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不腐,户枢不蠹

自打火星文以后,好久没有看到有人不满互联网语言污染、危害汉语纯洁性了,比如3月8日王佩在 twitter 上的七连问,就有一问是对汉语被污染痛心疾首,李华治则列举了看不顺眼的流行字词,名曰“词语洁癖症”,这让我联想到多年来无数文化人对网络时代语言纯洁性的担忧、惊恐和愤怒。

说实话,某些矫情做作的用法我也看不惯,但也不用反应过度。

一门语言如果是活的,那么这种所谓的污染就不可避免。。语言不仅仅是文字的艺术品,同时也是普罗大众日常生活交流沟通的符号工具,既然是工具,在应用中不断变异以符合应用的需要,实在正常。

现在回头看看多年以前的网络流行词汇,伊妹儿、油菜花、酱紫、大虾、酷毙了、漂漂等等,有多少还常见?大量新鲜词汇进入日常语言的同时,大批过时的词汇也陆续死在沙滩上,这不就是一门语言活生生的演变过程么?
大浪淘沙之后剩下的词汇,是少了几分文雅多了几分粗俗没错,可胜在简单粗暴、直指人心、战斗力强,显然更加适合应用。

要是剩下的那些海量词汇你仍然看不惯,那也没有关系,很有可能只是因为你还活得不够久,不妨看看《艺术哲学》中的论述,浮在表面上的东西终究要被时间一扫而空,这在语言艺术中也成立。

另一方面,妄想维护语言纯洁性的人除了视语言为死物之外,还自高自大自我膨胀视语言为禁脔,不过常常自命为国民文化的代表意图代为拥有和管理罢了。

语言属于使用它的所有人,没有人有权利声明只有自己看得下去的文字才配得上纯洁,更不用说还要别人为污染语言负责,甚至要上升到法律的高度限制他人使用语言(法国人倒是喜欢维护法语的纯洁性,不少人还挺赞赏的,可我顶多只能远远的敬佩他们的偏执,要强制我也参与维护语言的纯洁性,我可不干)。

在我看来,保证语言纯洁优美最好的方法,是自己为美化语言而创造、写作,要是你的文字散发出无法抵挡的魅力和优美,自然会让人折服、传播、模仿,继而发扬光大,无远弗届。
真要反对的,倒应该是各种官方制造的假话、大话、套话、空话,还有无视事实、不经大脑、没有逻辑的思维,这些恶劣习惯随着强力推行公开传染,才真是汉语最大的污染源。

posted: 2012/04/16
under: 百无禁忌
tags: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