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 Keso的《网络游戏和青少年》的评论

原文提到三条道理:
现在网游的诱惑力数百倍于我们小时候玩的游戏的诱惑力。
网游的确会带来很多好处,如果你愿意用心想的话,我想不下于百条。但有一条不好就足够了——他可以使一个人沉沦颓废,成为一个废人。
网游就是一个考验,能通过考验一定是最优秀的。如果现在让网游听之任之,那么相信中国一定会有超过50%的青少年被淘汰,然后另外不足50%通过考验的优秀分子中的大部分将在成年后被未通过考验的青少年用暴力干掉,或是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解决由此产生的社会问题。最终青少年玩网游会不会产生严重的社会问题将取决于有多少人站出来去抵制这种现象。

这三条理由都可以用来反对青少年恋爱嘛

现在的 MM 与以前的相比诱惑力不止百倍
恋爱可以使一个失恋的人沉沦颓废,成为一个废人
恋爱就是一个考验,能通过考验一定是最优秀的。如果对青少年恋爱听之任之,光棍的数量将急剧下降,然后通过了考验的光棍们将在今后解决没通过考验的人留下的人口问题,中和不道德性行为的恶劣影响。恋爱会不会产生严重的问题取决于有多少人去当光棍

干脆今后只准许男女分校读书算了。男人都是色狼,女人都是老虎嘛,未成年人不成熟把持不住怎么办?今后未成年人不准和异性手拉手,晚上不准出门,未经同意不得交谈和见面,一切接触可免则免,反正又不是完全禁止男女接触,不过是“多为青少年考虑”罢了。
如此一来,早恋啦,少女妈妈啦,未成年堕胎啦,婚前性行为啦,将统统都消失,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平将有一个空前的飞跃,那是多么令人欣喜的事情啊!

“因为衡量一个网游是否成功的标准就是最高在线人数和游戏的利润,所以网游的制作者就必然会想尽办法让玩家经常玩,并长时间在线。”
难道非网络游戏就不看游戏的利润?不挖空心思提高玩家游戏时间的非网络游戏又有几个?就拿最简单的“俄罗斯方块”、“泡泡龙”、“吃豆”来说吧,哪个不是设置了许多关卡让游戏者一次次地反复冲击,难道还会设定一个定时器,到了时间自然就 game over?至于更复杂的游戏,还要专门加入提高游戏快感的小花样以延长玩家游戏的时间呢。
那么,按照“老李”所说的理由,是不是所有的游戏都会让未成年人不可自拔?
那么,是不是建立游戏分级制度的时候包括单机游戏在内全部都要打上“成人级别”或“有家长陪同方可使用”的标记?
可是为什么我看到的只有针对网络游戏的指责?是不是等网络游戏被压制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那些以“吸引玩家和赚钱”为目的的商家都应该接受正义人士的道德鞭挞,然后乖乖的都去从良?否则的话,又会有无数的大好青年让自然选择给淘汰掉了,“老李”们的良心不是白发现了?

我觉得吧,不仅这位老李拍脑袋想出来的“因为目的就是要吸引玩家和赚钱,所以网游的诱惑必然让青少年抵挡不了”的命题不一定成立,而且,“现在网游的诱惑力数百倍于我们小时候玩的游戏的诱惑力”的命题也不一定成立--有些人非要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我只能够指出他们的理由是似是而非的。
总而言之,归罪于网游的论点的逻辑很值得推敲,如果如此行文加上痛心疾首的呼吁就有人叫好,那我也高呼我国民族工业打不开局面乃是因为没有闭关锁国的缘故好了。

政府可以禁止未成年人出入网吧,但是有办法“强制要求游戏运营严格规定玩家每天上网玩游戏时间”吗?游戏者要突破这种规定简直是太容易了吧--这和政府是否扶植游戏产业实在没有什么关系,干嘛说得好像政府政策一变就会令行禁止一样呢?

我对于网络游戏一向是没有什么热情的,顶多对3大网游有些好感,至今没有心思上手,至于盛大之流的产品,单纯从产品品质上说,称为“垃圾”未尝不可,“民族产业”云云,更是扯虎皮骗钱。但某些有道德的正义人士非要认为他们所痛心疾首的社会道德堕落、人心不古根源都出在网络游戏制作公司、运营商以及政府身上,乃至背后的“道德问题”,以为政府改变政策、商人提高道德、法律加紧打击、人人修身养性日三省乎己良心发现让世界充满爱,问题就迎刃而解了,那我必定是忍不住要喷饭的。

关心青少年的健康成长是好的,头痛医头未必是完全无效的,作道德高尚状也是很堂皇的,但是,造成许多未成年人沉迷于网游的原因是就这么简单的吗?解决之道真的就是道德高尚的正义人士开出的药方吗?不如再多想想吧…

我敢打赌,如果当初没有网络游戏这样的事物生出来,正义人士是仍然要为当下的未成年人心理健康状况愁白了头的,因为这原因应当远不止如此简单。可惜,历史不是科学试验,社会也不是小白鼠。

不知道 Keso 会不会再写一篇《不道德的不仅仅是网游公司》?
:P

另:如果能有这么多人关心未成年人抽烟的问题,并提出限制烟草业这种黄金产业就好了…不过估计好这口的人说出来的理由比为网游说的好话多得多。

posted: 2005/02/19
under: 互动娱乐, 百无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