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橘洲音乐节

这是标题党,因为我只去了第二天的音乐节。

9月22-24日的3天,第二届长沙橘洲音乐节在橘子洲头举办。本来没有兴趣在冰冷雨天去听音乐会,而且感兴趣的乐队不多,但因为免费弄到了23日的票,所以决定去开开眼界,看看本地办的这类音乐节水准如何。

去之前查了一下官方网站和各个社区的活动页面,发现抱怨门票价格、场地、组织不周到和担忧天气的人不少,而且捆绑的沙雕展览完全没有吸引人的地方。

23日下午一直是下雨,从桥头走到橘子洲头一路上冷冷清清,略过比较惊悚的沙雕直接到了现场,发现也就一、两百人在寒风细雨中哆哆嗦嗦,附近的沙地上立着十数个帐篷,路边有卖 CD 、纪念品、小商品、餐饮的店面,比如乡村基…还有多背一公斤的公益活动摊位、涂鸦墙和某楼盘宣传位…
帐篷

表演的乐队比较卖力,没有因为观众太少而放不开。下午时的老赵、阿修罗还不错,后者的出场和鼓动还掀起了不小的高潮。
阿修罗

同挥舞手臂

悲剧的是,乐队轮换、设备调音的间隙一直在放 Queen 的歌曲,我个人觉得还是这几段最给力啊,忍不住跟着一起唱…

快吃晚饭时,脑浊的出场又是一个高潮,身边的摇滚青年们都陷入无意识状态。

我还是没有兴奋起来,除了几段吉他独奏外,对歌词和旋律没有什么感觉,如果光跟着震耳欲聋的鼓声晃动身体又挺傻的。
这个时候雨小了,人也多了,看上去总算有个小型音乐节的样子。

之后是与非门出场。
与非门

摇滚青年们似乎很不习惯从已经热起来的摇滚氛围突然进入电子乐的世界,加上主唱蒋凡在寒风中一边发抖一边唱歌,和长沙老乡们拉家常话又有点多,场面一下子就冷了,甚至有人中途抱怨怎么这支乐队还没唱完。
我倒挺喜欢与非门的表演,《乐园》、《1061》、《正午》都合我的胃口,也许是因为我更加熟悉他们一些?

经过半个小时以上的设备检修+广告时间,木玛乐队出场。我不清楚国内摇滚乐队的情况,看样子木玛很火?而且随便说一些牵强附会的言论也有一群人跟着叫好,诸如“现场音响设备老是出故障,就像中国摇滚的现状一样”——我还以为他们是在自省呢。
好在气氛重新活跃,摇滚青年们在拥挤的人群中玩起了火车接龙。
开火车的小青年

可能是音响设备问题影响效果,听了几首之后觉得兴味索然,于是走路回家。之后的痛仰和汪峰我也不想跟了,在风雨中站了几个小时腰都在痛,他们的魅力还没这么大。

最后说说对活动组织的看法:
1、沙雕展览完全没有必要一起办,提高了门票价格导致以学生为主的观众数量大减,现场饮食很贵又不准观众带水入场(据说热水4元1杯),学生观众可以充分体会饥寒交迫或挨宰的感觉;
2、下雨天应该发放一次性雨衣;
3、音响设备问题影响很大,浪费所有人的时间,不能够一再出现;
4、LCD 屏幕和旁边的小投影根本就没有发挥实质作用;
5、要多想办法制造气氛,现在感觉就像放观众进来任其自生自灭;
6、据说场地大小和音响比去年差,加上天气如此糟糕,搞不好下一届就没了…

旗帜

posted: 2010/09/26
under: 人生记录, 弦动我心
tags: , , ,

  • Zola

    我在那里呆了三天呢。真的不好玩,天气不好,门票太贵,创意市集的人都不卖东西了,自个儿去玩了。

  • http://calon.weblogs.us/ Calon

    竟然没有看到…
    门票太贵还看了3天,真是有爱啊。

  • http://calon.weblogs.us/ Calon

    竟然没有看到…
    门票太贵还看了3天,真是有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