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想到这两个人

以前在学校学政治的时候,提到傅利叶和欧文,基本上都是一种嘲笑的态度。虽然我也知道不能够以当前的认识水平去衡量古人,但是和其他一些历史人物比较起来,他们的失败难免让我觉得好笑--就好像谁都可以嘲笑纳粹上台前的德国民众,虽然自己亲历那个时代未必有如此清醒。

今天洗澡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会想起这两个人物,猛地觉得这两个家伙比其他人还可爱一些。
起码他们让他们的理论在小范围内失败了一回,别人因此而知道空想社会主义并非多么可行、可信赖的乌托邦。相比那些带有偏执狂特质并且利用强制权力、鼓动宣传动辄就拿整个国家人民当小白老鼠做试验的理论家和政治家,他们几位最可贵的就在于敢先在自己餐桌上吃螃蟹。

说起来,现在和以前对某些事物的看法真的有很大的转变…或许该好好记录一下,省的老是苦口婆心地对别人说“其实我以前也经历过这么个阶段…”,毕竟直接告诉别人你的想法显得没说服力,告诉别人你的思想轨迹或许更有用。

posted: 2004/05/16
under: 大杂烩, 求知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