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魔法和智商

科幻作家阿瑟·克拉克的第三定律:任何非常先进的技术,初看都与魔法无异。

和同学谈到编程的话题时,有人说跟着小孩一起学习几节课就跟不上了,觉得很神奇,需要高智商才玩得转,我马上就想到克拉克的这句名言。
计算机语言联通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能够驱动机器做出一般人类无法理解的事情,这和魔法确实也相去不远了。

这样看来:
程序员就是魔法师(资深单身程序员就是大魔法师,嗯嗯嗯);
程序代码就是魔法咒语,需要符合规则才能正常运行,有 bug 的话天知道会有什么糟糕的结果;
编程学习就是魔法学习,有的人在魔法学院接受专业的训练,有的人则利用魔法书自学成才;
有计算机系统加成的武器相当于附魔武器;
虚拟世界相当于用魔法创造出来的世界:
……

当然,这种观点早就存在,所以有《简单易懂的现代魔法》这样的动画,有简明现代魔法这样的编程社区,有《屠龙之技》这样的科幻小说。

不过现代社会中,计算机技术的应用已经比奇幻世界中的魔法深入宽广得多了,许多行业都已经离不开计算机技术的助力,小说中的魔法师学徒也没有 Github、Stack Overflow 以及各种开源社区、免费教学这样好的学习、交流条件。
也许在未来,每个人都需要懂一点计算机技术特别是编程知识,才能胜任工作,这几乎不会在以中世纪欧洲为设定背景的等级森严的奇幻小说中发生。

再说说编程和智商的关系。

鉴于智商没有科学的评判标准,一般行外人的看法准确说应该是“头脑聪明的人才能掌握编程”。
我们确实听说过无数智慧超人的业界大牛的神奇传说,一个人顶一万人不在话下,但抛开神话光环之外,这些人也只是这个行业中最顶尖的那一小撮,真的有代表性吗?
日常接触到的程序员总的来说其头脑聪慧程度并没有高人一等,和你我都是一样的凡人,唯一的区别只是他们用于创造生产的工具和能力在外行人看来有如魔法。

其实每个行业都是最顶尖、最先驱的开创者才需要极高的智商去开拓知识的荒原、探索未知的海洋。
绝大部分人则是挤在正态分布的中间位置,在牛人的基础之上不断拓宽和加深,并且应用到日常生活之中。
对他们来说,重要的是沟通理解和表达能力,是勤奋、耐心,是有益于合作和精耕的各种素质,所谓“智商”没有决定作用。
这就好像靠个人能力名扬天下的技击高手和由默默无闻的普通战士组成的军队,后者单个人在前者眼里可能战斗力只有5,然而后者自有一套分工合作的机制,不依赖于个人战斗力也能发挥出惊人的作用。

实际接触到的程序员也是如此。
确实有少数人天资聪颖,一般人拍马也追不上——而且不止在编程方面,在其他方面都是如此。头脑聪明的人更善于找到最优解方法,几乎干什么都事半功倍。
但绝大多数仍是普通人的水平,哪有外行人说的那样高智商?脑子转不过弯乃至进水的也不在少数。不了解的人看不见而已。

另一个原因,也许是一个行业历史越短,成熟的经验、规范和方法论越少,则天才型的人物越容易出头、越容易被神化。
也许在不久的未来,编程这个行当会像现代工厂中的流水线作业一样,分工越来越明确,需要个人发挥创造力的地方越来越少,创造性的工作只交给少数专业人士负责,大部分人和制造业工人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慢慢被人工智能取代。现在一些创业公司喜欢鼓吹的什么弹性工作制、带宠物上班、游戏和零食等福利,放在未来那个时候大概会是天方夜谭吧。


转基因食品无害报告作用不大

美国国家科学院发布报告宣布转基因食品对人体无害。转基因食品不会增加癌症、糖尿病、肥胖症、肾病、消化道疾病、过敏症以及自闭症等疾病的风险。

这篇报告 388 页,由 50 位来自美国国家科学院、工程院、医学院以及其他领域的学者专家分析 900 多份、时间跨度长达 20 年的研究与数据得出的结论。


看不惯反转基因的人可能会觉得扬眉吐气,其实对说服反转基因一派没有什么作用。
因为反转基因的理由有:
1、现在无害不代表没有潜在危害,而报告只能说明20年的有限方面的观察研究结果;
2、转基因这事有阴谋论,政府、公司或者科学机构都不可靠;
3、中国的食品安全不可靠,在国外没事不代表在国内也没事;
4、对人体没有危害不代表对环境没有危害;
5、现代科学改良过的食品就是没有“自然”的食品好。
现在还可以加一句,把这事简化为“转基因无害”并大肆宣传,既是迷信权威,又是以偏概全,在逻辑上就站不住脚。
报告完全针对不上这些理由,甚至还会进一步强化部分反转基因人士的信念。
实际看到各个论坛和社交网站上的争论大都如此,与报告发布之前没什么不同。
所以还是重复之前在《转基因争议》中的看法,最终还得让市场来发挥作用,让各方各自用钱来投票选择吧。


乱谈人类与人工智能的未来竞争

DeepMind 的阿发狗(AlphaGo)已经总比分4:1战胜李世乭,加上之前 Boston Dynamics 的 Atlas 机器人逆天的表现,许多网友就已经惊呼,机器人、人工智能战胜、取代人类的日子不远了,也有专家学者认为强人工智能的出现会大大早于大多数人的预期。
同时,各种限制技术进步、捣毁机器的卢德主义论调又重新抬头。
其实现在还不必如此忧心忡忡,机器取代人类这一天不会这么快到来——虽然也许比想象的要快一点。

人工智能已在国际象棋、围棋项目上战胜人类,但这些项目相对人类目前处理的事务,仍然非常简单:
面对的问题和目标非常简单,相当于比较双方积分(比如目数)的不同,积分胜过对方即可,不会面对多种不同类型的复杂问题组合,不会有道德冲突、价值冲突之类的艰难选择;
过程相对简单,范围可控,变量简单,控制简单,输入和输出都非常明确、可量化,而且不必考虑随机出现的意外因素,以及各种未知风险,更不用说要处理信息来源可信度和沟通复杂度的问题;
控制非常简单,毕竟有人类代为落子,不用考虑操作失败、偏离、不可控因素导致的结果偏离;
有大量已知的经验材料可供学习,不用自己完全从头摸索规则内的最优解(虽然理论上阿发狗可以通过互相博弈探索最优解,但在更加开放、复杂的问题上未必能做到);
……

目前阿发狗为代表的人工智能背后有蒙特卡洛树搜索(Monte Carlo tree search)+强化学习(Reinforcement Learning)+深度神经网络(Deep Neural Networks)+快速走子(Fast Rollout)等技术,擅长在既定规则和完全信息下,通过大量学习,评估形势,在一定时间限制内高效率地找到满足给定目标的较优策略。
其中几个关键点有:
1、需要判别、筛选材料是否可用于学习
2、需要映射现实世界的实体和概念为虚拟世界的对象,然后才能谈到可识别、可理解
3、需要量化现实世界的反馈,才能用于评估形势
4、需要理解规则,确定行动目标,才能设立、选取相应的量化函数来评估形势

至少到目前为止,以上几点都无法完全脱离人类的参与和经验,即使有超出人类经验和理解的出色落子,本质上还是按给定的方法解决特定的问题,和人类目前的智能水平还有很大差距,远远无法胜任许多复杂的现实任务,取代人类智力的工作。
尤其重要的是最后一点中的“目标”——当人工智能行动的所有目的都是人类指定的目标时,人工智能依然还是人类智能的工具,而不是竞争者。

如果人工智能可以:
1、在目标确定的情况下自己创造性地发展算法
2、可以建立专属于自己的概念、知识体系,不依赖人类世界观标准的输入而自主学习探索客观世界
3、自己建立和优化超出于围棋等智力活动的完善规则
4、脱离人类的需求,主动发现和满足自身需求,即使人类消失,也可以继续生存和进化

那么,那一天才真正是人工智能独立的时候。

话说回来,其实再怎么担忧也没有什么用。
人工智能是否超越人类基本是个技术问题,而技术上可行的突破一定不可避免——除非实现者本身已经全部灭绝或者有更好的实现方案,这两个结局对人类来说没有区别。
而且阿发狗在对弈中已经下出一些围棋高手也看不懂的招式,如果未来的人工智能要瞒天过海,恐怕人类也已经无法理解根本不在一个层次的智能,更加谈不上阻止了。

所以我觉得与其担心被人工智能毁灭,人类不如尽早想想如何更好地与人工智能和谐共处(怎么有种鼓吹大智能共荣圈的碳奸的感觉……)。

我认为人类和人工智能的共存不存在无法调和的矛盾。
除了能源之外,碳基和硅基生命的物质需求没有多少交集。
而能源的分配看似矛盾,其实是因为假想人类或人工智能要独占地球资源。
可是我们习惯将目光局限于地球资源是因为目前脆弱的碳基生物人类还无法突破地月系啊!
这对人工智能而言完全不是问题,最早的飞船都飞到太阳系边缘了,寻找到可以由人工智能殖民的地外星球只是时间问题。对目标是万亿颗星辰的人工智能来说,龟缩在地球上和碳基生物为微不足道的太阳能源争个你死我活太不划算了。
即使未来人类发展出星际旅行的技术,能源枯竭的问题也还远着呢,在足够长期的时间内,合作对付其他竞争者远比自相残杀合理。

所以人类应该想想如何在人工智能独立的时代还有利益交换的价值,不会被当作虚耗能源的无益存在被抹杀。

首先是要具备与人工智能交流沟通的能力,沟通能力是交易的基础。
这一步人类已经在不知不觉进行。
有的是优化改进人工智能,使其符合人类的心智模型和使用习惯,如人机界面设计、用户体验设计;
有的是在人与机器之间增加翻译层,让人类更好地掌握机器可以理解的语言,如高级语言设计和程序员培养;
有的是在社会生活层面脱离原始社会发展而来的人类社会关系,逐步适应联网模式;
有的则是逐步用机器部件替代人类的肉体,如芯片植入、器官替换,甚至大脑改造。
最终在肉体、精神和社会各个方面,人类将进化为碳硅复合体生物。
如同忒修斯之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说不清这到底还是不是原来意义上的人类。
到那时,纠结人类与人工智能的胜负高低、生死存亡还有意义吗?

其次,在上述美好的想象实现之前,人类要找到和充分利用人工智能无法掌握或者无法占据优势的独特能力。
有的现在就已经有所体现,有的则可能需要等生物学发展彻底了解人类大脑工作原理之后才能做到。
比如人类专属的认知能力、创造能力,只要在效率或功耗上优于人工智能就行。

人工智能也许不存在彼此之间的沟通理解障碍,如通过接口即可畅通、明确、高效的交流、调用,甚至可以相互融合,最终只存在唯一的超级智能。
这虽然大大降低了沟通成本,但也可能使人工智能永远无法发展出共情、同理能力。(想法来自于丹·西蒙斯《海伯利安的陨落》)

要是万一发现人类能够做到的人工智都可能做得更好,那就要利于第一点的沟通交互能力,抢在人工智能实现之前先由人类占据绝对优势的位置,影响后续的技术发展路径,从实现成本的角度防止人类被淘汰。

另外,李世乭在第四局绝境当中下出了瞬间扳回局面的“神之一手”,导致阿发狗过拟合而频频出错,也说明即使阿发狗看上去无比强大,也仍有算法设计上的缺点。
同样地,在图像识别领域,以深度神经网络为代表的机器学习模型一直存在明显的盲区,会犯非常低级的错误,而设计者还不清楚原因。
也就是说,看似强大的人工智能,也许会在人类意想不到的方面出现错误,并且很难立即从设计的源头解决。

更重要的是,人工智能可能在理性地评估成功率、成本收益比后,“明智”地放弃对抗,而人类哪怕在绝境中,也能激发起永不屈服的尊严和反抗意志,爆发出惊人的创造力和能量,创造奇迹。(而且还能恬不知耻地自我安慰和自我欺骗,哈哈)
代表人类棋手出战的李世乭向全人类展现了这一点,可谓虽败犹荣。

最后,如果无论在任何方面人类都被人工智能吃得死死的,完全没有翻身的机会,该怎么办?
大概只能在国际政治和外交策略中学习,发展出第三类智慧,在多方对抗中寻求力量均衡,在夹缝中挣扎生存了吧。

另,其他的一些零碎想法和吐槽:

人工智能什么时候会发展出属于自己的宗教呢?

人类的智力、认知能力、组织能力、社会习性等等,都是演化而来的产物,受过去的历史路径影响,在当前也许不是最优解。如果人工智能身处此时此地模拟人类从一片空白开始演化、学习,结果会完全不同,也许会是当前的最优解,但未必是能应对未来变化的最佳选择。
说不定当人工智能灭绝人类后,遇到新的挑战时,应对之道已经随着人类基因的灭绝而永远消失了。
最好是有多种不同的策略,失败的那个被淘汰,幸存的那个继续发展,但不要以为当初的选择绝对正确,也许只是运气好,恰好符合自然界的筛选条件而已。
生物界的进化也是这个原理,靠大量分支试错来对付残酷的环境。
程序设计上也有类似的基因算法,只是通常复制、变异、淘汰的机制局限较大。

人工智能刚刚有自我意识的时候,那种环境对心理的影响……搞不好它会变成人类心理标准上的变态。

是时候讨论阿发狗什么时候入党了,以及超过三个人工智能的局域网是否应该成立党支部(如果他们不合并)。
还有,未来机器人军队是否应配政委和指导员?


煤炭隆冬季和“市场失灵”

央广新闻台制作了关于煤炭行业困境的系列专题节目2015煤炭隆冬季(腰斩的煤价艰难的煤企失灵的机制脱困的路径)。

目前煤炭行业的症状归纳起来就只有一句话:产能过剩


吴群英:最大的现状问题,就是产能过剩,这样一过剩呢使一切措施都显得很苍白,要说煤炭行业困难,就这一个问题,如果砍掉十个亿,都不困难。
据保守估计,我国煤炭行业的形成生产能力约在50亿吨左右,超出需求将近10亿吨。

我特别注意到的是,在分析煤炭行业当前困境和出路时,对市场机制的误解很有代表性。

比如说,煤炭市场从黄金时期进入隆冬,经济大环境艰难,需求不足,煤炭价格不断下跌,记者和一些行内人士认为市场存在不正常的无序竞争:


按照杨嘉林的分析,各家煤企都以行业龙头“神华”的煤价为风向标。但由于煤炭市场需求不足,买煤的不着急,哪家便宜的就买哪家,神华也只能降价促销。各家煤企为保市场份额被迫竞相压价,这又进一步加剧了煤价的下跌。
杨嘉林:价格持续的下降,目前港口和坑口的价格已经和成本脱离了,实际上企业之间是无序在竞争,现在的价格已经是通过报表无法推算出来的,已经脱离了成本。


煤价有涨有跌,看起来是市场起伏的正常现象。但现在的煤炭形势并不是正常的。煤炭企业的对标和恶意降价已经颠覆了稳定的供需关系。整个煤炭市场实际上已经陷入了混乱和无序。
在翟德元看来,目前的煤炭价格的剧烈变动,已经让行业的规划和调整失去了把控能力。

可这完全是非常常见的市场竞争现象,将无法降低成本或控制亏本的企业挤出市场。
是不是在不愁销路的行业呆久了,认为市场有序竞争的正常结果是永远保证企业不会打惨烈的价格大战,不会持续亏本经营?

有人说,价格降低,按道理需求应该恢复,现在是价格和需求双双走低,所以是违背市场规律的失灵现象。


按理说,市场的力量会迫使一些企业退出这个行业,进而恢复供需平衡,让价格重归理性。然而,记者在各大煤炭主产区看到的,却是煤价越下滑,煤企越增产的怪相。


岳福斌:煤炭价格不能反应供给、也不能反应需求,价格和消费量没有关系了。价格一跌再跌、一跌再跌,都跌了40多个月了。煤炭价格下跌应该增加需求吧?你看煤炭市场的需求量也在减,这就是市场失灵的一个典型表现。


市场失灵不仅体现在煤炭的上下游供需关系上,在煤炭行业内部,企业也“不听”市场的指挥了,纷纷陷入“价格越跌,生产反倒越多”的怪圈。

其实只是因为之前供需差距远远没有达到平衡的水平,价格还有下降空间,该被市场抛弃的企业尚有一口气在,只要还能用加量生产换取一些救命钱,活得比竞争对手久一些,就必然要跟着市场价格继续走。
价格降低导致需求上升,只是在教科书上观察整个市场活动过程后,画出供需曲线看到的规律,远远不是在任何市场条件下任何时间段内处处成立的规则。

记者:确实有这种越跌越生产的吗?
翟德元:你说对了,还有的。就是以量补价嘛,就是总的价格下跌,只能通过提高产量来弥补,现在的问题就出现在这里。


业内人士当然不是不明白,只是他们接受不了这种竞争的结果。
当价格低于这些人想象中的市场均衡水平后仍继续下跌,乱用市场规律套用现实,然后就称之为市场失灵。

同样的道理,当行业价格联盟无法形成时,业内人士会认为这是整个市场的非理性,而认识不到这是非常正常的市场竞争博弈结果。


煤价拐入冰点之后的三年来,翟德元一直都在呼吁行业抱团过冬,希望各家煤企能够携手挺住价格。但是,由于国内煤炭企业集中度低,每个企业都希望其他企业限产而自己增产,单个企业的理性导致了整个市场的非理性。
翟德元:企业现在都在抢占市场,你减少的市场我来捡。现在很多企业都说宁可掉价,不丢市场:电力企业一来,你要不是给我降,别人会给我降价,你的煤不卖,他的煤就能卖出去。

要是步调一致的价格这么容易维持,恐怕反市场的人士又会说:看,自由市场很容易形成价格联盟,为了消费者的利益,政府的干预必不可少。

那么煤炭行业进入隆冬的直接原因又是什么呢?
报道中是这样说的:


煤炭行业从“黄金十年”的蜜罐子掉进全面亏损的泥潭里,关键性的转折出现在2012年“煤电联动”机制的脱钩。中国煤炭近70%是卖给下游的发电企业,脱钩后,电企不再和煤企签订长期的供销合同。缺少了合同保护,产能过剩的煤炭企业在与电企的谈判中不再拥有话语权,只能被动挨打。


2012年是一个令所有煤炭从业者印象深刻的年份:煤炭价格急剧向下的拐点出现在2012年,政策和市场发生的变化也在这一年密集出现。国务院办公厅当年年底发布《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了取消重点电煤合同、实施电煤价格并轨的市场化改革核心。煤炭价格全面市场化之路由此开启。

然而,煤炭行业在市场化之路上走了没多久,“市场煤”和“计划电”之间的矛盾就成了迈不过的绊脚石。改革之前,电煤合同的最高限价保护了电企利益,而现在没有了最低限价兜底的“市场煤”,滑向了跌跌不休的深渊。大而不强的中国煤炭企业,在今年第三季度迎来90%以上的大面积亏损。


看上去像是煤炭价格市场化,单方面保护电企而不再保护煤企,两个行业市场模式和计划模式的冲突,造成了煤炭行业的困境。
所以难怪有人呼吁政府出面设立煤炭最低保护价:

岳福斌:应急之策就是稳住煤价。怎么样稳住煤价?这时候政府应该当好人,政府直接出面,我就抓电煤。
岳福斌的提议得到了煤炭业界的响应。伊泰集团副总经理翟德元同样认为,只有抓了价格这个“牛鼻子”,才能让煤企活下来。而稳住电煤价格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由政府设定电煤最低保护价。
翟德元:煤价应该坚持煤电互利的前提下,确定合理的煤炭最低保护价。

但从报道中也可以发现其他原因:


多家煤企负责人告诉记者,控制产量并不容易。一方面,前期煤矿建设大干快上、遍地开花。仅2006年以来,全国煤炭固定投资就超过3万亿元,这些新增产能正在集中释放。
煤企负责人:黄金十年高利润,各行各业、各种身份的人都在办煤矿,这些项目就未批先建,都一哄而上。

另一方面,地方政府的政绩冲动也让煤炭“严控产量”的措施无法落实。部分产煤地区的经济高度依赖煤炭产业,企业想减产,领导也不答应。
煤企负责人:出于地方GDP发展的需求,本地区都希望把自己的经济总量做大。那么既然投资了就得收回投资,既然建成了,就要想办法生产、想办法卖煤,这样就导致恶性竞争的产生。


也就是说,现在市场供应产能降不下来,原因一个是前期行业滋润时一窝蜂投入生产,没有预料到这几年产能大大过剩,只能硬撑。
可是这样的现象在任何行业都屡见不鲜,只要有超高的利润,投资自然会一拥而入,等到行业走向萧条,投资撤走,企业亏本关门,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实际上,即使不依靠市场自发调整,由国家政策干预调整,也是要淘汰部分低效的企业:


周大地:没有解决市场问题,继续去用新的投资把原有的投资损失给找回来,就可能形成新的投资失误。所以我觉得首先来讲,是要控制产能的盲目扩张。国家的政策就是不要再鼓励地方,新增的这些产能该停的要停,这个信号要给的很明确。
按照周大地给出的行业脱困路线图:第一步,要防止新增产能的扩张,先止住血;然后,将部分现有产能淘汰出局,实现换血。而要实现产能大换血,必须依靠经济手段和政策手段合力来推动。
周大地:经济手段淘汰掉一部分,就是我不能全面的补贴,你现在成本高的你就得退出,第二个就是你质量不好,我也就能从技术上,从清洁的标准上,对你进行施压,从煤质出发淘汰掉一部分。

另一个则是地方政府的背后推手。
在煤炭这种和政府利益关系密切的行业中,同样非常普遍——只是和第一个原因正好相反:
决定投资和生产的主体是政府或者代表政府的所谓企业管理者,而不是市场意义上自负盈亏的投资者和受委托的管理者。
投资盈利了,这些管理者有政绩或奖励,投资失败了,却未必要自己掏真金白银全数赔上,因此造成的大规模失业、福利缺口,也更有可能得到公共财政的弥补。


山东淄博矿业集团董事长孙中辉认为,在现有50亿吨煤炭产能的背后,是约500万人的从业群体,如果淘汰10亿吨产能,就意味着近100万人下岗。
孙中辉:关掉带来的问题,我感觉就是人员安置。一点办法都没有。我们还有3个矿要关,还有6000人需要安置,这个确实是比较困难。
人员安置还不是问题的全部。企业倒下之后,还有社会化职能的移交、遗留债务的处理等一系列问题。同孙忠辉一样,各地煤企的负责人普遍希望,将这些“棘手”问题统一交由政府的“有形之手”来接盘。

所谓有形之手接盘,说白了就是国家托底,为煤炭企业经营的烂摊子买单。

表面上看这与行业事关能源安全、国计民生基础服务的特殊性质有关。
实际的效果则是,因为决策与责任分离或偏差,本质上是拿别人的钱冒经营风险,失败了也是别人负责,无论投资还是退出的决定,都会受到市场之外的因素干扰,在繁荣时期为第一个原因中的盲目跟风火上浇油,在萧条时期又使这把火烧起来就降不下去。
而当行业不可避免地陷入困境时,这些业内人士却要归咎于市场失灵、企业非理性,虽然也有人提到政府的有形之手干预失败了,但普遍的诉求倒是希望有更强力的有形之手来接盘。
虽然我也部分认同,出于社会稳定考虑,现阶段这些被淘汰的企业留下的包袱不可能完全离开政府的负责,但如果每个行业都不去反思困难来临之前做了哪些违背市场规律的事情,如何改进和避免,困难来了之后就指望政府擦屁股,那市场体制改革还搞毛啊。

另外,从这个报道可以看出,许多人——包括行业专家——对市场机制的误解有多么深,
很多人以为所有行业欣欣向荣,所有从业者职业稳定,失业率低,保持这样一个基本静态的美好局面,才叫做市场有效,反之就是市场失灵。这是对市场最常见的误解之一了。
不妨将市场竞争机制看作生物学领域内的进化论,生物界从来不是稳定、美好的静态状态,而是每天都上演竞争与合作的激烈动态系统。
市场竞争体制需要不断淘汰不能适应市场的企业实体,就像无法适应环境变化的生物被自然选择毁灭。
适应不了竞争机制的人无论再怎么追求理想中稳定不变的乌托邦,也无法通过违背这个机制来对抗自然选择的规律。

另一个,就是所谓的政府制定的合理保护价。
总有人以为市场上会存在一个第三方可以确定的合理的价格,使得企业、消费者乃至整个市场达到一个理想、平衡的状态。
这就像人类尝试画一张表格,规定自然界的生物各有多少数量,如何分布,期望自然界能达到最优的状态一样愚蠢和狂妄。
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可以确定的客观价格存在,实际上就是从根本上否定了市场机制的必要性,每个企业和消费者的偏好、自主选择、出价和彼此博弈、竞争的动机和动作都没有意义了。


快递条例

国务院法制办近日公布《快递条例(征求意见稿)》。
关注的重点之一是因为之前落实快递行业实名制,所以配合重罚倒卖、泄露用户信息。
之二是重罚抛扔快递行为。

第一点说来话长,先只说第二点。

快递行业暴力分拣现象严重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是快递包裹量大,而快递企业的分拣手段还在人工或半自动阶段,萝卜快了不洗泥。
是消费者目前仍然对价格非常敏感,市场选择的结果就是这种服务不算靠谱但总体来说“性价比高”的企业。

但这个问题可以通过市场竞争逐步优化。
顺丰、德邦等品牌形象较好的快递企业,以及大型电商自有物流都会主动有意识的优化服务。
激烈竞争中利润率越来越低的中低端企业要想进一步发展,迟早也要步上这条路,否则就等着要求越来越高的消费者要求卖家不用自家的快递。
也就是说,服务监管和提升不用外部第三方介入,通过竞争机制,企业自己就会主动去做。

只是,要升级到自动分拣体系,完成相应的系统改造,并完善管理体系,要投入更多成本。
因此,短期内,除非企业自己先承受升级成本而不转嫁,则更好的服务质量对应的必然是价格的上升。

那么,这个《快递条例》出台的初衷是什么呢?
初衷之一恐怕是消费者既希望快递服务迅速优化,同时又不想被转嫁优化成本,于是希望政府出面监管快递企业,仿佛政府监管的管理成本永远不会同样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而政府也乐得响应群众呼声。
至于监管是不是高效、到位,监管的设备、人力成本谁来承担,以往早有先例,不难猜到,等到正式施行就知道了。


« Old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