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祭孔子

一个字:乱

因为要上班,所以只出门之前和休息的时候断断续续看了一点,只看到了水果,好歹没有把猪屁股对着祭祀对象了,不过怎么感觉场面像是集市?排场不小,却乱糟糟的,一点庄重的气氛都没有。
服装也是一如既往地不伦不类,干脆老老实实全部穿着现代服装算了,免得让他老人家跳出来敲腿骨 XD

还是徐友渔先生说得好:

半个多世纪以来,儒家学说衰败不彰,国人对儒学的了解几乎等于零。不把功夫用在基本知识的补救和普及,以及出版、研究工作的推进方面,搞规格高、场面大的祭孔活动,不免让人感到华而不实,试问,那些出席盛大庆典的衮衮诸公中有几人真正尊重和懂得孔学?

因为没看到多少内容,想去新闻站点看看详细情况,或者平日高喊复兴中华传统文化的诸位学者有没有趁此大好机会提前做个专题,详细、全面、深入浅出地介绍孔子和儒家思想,结果在新浪、世纪中国都找不到什么有效信息:
新闻首页头条:《外交部谈中印边界中日东海等问题
新浪首页图片:《八达岭长城近千游人拥堵
文化首页头条:《怀念我的青春岁月–公祭古龙

现在的新浪首页头条则是《国台办就李敖演讲等答问
哦,以及《小泉表示将在今年底再度参拜靖国神社》这么一则新闻

还有,谁能告诉我三清观和祭孔怎么会扯上关系?

更新:
百度今天做的特色标志还不错

但是那个“子曰”恐怕不太合适,而且图片上面也没有提示文字,只有链接说明。

posted: 2005/09/28
under: 百无禁忌

  • 如晖

    贤弟,继续我们讨论的网络内容精品率的问题,你问我,何以从中国文化推导出网络精品率低?其实您自己已经回答过了,呵呵。你前面讲的那些,用我的话来说就是:传统媒介信息量的绝对数量小,但是精品率高;网络媒介铺天盖地的信息量巨大,但是精品率低,“如果去……网站,就会有很多精品”。问题是,谁去“……网站”贴和写呢?这跟每天七点看电视不同,大家别无选择只有看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自己也不能贴 ^_^。所以说网络的“精品”与否,是跟上网者个人的素质也好,内心学识、品行、性格也好,密切相关的,是一个互动的过程。

    那这个跟中国文化什么关系呢?我们说中国文化绝对绝对是有“精品”的,这个根本无庸置疑。可是为什么到了华人网上,看到最多的一个是性,一个是骂?你比较英文YAHOO和中文YAHOO,看到它们的新闻头条的区别是什么。为什么会这个样子,难道我们国人除了XX和骂人,就没有别的了?狗也会XX,也会叫,所以我们源远流长的中国文化当然有超越了这些的地方,那么又为什么……

    在中国文化里面,言论不是一个RIGHT,而是一个PRIVILEGE。其它任何被西方人认为是权利的东西–甚至生存权–都差不多是如此。不离题了,专门说言论吧。互联网之外的中国社会,人是有多大面子,就能说多少话的。小辈人、下级、穷人、老百姓、学生,在长辈人、上级、有钱人、官、老师面前,常常只有点头哈腰、洗耳恭听的份。当然,作为长辈、上级、有钱人(事业成功者)、官员、老师,他们说话的“精品率”当然是比小辈人、下级、穷人、老百姓、学生来得高很多的。

    OK,继续谈,互联网出现了,谁都可以去发言,这个西方文明的产物把言论自由、话语权实体化,强加给了中国人!我们别无选择了。这个时候,在现实生活中没有话语权的人上网了,好,他们在心理上就会滥用这个“权利”,我想这个可以理解,平时压迫紧了,一旦解除限制,人就很嚣张。我想你可以从人类生活的各个层面找到实例。

    有鉴于中国社会等级的金字塔型结构,这些低层的人的发言数量大大地高于高层。他们说话既然本来精品率就低,又滥用发言权,自然以低质量信息淹没了互联网。

    另外一个有趣的现象:在中国文化中,前面讲到,话语权是跟面子结合在一起的,因此,互联网革命带来了一批“革命青年”,享受着话语权,也就理所当然地不给人面子。所以你看,华人网上大部分论坛,都是根本容不得自由思想者和理性辩论的,几乎所有人都毫无好好说话的耐性,动不动就怒骂横飞,往下三路走。理性的声音会很快被这些暴民淹没。

    不知兄弟有没有研究过罗马共和国的历史,它是如何最后被恺撒和渥大维的独裁取代。我学通中西不敢当,至少是在学问上两边都读过一些东西;经历上,在国内读书,工作好几年,然后来美国,读书,工作好几年。我可以以我的学识经历来说:民主自由人权等概念,确实是有民族性的,不是普遍适用的。一个反映西方文明的互联网用在中国人身上,就形成了网上有中国特色的:暴民社会!

  • 如晖

    贤弟,继续我们讨论的网络内容精品率的问题,你问我,何以从中国文化推导出网络精品率低?其实您自己已经回答过了,呵呵。你前面讲的那些,用我的话来说就是:传统媒介信息量的绝对数量小,但是精品率高;网络媒介铺天盖地的信息量巨大,但是精品率低,“如果去……网站,就会有很多精品”。问题是,谁去“……网站”贴和写呢?这跟每天七点看电视不同,大家别无选择只有看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自己也不能贴 ^_^。所以说网络的“精品”与否,是跟上网者个人的素质也好,内心学识、品行、性格也好,密切相关的,是一个互动的过程。

    那这个跟中国文化什么关系呢?我们说中国文化绝对绝对是有“精品”的,这个根本无庸置疑。可是为什么到了华人网上,看到最多的一个是性,一个是骂?你比较英文YAHOO和中文YAHOO,看到它们的新闻头条的区别是什么。为什么会这个样子,难道我们国人除了XX和骂人,就没有别的了?狗也会XX,也会叫,所以我们源远流长的中国文化当然有超越了这些的地方,那么又为什么……

    在中国文化里面,言论不是一个RIGHT,而是一个PRIVILEGE。其它任何被西方人认为是权利的东西–甚至生存权–都差不多是如此。不离题了,专门说言论吧。互联网之外的中国社会,人是有多大面子,就能说多少话的。小辈人、下级、穷人、老百姓、学生,在长辈人、上级、有钱人、官、老师面前,常常只有点头哈腰、洗耳恭听的份。当然,作为长辈、上级、有钱人(事业成功者)、官员、老师,他们说话的“精品率”当然是比小辈人、下级、穷人、老百姓、学生来得高很多的。

    OK,继续谈,互联网出现了,谁都可以去发言,这个西方文明的产物把言论自由、话语权实体化,强加给了中国人!我们别无选择了。这个时候,在现实生活中没有话语权的人上网了,好,他们在心理上就会滥用这个“权利”,我想这个可以理解,平时压迫紧了,一旦解除限制,人就很嚣张。我想你可以从人类生活的各个层面找到实例。

    有鉴于中国社会等级的金字塔型结构,这些低层的人的发言数量大大地高于高层。他们说话既然本来精品率就低,又滥用发言权,自然以低质量信息淹没了互联网。

    另外一个有趣的现象:在中国文化中,前面讲到,话语权是跟面子结合在一起的,因此,互联网革命带来了一批“革命青年”,享受着话语权,也就理所当然地不给人面子。所以你看,华人网上大部分论坛,都是根本容不得自由思想者和理性辩论的,几乎所有人都毫无好好说话的耐性,动不动就怒骂横飞,往下三路走。理性的声音会很快被这些暴民淹没。

    不知兄弟有没有研究过罗马共和国的历史,它是如何最后被恺撒和渥大维的独裁取代。我学通中西不敢当,至少是在学问上两边都读过一些东西;经历上,在国内读书,工作好几年,然后来美国,读书,工作好几年。我可以以我的学识经历来说:民主自由人权等概念,确实是有民族性的,不是普遍适用的。一个反映西方文明的互联网用在中国人身上,就形成了网上有中国特色的:暴民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