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游 #2

昨天骑单车出去逛了一大圈。
出门走德雅村经一中和松桂园到了教育街,然后走小巷子到达开福寺,转个弯到湘江北大桥,南下回到先锋厅,在几条老街晃悠了一会儿,在五一广场吃了中饭,继续走火宫殿后的老街绕到南门口,又一路爬坡到东塘的雅礼中学和砂子塘的小学,回头北上从文艺路口飚到东面的火车站,最后从烈士公园、展览馆回家,回家之前还在附近的草坪上看了一会儿书。全程估计有四、五十里路吧,座位太硬,屁股到现在还痛…

北面的一段铁路,周围十分破败的样子。我的身后就是铁轨的尽头。

点击看大图

在铁轨的右侧则是一个大型的集贸市场,在嘲杂的人群的外围,是挂在铁栏杆上晒太阳的棉被。
点击看大图

中国外运湖南汽车运输公司的大门。就在开福寺的对面。是一幢年代比较久远的建筑。过去的“工业学大庆”的大字仍然保留着,在现在的长沙市区已经较难见到了。右方的树叶是附近拆迁时被砍倒的大树,不知道这座老建筑会不会也被敲成瓦砾?
点击看大图

湘江北大桥。目前正是枯水季节,桥墩底部都露出了一部分。下方的那条沟似乎是排污口,屎捞人大概会从这里开始一路漂荡到大海吧。
点击看大图

从刚才拆迁的那条路口回头再照一张,由于灰尘多、光线不佳,相机也不够好,能够看到的东西不多。

点击看大图

先锋厅的标志性建筑,应该是以前教会所建,本来周围还有一些破旧的两、三层楼的建筑,组成一个三角地带,可惜多次拆迁之后就只剩下这么一点点了,也不知是该惋惜还是庆幸。
以前我家在这附近的时候,住的房子是由原来的小教堂改建的,从木地板到穹顶大概有十三米,于是还搭了一个半开放的小阁楼专供我住,上下要爬临时的木梯。木地板是红色的,十分老旧的样子,不过很松软,踩上去特别舒服。天花板一到下雨天就会漏水,浸入屋顶的水渍像世界地图。
由于是一楼,气候潮湿的时候很烦人,各种爬虫,蟑螂、蛞蝓、蜈蚣、蜘蛛俱来大显身手,隔壁人家被跳蚤咬得苦不堪言,我们倒是幸运地躲过了。
据说那里是长沙和平解放时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地方,可惜现在也被一幢新的宿舍楼替代了,再也找不回来。那个时候拍的照片很少,也是一件遗憾的事情。
点击看大图

另一个角度看钟楼,左侧的石头上写着“平等”、“博爱”,不过那是后来弄出来的。
点击看大图

这里似乎是潮宗街的入口,说“似乎”是因为这里面有的地方写着“潮宗街”,而我不敢确定。
从两厢的广告看,这里提供家政、租房、移动电话等的服务,当然,还少不了那熟悉的“办证”二字。有时间的话,我想给许多被写上“办证”二字的地方拍张照,以证明在人类的孜孜不倦锲而不舍的精神支持下,无孔不入的境界是完全能够达到的。
点击看大图

拉近之后的景象。看来还有卖燃气的。在墙角晒太阳的大叔大妈们看来很舒服的样子:)
点击看大图

进去之后的近景,麻石路看得比较清楚。然而这还不是长沙麻石路的极品,以前的宝南街才是最有韵味的地方,三条麻石整整齐齐的排开去,比这里的参差不平正规多了。以前老外公、老外婆还在世的时候,宝南街就像天堂一样美好,啥也不懂的我即使在现在最不喜欢的雨天,也可以踩在老式的红木椅上攀住窗台,津津有味地看屋檐上的青色瓦片、灰色水雾以及银色的水线。
现在的宝南街,大概只剩下充斥着小店面的手机市场可说了吧?不知道原来的古井有没有被毁掉。
点击看大图

同一个地方的另一张照片,晚秋初冬时的阳光是最舒服的,可惜此处不怎么清洁。
看到新闻说长沙建了一条仿古街道,从哪里到哪里,“重现了古城长沙的文化特色”云云。正牌的老街道尸骨无存,仿冒的古街道反倒招摇过市,除了再次看到梁星人的永动机屡屡骗钱成功,以及伊拉克这个第二大石油储备国现在遇到能源供应危机需要进口石油之外,这是我这两天内看到的第三个黑色幽默了。
后来又去了北正街、西长街、太平街,不过没见到什么好画面,可能我骑单车太快了注意不到也说不定。有个小巷子里阳光直射下来,有种云烟氤氲的幻觉,可惜没有抓拍到。
点击看大图

然后在火宫殿附近的一个“八点半交友会所”拍了一张照片。我倒不是对该店有什么不满,只是那个“Friend Changing Club”看上去比较寒罢了。
点击看大图

后来推单车走步行街的时候,被保安拦住,说不准自行车通过,必须绕道。我很纳闷,为什么别人牵一条德国大狼狗都可以通行无阻,我下车推着走就不行?况且在入口处并没有任何标志明确说明我这种情况不得进入呀。不过这样也好,我从旁边的弯弯曲曲的小街道绕到了南门口。
话说回来,原来步行街这一段道路两旁有郁郁葱葱的大树,在行人的头顶呈合抱之势,阳光打下来的时候,远远看去,就像一条无限延伸的奇幻隧道--如果你可以无视那些横冲直撞的中巴车以及比中巴车体形更大速度更快的2路公交车的话…

现在嘛,也变成了庸俗又拥挤的步行街,虽然也不是一无是处。

后来在雅礼附近的漫画书店买了《鸡踢欧》和《鸡冻警察》的全套,质量不算好,纯粹为了圆一个心愿。
在火车站的国储电脑城买到了 Canon PowerShot 专用的相机包,顺便问服务员 MM 要了一杯水喝。
后来在草坪看书的时候,不一会儿就有小蜘蛛在单车上结网了,那随风荡漾的蛛丝让我一下子想到了《夏洛的网》里面那只好心的蜘蛛。

posted: 2004/12/06
under: 人生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