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毛细血管

去年12月19日骑车出去顺手拍的一些照片。当时本来也没什么安排好的目的地,只想着走到哪里算哪里。后来进了一个建筑施工工地后,就打算拣小路走,直到再也走不下去为止。

打牌
他们在简易的棚子下面打着麻将和桌球,支撑用的木棍看来就是用的建筑工地上的现成材料,显得不太结实。婴儿车停在旁边,不大搭理,因为孩子给抱在母亲的腿上了。绳子上是趁着出太阳拿出来晒的毯子和衣物。破落的木板房仿佛一阵风就可以吹倒。
后面是每隔几分钟就缓缓驶过的火车。

简陋平房
小饭馆、小卖部和小发廊。同样有人背着手看别人打牌消磨时光,他们头顶上是被红砖头压弯的石棉雨板和薄木板。
那个孩子不知道是在写作业,还是孤独的自个儿玩,或许在帮大人做事也说不定。
右侧弯曲的小路似乎快到了尽头,只有堆放木板、乱砖石块的地方和灌木丛生的铁道沟。
对了,那发廊叫做“小罗发廊”,不知道与 Ronaldinho 有何关系?

对比
站在“小罗发廊”后面回头望去,是建设中的现代楼房和破烂不堪的木板房的对比。土堆旁的民工在装卸砖石泥土,等到大楼完工,他们便要和这些在城里人看起来不和谐的平房一同消失,在另一处工地上出现吧。
我从背后那坚固整齐的建筑丛林里来,穿过七歪八扭、尘土飞扬、泥泞不堪的道路,站在另一群人的背后记录画面。

铁路旁
继续前行,原来还有一大段路呢。
挖出来的泥巴堆在道路两旁,远处大概是某单位的宿舍吧。
几个老人在右边的土堆上看火车与闲聊的民工。

火车
火车的速度并不快,倒是频率很高,几分钟就来一趟。这时,会响起不是很明显的笛声,然后那些本来在铁路上忙着的工人,就会慢悠悠地站起来,三三两两地踱到附近的土堆上蹲下来,趁机休息一下。铁路下方也有人,不过可能是懒得起身,就一直窝在下面。
铁路对面还有地方可去,但是推着单车不好走,所以就算了。

土堆
道路左侧的土堆再过去一点,赫然立着一块牌子,上书“禁止倒土 违者罚款 1000元”。
然而其所处的地方就是个大土堆。这如果要罚款的话,该是多少钱呀…
土堆的背后依稀可见的是电视塔,以及一座小山丘,那就是下一步要去的地方。

塔与桥
绕过土堆,往左面一看,竟然是一个小人工湖,对面还有一座小桥和一顶尖塔。
空气灰蒙蒙的,再加上有些逆光,远处的景物都看不清楚,倒是近处的垃圾杂物显得特别刺眼。

电视塔
走近一点看看电视塔,发现有条曲折的小路通向小丘的高处。右侧的宿舍楼都被一些围墙围住,也就是说,再往下走,只有这一条路了。

旧房子
小路右侧被拆到还剩一半的砖房。窗台上还挂着空调机,看来还有人住着;脚下是被挖土机挖得像指甲刮过的肥皂的红土;远远一看,倒像小心翼翼侧立在悬崖边上的小碉堡一样。
后面的楼房顶部还有徒劳地空白着的广告牌,一个分辨不出什么特征的人正趴在三楼晒太阳看风景。

旧房子
另一排旧房子。让我想起了小时候住的郊区。
脏兮兮的墙壁,简陋的公共厕所,四处攀爬顽强生存的植物,哪里有落差就会在哪里出现的垃圾。
可以看出红土明显的分为三层,我对地质方面的知识不熟悉,只能够猜想中间那一层是以前发洪水的时候沉积下来的沙砾层吧。

排水口
再次回头看看,原来刚才经过的地方脚下还有个排水口。
湖水呈现出一种不太健康的颜色。

施工工地
上小丘的路口又是一片建筑工地。工人们在搬动钢管与水泥块,左侧有一个还在挽裤脚。
看样子上去的小路坡度不低,应该很快就能够到达最高处吧。

湖畔的树
往前走几步站在入口处回头再拍一张。
三棵被砍得差不多的树正充当晒衣的工具;湖底可以明显看出一块块的黑色印迹;远处楼盘后面的三架吊车正在摇头晃脑;火车仍在不紧不慢地行进。

上坡的日光
阳光透过树叶洒下来的感觉总是美好的,一走进来,身上顿时清凉了许多。
可惜遍地都是红土,不然找片草地可以好好的躺下休息一会儿。
再往里走,应该还有一些小房子,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回头看
回头看看,只能够见到那几棵湖边的树了。
到这里,已经围着那个小人工湖的三面转了一圈了,继续走下去还会有什么呢?

来时路
站在这里,你还能想像得出一路走进来看到了什么吗?
在短短的一截林荫路的后面,仍然是旧木板和砖石瓦砾。

尽头
转过身来打算走下去,却发现一片狼藉之间,路已经到了尽头。
和电视塔只有很短的距离,但红砖墙和墙角的搅拌机宣告了这次漫无目的的闲逛的结束。

我就像随着一个血红细胞在城市的身体里走走停停看风景,最终在太窄的毛细血管前打道回府…

posted: 2005/04/09
under: 人生记录, 流光飞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