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丹事件的看法

最近于丹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首先是从收到转发过来的邮件,然后是看到好几个 blogger 都谈到了此事,好像没有和我完全一致的观点,所以这里说一下。

首先,于丹在讲解《论语》时的错误是否可以批判?当然是可以批判的,而且即使你没办法写出和她一样畅销的书,也永远没机会参加“百家讲坛”这样受欢迎的电视节目,也是有资格批判她的。合格的小说批评者不一定要是个合格的小说家,这样的例子应该足够说明问题了。况且已经成为公众人物的于丹更应该有遭到大量批判的觉悟才是。既然于丹自己也表示有批判是好事,那么旁人又何必把这种批评看作是冷嘲热讽呢?特别是不要单纯把批评本身与哗众取宠等同起来。

其次,不看有的人在文章中一条条细致分析于丹论语心得中的错误,单就徐晋如、猛安谋克熊猫等人的文章来说,某些句子值得让人深思:
“那些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学问充盈的人士会变得很穷,而那些最浅薄的作者,却可以通过廉价推销作品获得大大的财富。”
“如果在社会生活比较有标准的地方,于丹之流会很富有,但没有社会地位。”
从这里开始,反对于丹的论点就分裂为两条,在捍卫中华传统文化尊严之外,又多了一个为“精英知识分子”赚钱和社会地位不如“庸俗知识分子”鸣不平。当然,这两点在他们眼里其实是合一的,即维持精英知识分子的地位与维护传统文化是合一的。
我不敢说这样的观点就是错误的,但是在我看来这是一种对传统文化没有信心的表现。我们传统文化中最核心最宝贵最本质的东西是穿越数千年历史的民族魂魄,那是一种在从古至今无数令人敬仰的优秀人物身上闪现的某种精神,下至庙堂,上至泥塘,都一直有这种精神的光芒在闪耀。一个文化或者精神上的“贵族”,当他做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请从文化或精神的层面上重新解读这三句话)时,才成其为“贵族”,才算是继承了一点传统文化中的宝贵之处。如果把精英知识分子的社会地位与传统文化的地位挂钩,等着要别人来承认自己,等着要通过别人的承认才能对传统文化的保存与发扬有信心,实在是一点精神贵族的傲气和度量都没有。

第三,“下课”、“道歉”云云未免过分。于丹有上讲坛的权利,也有讲错的权利,甚至有“糟蹋”《论语》的权利,因为没有人可以做到绝对正确,也没有人有资格作为传统文化的代言人判断什么算是糟蹋《论语》从而进行审查或清算。即使从学术的观点来看于丹的心得错误多多,徐晋如等人也应该是呼吁媒体提供一个平台供他们剖析于丹的错误为妙,何况这样才符合“百家讲坛”“百家争鸣”的含义。如果他们认为百家讲坛不会让学者去讲真正的知识,那么呼吁百家讲坛让于丹下课又有什么用?反而还落了个意图封杀他人的话柄。

第四,媒体的责任。如果于丹有说的不对的地方,百家讲坛或者 CCTV 是否可以请她自己和其他人谈谈这些问题?既然百家讲坛想要做的比其他节目更靠近学术一点,那么何妨更进一步呢?假如大众真的如维护于丹的人所说的那样大大增加了对《论语》和传统文化的兴趣,那么来这么一次学术上的正面交锋岂不是趁热打铁?让观众获得更多重新发掘的知识,同时也可以让百家讲坛尝试超越“深浅程度以十五、六岁的中学生能够看得懂为宜”的定位。
另一方面,在 CCTV 对这个事件的报道上(至少就我所看到的新闻报道),是没有把整个事情说清楚的,也没有介绍除了徐晋如这一批之外其他人的批评声音,如果事先不了解来龙去脉,看完新闻后的反应肯定是站在于丹这一边的。当然,这样得不厚道已经司空见惯了。

最后,看到有人说到国学大师南怀瑾…我忍不住笑了。老先生虽然名声很盛,但是其著作的水准却实在不敢恭维,仔细看的话,穿凿附会、望文生义之处颇多,还是不要抬出来吓人了吧…

posted: 2007/03/13
under: 百无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