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五四开始乱谈

我差不多已经忘记五一劳动节是劳动者的节日了,也差不多已经忘记五四是谁的节日了。看到 Aether 写了一点东西才想起来。

回过头看历史,距离近的可以获得第一手的资料,而距离远的可以真正的看清楚某个事件在历史上的位置。拿五四来说的话,从现在看来,对比其后数十年的过程,应该是一次破坏和建设都归于失败的一场运动吧。如果再等待数十年乃至一百年回头看五四,也许会是一连串的转型尝试中,别有意义的一次铺垫。

话说唐德刚在《晚清七十年》中认为到本世纪中叶,中国应能够完成历时两百年左右的转型,可我觉得还是太乐观了。这条道路估计才刚刚走到一半,在一次直接参与的世界大战、无数次内战和边境战争、无数次失败的改良、改革和革命、一个不断折腾自己的时代和一次至今为止还无暇喘息的改革之后,也许还要再承受几次经济的危机,一次无意义的战争,一次比分娩更痛苦的底层政治改革的考验和磨难。
不管怎么样,除非因为环境和战争问题人类把自己早早的消灭之外,中国的这次转型最终还是会成功的,只是可惜我看不到了而已。

另外,看到有不少人呼唤中国自己的“文艺复兴”(我们曾经有过机会,但是历史没有给我们足够的时间;当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时,我们还有没有机会?)。如果非要和西方的文艺复兴相比,两者简直找不到什么相似之处,只可以看出有至少两类人在期待一种符合转型时期或者转型成功期的时代精神:要么向过去的传统中去寻找,顺便找回黄金时代、白银时代的荣光,要么向更广阔的外界去寻找,好能够跟上别人的步伐。好笑的是这两类人通常互相看不顺眼,虽则都期盼“文艺复兴”的到来,走的路却是完全相反,或者口头上说着互相借鉴学习,心底里则是不大瞧得起对方的。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说转型的路子才走了一半的原因,翻开一百多年、几十年前的争论,你会觉得有时候还真是在原地踏步--然而至少在实践上,我们已经领教了太多的教训,碰了无数的壁了,有了这样一种痛苦而必要的积累,才不算白走了冤枉路,所谓凡走过必留下痕迹,也是此理。

当然,最怕的就是主动的遗忘和装模作样的反思。
倘若把历史带来的苦难当作是不愿面对的屈辱、耻辱和羞辱,以为丢到垃圾桶里面就可以当没有发生过,就心态良好了,那么不愿意看到的戏码迟早还要上演。
多少人以为几十年令人称羡的成就足够说明自己的方法得当,得意之余还不忘狠下重手,用猛药,殊不知历史的暗流能够潜伏百年之久,然后让那些健忘的人狠狠地记起百年之前的可笑的自以为是和自觉正常的荒诞不经,回头反思的时候才发现病根早已种下,只是当时以为是无足轻重的腠理之疾。
不要和历史比耐心、荒诞和幽默。

很多人说,历史就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我倒觉得历史更像是一张模糊而宝贵的地图。今天你把地图上的标记随自己的喜好弄得越混乱,日后真正迷路的时候就越要多走冤枉路。

******************* 虚妄的分隔线 *******************

五一七天,大部分时间是在家里养病,本来想用精神分裂体+左右互搏术就7个不同的主题(比如知识产权,比如传统文化,比如德先生与赛先生)写一篇《七日谈》,无奈生病之后就是没感觉(怎么,看球就有精神了?)。到了开始上班的今天才憋出一点上面这样很虚无缥缈悬在半空的文字出来,而且这种一点都不自相矛盾的观点我很不满意,很不满意呀。

twitter / calon

posted: 2007/05/09
under: 人生记录, 大杂烩, 煮酒论史, 百无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