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妨害自由权利的趋势

Flypig 在《管,还是不管?》中说得很好,管与不管还有第三条路,便是法治。

现在的问题是,采用极端行为发泄仇恨情绪的时候,大多数人抱着”法不责众”的心理选择违背法治精神的道路;而在政府打着”法治”的旗号限制公民言论自由,以 GFW 阻止国内用户浏览一些”不合规范”的网站时,也没有多少人明确表示反对--我们的传统实际是”社稷为重,民次之”,为了社会稳定云云,于是自愿放弃保留和争取个人权利

性质相似的,是我在《政治诉求的极端表达》提到的,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释和付诸行动的”爱国”而不是某种共同认可的在维护社会公正、保护个人权益、兼顾公平与效率的合法、稳定的政治制度为目标,则必然导致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方面民众的政治诉求、集体意志在得不到安抚、响应时走向极端,因其急功近利的短视而放弃走向法治的努力;另一方面是群情激昂的民众对不可能用同样的极端行为满足其想像的政府产生巨大的期望落差,这种期望落差和不切实际地幻想,反过来又会导致民众进一步将行动推向极端--既然走”正常”的渠道、采用合理合法的手段不能够达到目的,而用违纪违法的手段反能够获得一些满足,又不用负任何道义与法律责任,何乐而不为?即使政府的行为在这种压力下迎合民众的期望,也会产生恶劣的影响,因为谁能够保证今后民众不会把非法的极端手段当作要挟的灵丹妙药呢?若果“顺应民意”真是如此廉价,谁还会付出努力去设计和推行基于理性原则的政治体制呢?谁又能够保证这种手段不会成为拥有暴力者建立新的极权统治的称手工具呢?

再回来看看以上两个方面相结合又会导致什么后果:很可能是在法治被民众与政府同时抛弃的情况下,支持极端行为与支持限制个人权利的呼声同时高涨,而到最后无论哪一方取得主导地位,都是有害公民自由权利的结局。

容我再说一遍,无视个人的自由权利,以国家、民族、集体为旗号,以违犯法律、违背自由公正原则的行为为手段,以美化强权暴力、残酷历史、思想钳制、压制异端为掩饰,这都是实现一个稳定又富有生命力的现代社会时要竭力避免的,如果反过来有拒斥理性、拒绝反思与逃避社会责任的民众为了其它目的而纵容、拥护这些极权之恶,那么在今后我们必定要花费更大的代价学会认识它们的可怕。

在《中国历史通论》中,王家范先生曾经发问,为什么总会有“一统就死,一放就乱”这样的症状?从中国的历史中可以看到,高高在上的集权者和随时游离于体制范围之外的民众构成了社会的两极,他们之间是没有独立意志的地方与就算存在也发挥不出作用的“社会异己”--换言之,缺少支撑一个真正稳定又富有生命力的社会的厚实中层,他们之上是一整套为各方共同认同的或明或暗的与法治背道而驰的规则,几乎所有的试图颠覆原有格局的努力都如同翻动一块正四面体,不过是在同一套体制内乾坤大挪移罢了。如果不从外部找到机制上的根本症结所在,跳出这种两极徘徊的固定模式就只能是笑话,能够做到社会矛盾时而缓和时而紧张就已经不错了--近年来不断上涨的民间怒吼和不断加强的官方封锁,可以看作是这种社会矛盾激化的表现,只是,伴随这些现象的令人担忧的趋势是,在目前占据主流的民族主义语境下,转移和消弥这类矛盾的一些不正当的、可能导致恶劣影响的思想和行为被不加辨别地正当化甚至是神圣化了--这才是作为半吊子自由主义者的我一直担心、反对和希望引起他人注意的。

posted: 2005/04/15
under: 百无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