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世界科学与神学论战史》

在这个 blog 时常会有一些关于达尔文进化论的内容,主要都是和一些基督徒朋友们进行争论。如果你经常去一些自然科学和基督教的网站、论坛、邮件组,也不难发现,达尔文进化论通常是争议最大的一个话题。
同时,你也不难发现,提出宗教与科学能够在现代社会和谐共存的观点也不在少数,那么,为何偏偏进化论会成为争论的最热点呢?
按照基督徒的说法,这是因为达尔文进化论与《圣经》所载的文字相冲突,触动了基督教信仰的根基,剥夺了人类的尊严。

那么,其他的科学理论呢?就不会和《圣经》所载的文字相冲突吗?

当然不是。
在这本《基督教世界科学与神学论战史》中我们可以看到,历史上几乎每一个领域的科学理论和成就,都曾经被指责与《圣经》相悖,而那些科学家和为科学辩护的神学家、教徒们,被指责为亵渎上帝和基督教信仰——其中有不少人仅因其基督教信仰被现在的基督徒当作基督教促进科学发展的证据,而不管他们在宗教与科学冲突的时候是用哪个的方法发展知识,得到了什么结果。
而这些科学理论、成就以及人物受到神学家们指责和阻碍的理由,与将近200年来进化论遭受基督教神学家攻击的理由并没有本质不同,神学家们以《圣经》为完全无误的真理,高举上帝的旗帜,而不是以事实为基础,反对那些与他们的宗教和道德观念相冲突的科学理论。圣奥古斯丁的这句话最具有代表性:《圣经》的权威超过了人类心灵能力的总和,除非以它的权威为依据,否则,不要接受任何东西。这一本质到今天也没有改变。因此,现在与基督徒争论科学问题,最终的不可调和的矛盾仍然总会落在《圣经》是否完全正确和是否要先相信基督教上帝的权威上。

这便是作者深感痛心的基督教神学的教条主义。
这样的教条主义在科学与基督教神学的论战中,不知道导致了多少科学探索被阻断、滞后,更重要的是,不知道导致了多少人,包括异教徒、无神论者和最虔诚的基督徒,遭遇惨烈的折磨和可怕的死亡——每一个章节,作者在回顾某一领域的科学发展时,都会一一列举出当时的神学教条对科学发展的打击,包括因此造成的严重后果,如以宗教和道德为名的惨无人道的屠杀、折磨,如因为未及时采用科学成果而遭受的天灾人祸。
然而,神学上的教条主义又无一例外的在科学发现和应用的事实面前节节败退(有时候甚至是“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老实”式的狼狈比如避雷针那一节),一边无奈的修正观点一边还要负隅顽抗,不断的印证之前的教条主义思想是多么的迂腐和愚蠢,甚至不惜用谎言遮羞,让正直的基督徒也为之羞愧。

另一方面,作为学识渊博的学者和基督徒,作者并不是将基督教贬斥得一无是处,在他看来,基督教文化本身是人类文明的宝贵财富,《圣经》是记录了人类文明发展历程的珍贵文献,基督教作为一种追寻真理、爱与公义的信仰,与科学不是必然对立的。然而,如果坚持《圣经》是绝对无误的教条观点,反对那些与《圣经》冲突的科学理论,进而“为信条不惜牺牲仁慈,为一致不惜牺牲整体,为传统不惜牺牲事实,为教条不惜牺牲道德”,将一个本应该充满活力的宗教信仰降格为僵化、虚伪的教条主义神学,那么不但无益于基督教的自我完善,甚至会伤害真诚的人们对基督教的感情,有害于基督教事业的发展,使其成为人类文明发展的阻碍而不是有力的推动者。

在正文内容之外,本书的注释、引用相当丰富,如果需要获取更加深入的资料,有条件的人可以顺藤摸瓜,作为宽而不深的原书内容的补充。
中文翻译方面差强人意,总感觉原文应该要比译文优美流畅才对,部分译文的句子语感、名词的翻译会让人难受,总体而言尚可接受。

posted: 2008/03/19
under: 书香剑气, 求知求是, 煮酒论史
tags: , , , , ,

  • mondain

    这本书观点过时, 持论并不公允, 还有硬伤, 属于主题先行罗织材料那种.

  • Platinum

    你是要做一个普度众生、治愈永久性脑残的光明使者?

    螳螂挡车,蚍蜉撼大树哇

  • http://calon.weblogs.us/ Calon

    @mondain
    看来您是看过这本书了,那么想问一下,为何说它持论并不公允呢?还有,如果作者列举的绝大部分例子是事实,我不认为即使有一大堆同样多的反面材料,基督教神学的教条主义和科学的冲突就不存在了。

    @Platinum
    我对治疗脑残没有兴趣,也没有能力 :025:

  • mondain

    作者的冲突论是十九世纪的过时观点, 其对具体历史的解释也带有这种偏见. 20世纪的学术已经认识到这一认识上的误区. 已经翻成中文的比如有 Brooke 的书, 起码比怀特更能代表当代对两者关系的看法.

    其次, 作者的很多例子未必是真实的, (正在整理) 也有不少未必能支持其冲突的论点. 与其说其冲突观点是对历史事实的归纳, 毋宁说作者以冲突论的模型去套历史上发生的例子. 这是为什么我说这本书`主题先行罗织材料”.

    我当然不否认观点冲突的存在, 但是怀特从出土出发的看法确实应该摈弃. 因为这种看法忽略了宗教/神学与科学之间正面的对话和相互促进, 也未能认识即使存在着冲突, 也可能是正面的竞争关系, 而并不一定如怀特所认为的那样消极.

  • http://calon.weblogs.us/ Calon

    谢谢推荐那本《科学与宗教》,这几天就去看看有没有卖。本书的前言也有提到代表20世纪科学与宗教关系观点的相关书籍,我还没来得及搜罗。

    虽然作者所持的观点是冲突论,但读者不必一定跟着理解为宗教和科学必然是冲突的。

    另,相互促进我认为是合适的描述,但“正面的竞争关系”这种说法比较奇怪,因为两者的基础和应用相差甚远,除非秉持后现代主义的观点?

  • mondain

    评怀特«基督教世界科学与神学论战史»

    http://www.douban.com/review/1337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