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的当代历史

看到爬虫来访之后,才发现 AlltheWeb 又可以访问了。什么时候恢复的我自然不知道,可能有很久的时间了吧?

今天摘抄的内容少于以往,因为法兰德斯的艺术远没有古希腊和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有趣…

Blog今天是新事物,但是将来可能成为记录历史的东西” — Schee
这是 Schee 在接受 Isaac Mao 语音采访时说的一句话。
对于把历史当作业余爱好的我来说,blog 让我感兴趣的诸多地方之一便是在此。假如 blog 的记录能够长时间地保存下去,对于后世的历史学家来说,该是多么宝贵的财富啊,他们根本不用为了摸索不到平民生活、思考、言论等等的资料而费尽心思了,不用为了自圆其说而穿凿附会,恐怕反倒要担心如何在海量的信息中找寻最能反映时代特色的有价值的资料吧。这么说显然是太乐观了一点,至少从目前来看,将个人产生的信息保存在网络上并不见得比记录在书本上、木片上、石头上有更长的寿命,在意外事故、作者自愿销毁、服务商定时清除长期未更新的账号和数据等情况面前,blog 的内容又是很脆弱的--何况即使保存到了未来,为保证个人隐私,作者选择对外隐藏的私人信息也未必会让历史学家们染指,更何况,还可能有权力者的信息过滤处理。

即使如此,在某些人仿佛看尽世事地说“历史不就是可以供人随意玩弄的妓女么?”的时候,我仍然会这样来安慰自己,也希望能够安慰别人:“那么我们就担负起记录今天的历史的责任吧。每个人都记录下今日历史的某一面,历史的全貌也便因此而丰富完整了。如果有人想让我们的后代遗忘真实的历史,难道你不希望一脚踹在他的门牙上让他很不爽么?”

当然,从本 Blog 目前的内容来看,私人的东西还太少…

posted: 2005/01/11
under: 煮酒论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