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和历史决定论的幻觉

品评历史人物是非功过时,常有这样一种观点:牺牲过去的个人,即使手段不堪,换来现在大多数人的幸福,那也值得称颂。

以功利的观念来看,似乎挺有道理,持此观点的人也通常自认为理性客观,逻辑上无懈可击,比感情用事而脱离现实的道德家们更有道理。
由此逻辑出发,许多人类历史上的悲剧,作为某些所谓伟大崇高目标的过程,反成了可以原谅、接受的必要的恶,甚至成了引以为傲的功劳。

其中的奥妙在于,将群体和历史看作整体,价值上的得与失,均以集体的观念来衡量,如此,过去的和个人的牺牲,就能与现在和整体的利益相减,差值是衡量功过得失的标准。

所得与所失可以是纯粹主观的价值判断,你我二人损失、收益的综合结果是好是坏,在你我看来可能完全截然相反,哪里能够简单相加相减,得出一个客观的算术答案呢?
但若换上集体的视角来看,就可无视个人之间主观价值判断的差异了,问题是,哪里有什么集体视角?
现在的人怎么可能真正体会到过去被牺牲者的痛苦?哪怕是在同一时间,你又怎么可能真正了解我的感受?未经他人授权即自命为集体代言人,是权力欲、控制欲使其产生幻觉,以为自己全知全能。
于是所谓集体的视角,不过是现在伪装客观的功利主义者假集体名义,强调既得利益而掩盖牺牲者的声音——死人不能表达异议,这才是无懈可击的理性真理背后的无赖逻辑。
等到未来这些功利主义者自己也要被牺牲时,大概才会打破与集体合体的幻觉,但愿到时候他们都已经修炼成集体主义世界观中彻底无我无私的道德完人吧。

另外,现代人回顾已成定局的历史,对照从有限的经验归纳出的历史理论,也容易产生一种历史决定论的幻觉,以为从过去到现在和未来的历史发展的真理已掌握在手,既如此,跪拜在这种历史神话的人们青睐能用于逃脱历史责任的犬儒主义:为所谓历史真理服务的一切罪行都可宽恕,牺牲因其神圣而化为正义。

posted: 2013/12/28
under: 百无禁忌
tags: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