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的梦

中午做了一个很混乱的梦。

似乎是在山间的庄园中,在其中偶然遇见长得像熊猫但是又比较苗条的动物、有小型的老虎,看上去蛮可爱的,我还用竹枝给其中一只“熊猫”喂食。草丛中有个头很微小的大象、狮子、牛群到处奔跑,走路的时候要特别当心别踩着。还看见一个身手很敏捷的男子在食人鱼的水池两头很轻巧地跳来跳去,使那些飞离水面的鱼落在岸边死去。
偶然遇到一位长相不俗的女孩,我们一起到庄园中一幢面积很大的建筑内整理行李,准备住宿。我感觉她似乎经过了很长的跋涉,而且身上带着一件非常重要的物件。
之后,和她在庭院一起散步的时候,发现之前看到的小老虎开始攻击行人,大堂内有巨型的鬣蜥在撕咬垂死的人,到处是野兽凄厉的叫声和被攻击的人的哭号,地上鲜血淋漓。我示意她保持镇定回到屋内,打算取走那件非常重要的东西然后偷偷溜出这座越来越危险的庄园。在屋内,又发现床上躺着两个人,一个已经死去,另一个也是全身鲜血,只剩下半口气,我的直觉告诉我,攻击他们的人或者其它生物还在房间内,可是我们无法找出来。我们没时间去抢救一个马上就要死去的人,也没时间再找出一个麻烦的敌人,只能够一边提高警惕一边尽快收拾好行李和武器,可是那个女孩子花的时间实在太多,让我始终觉得如芒刺在背。
忽然间,房间内涌进来十来个人,衣着似乎比较破旧,表情倒也和善。他们进来之后,房间内的气氛似乎一下子就缓和了,那个女孩子似乎也放松了警惕。可我对这种突兀的出场心存疑虑,仍不敢放下悬着的心。果然,一只看不真切的生物从人群之中开始发动进攻,还有东西破窗而入,恐怖的气氛一下子降临。我们再也顾不得那个十分重要的物件,迅速地逃了出去,然而屋外的野兽,包括草丛中原本可爱的微型动物也开始朝我们猛扑过来。经过一阵狂奔,我们利用速度和灵活性的优势摆脱了它们,然而眼前出现了另一个令人头痛的家伙--一个拿着雷鸣顿的身材魁梧的疯子,我只好和那女孩分头跑开,并且由我去吸引那个疯子的注意力。
我绕着一个面积较小的房子转圈,那疯子开了两枪,都被我在拐角闪过了。开第三枪的时候,我没办法用这样的方式躲闪,只好一个箭步窜进屋内,散弹在我身后将房门轰了个粉碎。我听见那疯子的脚步声慢慢逼进,于是猫下腰来顺手拣起一截木棍--这就是我唯一的武器了,在他进门举枪的那一刹那,猛然腾身而起做了一个假动作,在他扣动扳机的一瞬朝反方向躲避,同时掷出手中的木棍狠狠地击中他的眼睛和鼻子。在他下意识地丢掉枪械捂着眼睛的时候,我又拣起一只木棍将他击昏。
惊魂未定的我来不及喘气,回身冲出屋外,大声喊着那个女孩子的名字,从发声来判断应该是“Shiina”或者“Sheena”,要她赶快逃离。

然后我就在自己的呼喊中醒了过来。

posted: 2004/11/16
under: 人生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