板》,又去找了作者另一篇文章《教育已成中国人不折不扣的国耻》。强烈同意作者所说的“教育是立国之本”,我们国家在这个立国之本上的投入实在是太少了,太少了…NPO也好、个人出资助学也好、希望工程也好、企业和慈善家掏钱也好…都是杯水车薪,因为最终还是要靠担负起责任的政府,要靠稳定的教育体制,以及大批的教育人才…
以前的国耻还可以说是糊涂的前人们和无耻的侵略者的过错,那么今天这样的国耻却正出在我们自己手中,不知道后人们会怎样评价我们,而我们又能够去怪谁?

posted: 2004/02/26
under: 大杂烩, 百无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