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西藏的事情 #2

今年是教师援藏30周年,而昨天到场的援藏教师最早的是76年开始援藏,最晚的91年回来,正好是15年时间。
第一批去的人条件最艰苦,90年之后条件就好多了。

援藏的老师住在铁皮屋顶的房子里面,一到下雨或者下冰雹的时候,就劈哩啪啦震天响。

有一对夫妇都是援藏老师,其他的老师有的是把孩子留在了家乡,他们则是打算在西藏生孩子。然而在分娩的时候,那个女老师大出血。
说这个事情的那个人还清楚的记得那个男老师半夜抱着女老师跑到他家里跪在地上求他的父亲找人救命。最后虽然尽了全力救人,还是没有留住那个女老师的生命,他们的孩子也没有了。

有个阿姨的父亲是第一批开平板车走公路进藏的人,平板车长20多米,走在进藏的公路上是非常危险的。他的父亲当时是突击队长,于是开车走第一个。

据统计,全国援藏的教师有5000多人永远长眠在了那里。

有个老师按规定是要在西藏待8年的,其中有一次回家探亲,路上得了感冒,这种情况下去西藏很容易得肺水肿,别人都劝他养好了病再走,他执意不肯,结果回西藏后果然病情加重,8年的期限还没满就死了。

他们谈到了孔繁森,说当时山东省大力宣传他才使得孔繁森成为“焦裕禄、孔繁森、郑培民”三个有代表性的好干部之一,其实在西藏像孔繁森这样的干部是非常多的,比孔繁森的事迹感人的也是比比皆是,只可惜为他们做的宣传实在太少了…
据说当时孔繁森是不大愿意去阿里的,为此拖延了8个月才到任。

有个女记者在西藏待了一个月,实在没有条件洗澡,只好打个报告上去要求解决问题。为此还专门开了个会。最后是腾出一间房子给她洗一次澡,由于房子四面透风,就由当地的解放军战士在周围拉起床单背对着房子让她安心洗。
她洗澡出来后忘记穿军装,身上是一件红色的毛衣,结果军犬不认识除了穿军装以外的人,在她的屁股上咬了一口…

据说有人从公路入藏时带了一些皮蛋,放在皮箱中搁行李架上,结果因为一路上颠簸太多,到了西藏的时候皮蛋都变成粉碎的了。

有几个老师一次住在兵站,睡在床上觉得特难受,半夜爬起来把床单掀开一看,木板上全都是大大小小的虫子,他们一路上再也不敢睡床,都跑到汽车上睡觉去了。

有人睡在车里的时候开了空调,结果要不是司机及时醒了过来,人早就死了。

刚住在西藏的时候,老师们都觉得气味难闻,变味的酥油味、牛羊粪臭味到处弥漫,西藏人身上也是这些气味,而且头发很久不洗气味也很可观。就是喝水,水也有一股酥油味。
结果到他们回家乡的时候已经不觉得有什么难闻的气味了,倒是家里的人都觉得他们身上其臭无比。

记者们在寺庙拍摄的时候,发现有个院子来往的女人很多,而且进去的人都做着奇怪的动作,他们觉得很好奇,说赶紧要拍下来。女人们走到一块空地上就把袍子(或者裙子)脚掀起来一点,然后像鸸鹋一样一大堆地蹲下来,过了一会儿又走开,记者们琢磨了半天看到裙底冒热气才知道女人们把这个院子当厕所用…
还有一次他们在某个县政府采访后意犹未尽一路拍摄出来,正好几个男人正面壁小解,一看到有人在拍摄,忙不迭地拉拉链…
公厕就是墙,经常可以看见墙脚一片一米高的尿碱…

没有多少打电报电话的机会,只能够靠通信和家里保持联系,然而由于交通极不方便,一般半年才能够收到。有人收到家里寄来的蜡烛,时间间隔已有一年,蜡烛都发霉了。
发泥石流、塌方的时候,入藏的公路很久无法通行,看不到家信,有益阳的男老师都忍不住哭脸了。

长沙和附近的援藏老师大多都是凭着热情自愿去援藏的,而其他地区有不少是被组织安排去的,心中难免不情不愿。还有一部分则是因为援藏的待遇还算不错,要求的条件也不高,虽然没什么热情,但总算舍的吃苦。
有一个老师为了让他的妻子从农村转到城市户口而去援藏,辛辛苦苦几年回来,却发现他的妻子一直还是农村户口,根本就没有迁到城市。另一个则是实在没有办法,写了一封信给当时的胡耀邦,希望能够因为他援藏所受的非比寻常的艰苦而解决他妻子的农村户口问题,其他的要求他都不要。最后胡亲自批示才解决了户口问题。

有老师感慨,在农牧区的藏民对汉人的态度还是很好的,尤其是听到他们是从毛主席的家乡来的。甚至还有人在90年代问他们,毛主席的身体可好,可见他们的信息有多么闭塞。他们由于共产党而摆脱了农奴的身份,因此对毛泽东的感情近于“神”,几可与达赖和班禅相比。
另一方面,藏族中的许多知识分子则对汉人没有好脸色,他们的对抗意识比农牧区的藏民强烈得多。一部分原因是这些人中许多是以前的贵族出身,另一部分原因则是藏族人确实意识到他们应该获得更多自由和尊严。
比较让人哭笑不得的状况是,有汉族教师想要纠正藏族教师教学上的错误,结果藏族教师反说她制造民族矛盾…

他们还谈起现在的年轻一辈一生中共同经历过的大事件太少了,所以生死相交能够毫无顾忌互相交心的朋友也就比他们这一辈的少了。

由于喝茶花了不少时间,能够记住的也就这么多了…如果还能够回忆起什么,再补充吧

posted: 2004/09/12
under: 人生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