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北回来

今天从西北仓皇逃回。这次跟团外出,行程太紧,自由度有限,不过瘾,没什么好写的。

塔尔寺的酥油花做得不错,不过以前每次都要重新再做的酥油花,现在成了用空调常年保护的展览品,虽然不必折磨那些既有意志又有技术的喇嘛们了,但由此可见,号称参透了有无的僧侣也难免向世俗的虚妄名相妥协一回。

在没有什么草的草原上策马驰骋的感觉很爽,尽管为了拉住那匹时刻抑制不住要撒开蹄子狂奔的马,手指都快被缰绳勒断了,而且三个小时下来,鼻子也晒红了。

和体型如熊的牧场场主真刀真枪地耍了一回蒙古式摔跤,我这个门外汉刚一交手就被甩得两脚离地,虽然立即稳住了,但仍然没撑多久就摔倒在地:)

旅行时深夜去蹦迪泡吧是一种严重影响第二天体力和精神的活动,但是还是被没有人性的同伴挟持到了银川和太原的迪吧…我的感想是:1、西北的美女实在太少,大都是小眼睛、单眼皮,还喜欢化浓妆,涂深色眼影…街道上如此,迪吧中更严重。2、迪吧的音乐很难听,完全没有激起我活动起来的欲望。

吃烤羊排时,蒙古族“少女”端上烧酒请客人喝酒,唯独我被请了3杯,据说是好事,据说 (-_-!!)。

回来后发现西宁暴雨,温度只有15°…

过几天可能会放出一些相片吧。

posted: 2005/07/09
under: 人生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