刍狗 #2

继续来说《刍狗》这部片子。

男主人公 David Samner 在片中的表现一般被视为“懦弱”和“迟疑”。对 Amy 妨碍他的工作心里有意见,却迟迟没有很好的沟通;对 Charlie 等人拖拖拉拉的做事不满,但又总是不愿意开口明说;超车的时候差一点让 Charlie 等人害死,他不敢正面表示任何抗议;在猫咪 Kitty 被发现吊死在衣橱中之后,他想对 Charlie 等人说明此事,结果却把话吞回了肚子,反而被邀请第二天和他们一起去打野鸭。打野鸭的时候又被狠涮了一把,乖乖地在原地等野鸭飞出来等了差不多一整天,结果让 Charlie 和 Norman 有机可趁。而最终要解雇他们的时候,还给了一笔让 Charlie 等人觉得非常满意的薪水,连他们都说,“That’s a nice way to treat people.”。甚至走路的时候狼狈不堪地让脚下的石块绊到也给人一种好欺负的感觉。

照这么看,达斯汀·霍夫曼的苦瓜脸和沉默寡言事事受欺的 David 倒是很配的上,然而,这么一个窝窝囊囊的人难道是突然之间有了无穷的勇气以一己之力去对抗5个手头还有猎枪的地痞么?哦,这可不是史蒂芬·周的小人物无厘头奋斗史,也不是老天注定的救世主绝地大反击式的俗套电影,没有沉鱼落雁的女主角送上一个惊世骇俗又超时的香吻,然后猥琐或帅气的男主角的指标全面 MAX…
更何况女主角 Amy 刚开始不但没有主动帮忙,还在 David 不堪忍受要奋起反抗时哀求他顺从混混们的意思,把 Henry Niles 交出去:
“Give Niles to them. That’s what they want.
They just want him.
Give them Niles, David!”

David 到底还是有恻隐之心,他担心地说:
“They’ll beat them to death.”

然而其时自保已经很难,更何况还要保护一个与自己毫无瓜葛的精神病人?Amy 害怕了,经历了太多折磨的她需要的只是让自己安全,Henry 的存在只会让她感到自己更加危险,于是她厉声喝道:
“I don’t care.
Get him out!”

David 沉默了,他回头走下楼梯…
生性“懦弱”又寡言少语的他恐怕在脑海里正做着激烈的斗争吧。将 Henry 交出去,除了房子已经遭受一点儿破坏之外,他自己没有什么实质损失吧,而一个精神病人的生死,与他又有何关?(说不定还可以不用为撞伤人负任何责任)如果坚决阻止 Tom 等人进屋捉人,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至少,被痛殴一顿是可以预料的,妻子 Amy 也可能受到伤害。
不知道他是否想起了 Charlie 等人第一次进屋交涉时他那一句回答,
“He’s my responsibility.”
是的,从他将受伤的 Henry 搀扶起带进屋里那一刻起,他便有责任保护 Henry 的安全,一个人的生死,取决于他是否能够承担起这份责任。
“Why?”小混混们仍然不解这关他的责任什么事。
“This is my house.”低沉的回答让混混们暂时退了出去。这里是他的家,他便要保卫它、守护它不被侵入,他要保护他的成员--包括来到这里需要他帮助的陌生人--不会遭受野兽一般在屋外徘徊吼叫的暴徒的攻击。

于是 David 走下楼梯,回头对 Amy 昂然说道:
“This is where I live. This is me. I will not allow violence against this house.”
此时他才真正是个一家之主。

在 Major. Scott 被杀死之后,Amy 还在幻想交出 Henry 就会没事,而 David 已知没有退路,于是他几个巴掌打醒 Amy,制服发狂的 Henry,然后始终带着微笑的(天知道是因为自信、变态还是极度紧张…)来回于各个房间,将入侵的暴徒一一打个断手折足、脑浆迸流、肠穿肚烂。最终,Amy 也拿起猎枪,给了最后的暴徒致命一击。

David 不是不勇敢,只是身为数学教授的他不想和粗鄙的混混们有太多纠缠,他也相信事情总还有平心静气坐下来商讨的余地,他本身的羞涩和内向让他要思考很久才下定决心去改变现状或者拒绝他不喜欢的人--他花了好几天时间才下定决心说出解雇 Charlie 等人的话,在他看来时机已经很成熟,对 Charlie 等人来说却很突然,说解雇理由的时候也紧张得可笑,倒好像他欠人一个人情一样。本来准备好质问 Charlie等人是谁杀死了猫咪,他却说话离题万里,Amy 用牛奶碗暗示他,反而惹得他一脸不高兴,为什么?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想好了策略,Amy 的干涉让他感到被操纵了,又不好当场发作,只好回头和 Amy 吵架。

David 不是不敢反抗,只是他本身是厌恶暴力的,他本无意与外部的世界对抗,才会和妻子一起跑到乡下来享受宁静,或者按照 Amy 的话来说,是因为“there’s no place else to hide”。等待了好半天终于击中的一只野鸭掉在灌木丛上,David 走过去把野鸭捧在手中若有所思,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回原位,并且将手上的血迹揩干净--他是个内心渴望像鸟儿一样飞翔但是又性格内向的人,他觉得射杀野鸭就好像做错事一样…

这样一个人,如果不去触碰他的底线,恐怕一辈子都是一副“懦弱”的样子,在小镇陌生的人们眼里,他永远是那个走路被石头绊到、想开动汽车引擎却开了雨刷、手拙不会做木工活、被欺负了便忍气吞声、木讷又古怪的书呆子。
但无论他再怎么心性平和,再怎么内向文弱,再怎么甘原退却忍让,一旦突破了底线,让他感到自己的尊严遭人践踏,让他意识到要以全部力量去负起神圣的责任,此前积累的郁闷和屈辱便化作暴力一涌而出不可收拾!庸夫尚且一怒而以头抢地,何况士乎?

于是,在枪声与惨叫声、夜色与血色的衬托下,作为人的尊严回来了,而象征着知识分子文明身份的眼镜片,在暴力面前走投无路地碎了…

*************** P.S.的分隔线 ****************

有人说,是 David 的懦弱让步使得地痞们得寸进尺直至酿成惨局,然而如果 David 不是这样的性格,他还会来到这里逃避外面的烦人事么?就好像《飞越疯人院(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中的 Murphy,假如他的性格让他不去救人而抓住最后的机会破窗而逃,那么他还会出现在疯人院中么?

片中 Cherina Schaer 饰演的 Louis Hood 很有气质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很好。

据说女主人公 Amy 第二次是被鸡奸,并且这一段被删了不少,不过应该影响还不算大,我想,对 David 来说最伤心的是 Amy 被老相好 Charlie 强奸时先抗拒后迎合的态度吧。

海报

posted: 2004/08/29
under: 流光飞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