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德育的思考

JediChangBlogBus 的地盘似乎出了问题--“该blog用户已经被锁定,有何疑问请和管理员联系”,果然国内的 BSP 信不过啊…
但是他的 blog 有达到被锁定的程度吗?还是国庆期间要严打?

看天下 blog 集锦中偶然看到一篇转载的《中国简史》,以前看过一篇《简约主义先秦史》,虽然没这个长,但是个人感觉更好:

盘古说:我开;共工说:我撞;女娲说:我补;夸父说:我追;精卫说:我填;后弈说:我射;仓颉说:我造;神农说:我尝;燧人说:我钻;有巢说:我搭;黄帝说:我们怎么搞?尧说:我让;舜说:我也让;禹说:我还是让;启说:让让让,让你个头啊,也不看看人家受得了受不了。

鲧说:我堵;禹说:我疏;盘庚说:我迁;伯夷说:我采;叔齐说:我饿;子牙说:我钓;武王说:我伐;穆王说:我游;幽王说:我点;褒姒——倾国一笑!

干将说:我铸;鲁班说:我锯;专诸说:我砍;荆轲说:我刺;嬴政说:没刺着!

孙子说:我谋;孔子说:我仁;孟子说:我义;老子说:无为;庄子说:自在;公孙龙说:我辩;韩非说:把这些人给我统统抓起来!

所以没了!

妙就妙在这最后两句啊,之后中国几千年历史的精髓就在其中呀~

昨天提到的《中国教育报》上的文章是在9月21日的第5版,《追问:我们的德育实效性为何不高?--一位小学校长对学校德育工作的反思》。

在强制中捏制出来的东西不叫做道德,因为恐惧某种外在力量而产生的东西不叫做道德,和友谊一样,道德应该是发自于内心的东西。--强制和恐惧使人的心灵扭曲,纵然貌似道德了,可和被人用手枪比着后脑勺去学雷锋有什么区别?盆景病梅再美也比不上自然生长的青松绿竹。
再者说了,一个人要是非得靠这种手段才能够“高尚”起来,那么这种道德水准的含金量就很值得怀疑了--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也许比最令人崇敬的圣人都显得善良无私呢。

对孩子的道德教育不应该用强制、管束、禁止等手段,意图用惩罚,不要转嫁责任,不要言行不一,否则孩子会认为道德培养的目的就是为了避免管束者的惩罚,道德就是用来欺骗、取巧、讨好的,也可能是将来用来钳制别人的工具,很难从心底意识到要成为一个人格完备、思想独立、光明磊落、善良正直的人。

道德教育,应该是润物细无声的教育,培育出来的自然应该是“有道德”的人;可惜现在的德育是萝卜加大棒的教育,培育出来的是一种被动的条件反射而已。

有时候又想,在学校里,道德教育无时无刻不在抓,可是真正做到了言传身教的教师和父母又有多少呢?在学校里说得冠冕堂皇的道德,到了社会上就成了在角落里偷偷传述的和每个人口中呼吁的道德截然相反的种种所谓“社会经验”,就成了“说得做不得”的画皮,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的人,因为宣传与现实间的落差太大而彻底失望,进而在行动上彻底放弃道德追求,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如果说张艺谋在雅典的八分钟暴露的其实是我们自己在精神上庸俗而空虚的状态,那么,学校德育教育的收效甚微又何尝不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我们自己反道德和伪道德的本质,以及对孩子们缺少关心、缺少沟通、缺少了解?

看到和我年龄差不多的人竟然都渐渐开始作痛心疾首状怒斥当下的新一代思想空虚道德退化,不知道其中有多少人会认为自己这一辈其实比“新一代”要负更多的责任呢?

转一篇二手的小品文:《論嘿咻嘿咻

忽然回忆起,小时候唱《小松树快长大》,我一直都以为唱的是“小松鼠”呢…看来罗大佑唱的是“我们曾经拥有善良的日子”,陈升唱的是“我的名字从此叫做基督”…

六翼那里听说 Booso 被封了…看来还真是严打呀…

posted: 2004/10/02
under: 大杂烩, 百无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