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难兴邦与想象的共同体

汶川地震时,温家宝总理写在黑板上的一句“多难兴邦”惹出不少争议,曲解之下,似乎变成多点灾难更能兴邦,于是有人讽刺何时会再有兴邦级灾难?

多难兴邦

这次雅安芦山又发生大地震,我正好在粗略浏览安德森的《想象的共同体》,倘若这“邦”指想象中的“民族之邦(nation)”,也可作一解。

新中国建国后,有过了各种各样影响全国的运动,人们也共同接受过最高指示、人民日报、新闻联播、春节联欢晚会、新闻门户等等形式的信息和文化传播辐射,可以看作类似与印刷传播的各种变体,民族观念在此过程中不断加强。

地震发生后,一方有难,全国关心和支援,救灾、赈灾、捐助、义演、重建等等活动实时转播,短时间内全天全频道覆盖,分享信息之外,还传播痛苦和悲伤的感受以及共同对抗自然灾害的坚强意志,传播共同的角色观和价值观,不断强化作为统一的共同体的想象,从汶川到玉树到雅安,一直如此。

对此我不想作价值判断,也不以想象的共同体为金科玉律,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多难兴‘邦’”,或有所得。

posted: 2013/04/23
under: 求知求是, 百无禁忌
tags: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