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is Weak Piping Time Of Peace

TopkuZheng 那里看到关于“黄金高”事件的点滴,其中有这么一条新闻的链接:中新社:《福州处理黄金高事件 指其严重违反纪律不讲政治》(百度快照)。
嗯,“讲政治”,离开学校有一段时间了,这个词组听上去竟有些生疏了,原来杀伤威力还是这么大啊…当然了,这只是我的鸵鸟态度在作祟罢了。也罢,重读马伯庸坑王的《三国九之南蛮大王》吧:)

游学纪上一篇转贴的《一个记者是如何让尿差点憋死的》真要把人笑死,果然是“防火防盗防记者”啊

忍不住转贴这首“打油诗”:

打油诗:回答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卑鄙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所谓正义的天空,
挤满了多少伪善者的魅影。

大革命已经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还是人人相轻。
民主挂在嘴边了,
为什么宗教审判的炉火依旧通红。

我活在这个世界上,
时刻准备着谄笑、假面与屁股,
为了在审判之前,
宣读那些赐予我的骂名。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然你脚下有亿万党同伐异的人,
我依旧会固执地发出我的声音。

我不相信残忍的只是刽子手,
我不相信黑的只是乌鸦的身形。
我不相信遭报应的只是恶人,
我不相信假的只是梦境。

如果海洋可以冲毁堤岸,
就让洪水滔天,涤荡人间。
如果陆地注定要塌陷,
那就埋葬了人类,重新选择真理生存的圣殿。

附录:回答
北岛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附送笑话一则:《皇上回宫

posted: 2004/08/17
under: 人生记录, 大杂烩, 百无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