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马有抗刑法属性?

当天晚上10点多,王某接到朋友电话,说要去酒吧见面。于是便驾驶一辆宝马X5小型越野车前往赴约。到目的地后,她把车先开到地下车库。谁知,正打算停车时,却发生连撞击车库内墙,随后还将一辆停在车位上的桑塔纳轿车撞飞。

车库保安获悉后,立刻向110报警,并赶到现场。几分钟后,交警也赶到现场,并开始对事故进行处理。此时,因惧怕受公安人员的处罚,王某将已经停稳的宝马车再次启动,并再次发生了事故。只不过这次更加严重,宝马车启动后,速度一下很快,令在场的人来不及反应。而此时,车头前方正有一名保安行走,宝马车像着了魔一样,一头撞上了保安,并将其撞到车库内的混凝土立柱。保安因受撞击、挤压,当场因创伤性休克死亡。

警方立即将其控制,并展开现场询问,发现王某不仅说不清楚当时情况,而且神情恍惚。随后,警方还在其随身物品中发现一小包白色粉末。经过检验,确认王某驾车前饮酒和服用氯胺酮(称的“K粉”)。

新闻链接

根据《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条第2款规定:交通肇事致一人以上重伤,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具酒后、吸食毒品后驾驶机动车辆的,以交通肇事罪定罪处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规定: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醉酒、嗑药、肇事后逃逸撞死人,只判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还可以缓刑一年六个月,是因为宝马有抗刑法属性吗?

又,根据《解释》,“因逃逸致人死亡”,是指行为人在交通肇事后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致使被害人因得不到救助而死亡的情形。
是不是说,逃逸过程中撞死人不算因逃逸致人死亡?那么要不要算是另一起事故而两罪俱罚?
然则交通肇事的罪名是肯定跑不掉的,那么减刑加缓刑又是有何依据?

看来大家有钱真的应该优先入手宝马车,顶级魔法防御装备呀。

posted: 2008/11/07
under: 百无禁忌
tags: , ,

  • http://missz.net 陈永仁

    :023: 因为宝马刷过抗法的天赋了

    http://auto.sina.com.cn/z/changshazhuangren/index.shtml

  • http://calon.weblogs.us/ Calon

    黄娅妮当年也算一号人物了,直接带动了宝马的销售啊

  • http://wuhuahua.blog.enorth.com.cn/ 吴华华

    我也想买俩宝马去了

  • 恰巧路过

    事实上没有出入,提供一点细节供参考:
    1、女的喝了半杯啤酒,之后吸食了K粉,但是神智出现短暂模糊。换言之,是不经意间发动了汽车还是故意想逃逸难以确定(根据当时的证据看,逃逸的可能性不大,地下车库,警察都已经到了),因此不能认定为交通肇事后逃逸,量刑在三年以下;
    2、和被害人家属庭外和解,全额赔偿了被害人家属要求的全部损失,属于酌情可以从轻处罚的情节;
    3、初犯、偶犯、过失犯罪,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基于2和3,一年六个月并缓刑,还是说得过去的。
    自己的感受如下(可以不看):
    1、波斯纳用经济考量刑法等公法,我也不太同意(理由说不清),但是从客观角度,被害人家属的选择合情合理,司法者为了让被害人家属得到最大限度的赔偿,虽然我们国家没有辩诉交易,但是对能全额赔偿或者全额退赃的被告人从轻处罚,我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
    2、案件中的任何一个细节都可以改变案件的定性与定量,在预设的情节上进行法律推衍,对于推进公平正义有害无益;
    3、中国个别城市的司法环境还是可以接受的,大部分司法不公不是故意而为,确实是能力所限。

  • http://calon.weblogs.us/ Calon

    谢谢留下这么大段的回复

    1、难以确定发动汽车的原因,那么是否应该默认不是肇事逃逸?应该运用什么原则确定责任?
    我担心如果嗑药可以当作不认定为肇事逃逸的理由,那么会不会有人故意为之?
    而且新闻中前后两则报道不止一次提到肇事者是因为害怕而发动汽车,不知道是记者的猜测还是承认的事实。

    另外,在上海法院转载的青年报报道中可以看到:
    “事后,王某承认自己是由于倒车时药性突然发作,失去了对车辆的控制,以至于接连撞上了墙壁和桑车。而至于再次启动车辆,是由于害怕服用违禁药物的行为被发现,因此打算逃离现场…”
    说得详细一点,也是因为害怕而逃逸。

    酌情从轻处罚 我没有意见,但是不是肇事逃逸,我觉得还需要求证(如果不相信报道的话),肇事逃逸如果成立,能否和如何酌情轻判到3年以下加缓刑?这也不是我所了解的了。

    2、用经济考量公法,国内应该是担心会引起处罚实质向富人倾斜的争议吧?

    3、感受的第2点说得是,我一定会注意的;目前除了新闻报道外,在上海、卢湾法院的网站上找不到判决书等资料,看来要多等几天了。

  • 恰巧路过

    1、被告人是否具有逃逸的主观故意与其当时是否害怕而发动汽车(这个发动还是有可能是“错误操作”的)也许还是不能相提并论。被告对记者说自己想逃离现场,这个说法是不是与被告人在司法机关所述一致,就非常微妙了。
    2、即使被告曾经供述自己害怕想逃离现场而发动汽车,但是还是有2个问题:
    (1)如果被告人前后是否有不同供述?如果存在不同供述,既有承认又有否认,那么证明其具有逃逸的主观故意的证据是不充分的,根据事实存疑有利于被告的原则,如果无法收集确凿的证据证明被告人的主观故意,那么利益归于被告,不应当认定其具有逃逸的主观故意;
    (2)被告人害怕想发动汽车离开,此时其是否意识到车辆周围有保安?如果被告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那么其撞死保安就不是故意行为(既非直接故意,也非间接故意,如果是上述二者之一的话,那么整个行为应当构成故意杀人,也不应当适用交通肇事后逃逸),还是属于过失犯罪,属于另外的、独立的一起交通肇事,不能适用刑法交通肇事后逃逸的条款,因为之前其撞坏其它车辆(程度不够)仅仅是一般的交通肇事行为,而未构成交通肇事犯罪。
    交通肇事罪是过失犯罪,而逃逸是主观的。
    3、其实上述这些都是啰嗦的,笔者无益在这里探讨刑法适用问题,抱歉。只是觉得从证据角度而言,这个案子本身似乎没有存在司法不公的问题。
    4、其实针对博主的一些质疑,我再提供一个法律外的信息,大概会有所帮助:根据现有证据,车子不是被告人的,根据机动车登记,是其一个朋友名下的宝马,其他证据证实,当天是被告人借用其朋友的车出去玩,然后发生了之后的一幕。对被害人的赔偿基本上是倾被告人父母所有,还是十分到位的。
    5、刑不上富人,我本人是坚决反对的。
    但是如何在我国被害人补偿机制不健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不合理、侵权损害赔偿不到位的情况下,保证刑事被害人及其家属的利益,笔者没有进行过研究,只能说,鼓励被告人给予积极赔偿,是目前比较可行的办法。

  • 恰巧路过

    补充两点:
    1、交通肇事致人死亡。笔者的理解是我交通肇事撞了人,然后我逃逸,造成被我撞上的人死亡;似乎不包括交通肇事后,逃逸途中将其他人撞死,这种情形的,一般情况下,故意犯罪定故意杀人,过失犯罪构成另外一起交通肇事。
    2、量刑的问题
    如果交通肇事又逃逸,根据刑法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以上七年以下,除非有法定的减轻情节,比如自首、立功等,不能在法定刑,也就是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定罪量刑,许霆案是唯一一种例外——报最高人民法院审核同意。
    我国刑法规定的缓刑是有期徒刑三年以下(包括本数),因此交通肇事后逃逸,最轻的应该是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但同时可以缓期三年至五年执行。

  • 恰巧路过

    不好意思,第八条一开始显示没发上去,笔者重新写了第九条。麻烦请博主酌情删除,谢谢

  • http://calon.weblogs.us/ Calon

    “被告对记者说自己想逃离现场,这个说法是不是与被告人在司法机关所述一致,就非常微妙了。”
    不知道这些记者的信息来源是哪里,看看网上什么时候有法院的判决书好了

    “之前其撞坏其它车辆(程度不够)仅仅是一般的交通肇事行为,而未构成交通肇事犯罪。”
    喝酒、吸毒的前提下,是否应算是交通肇事罪呢?

    “这个案子本身似乎没有存在司法不公的问题”
    如果信息公开透明,众人的疑惑也会消除大半,但媒体的报道更像是推波助澜,而一般的网民谁会去了解到底呢?我觉得这其中专业人士和大众的互动还不够,像这篇blog能够得到您的指点毕竟是极少数。

    “提供一个法律外的信息”
    如果我作为一个普通的网民不能通过寻常的手段了解到这样的信息并得到证实,那么有利于被告,或者有利于司法形象的机会也就少了一分。

    “交通肇事后逃逸,最轻的应该是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如果逃逸途中将其他人撞死算另一起交通肇事,不知道和第一起肇事的量刑是什么关系,最终能否获得缓刑的机会。看来我是该多学学了。

  • 恰巧路过

    依然是我个人的几点理解
    1、记者的记叙很可能也是真实的,但是记者不会依照证据认定事实的规则,去斟酌自己的文字。起诉书与判决书认定的事实部分,可以说每个字都应当有确凿的证据(通常需要两份以上相互印证,且没有相反证据)或者证据加缜密推理(排除其它一切可能,这个原则在中国适用的非常不好)可以证实。这一点上,不能苛求媒体,但依据媒体的记叙来还原案件事实,准确度挺难保障的。也许被告人对记者确实说了“我当时想逃走”的话,但是要在起诉书上归纳为“被告人因害怕而企图逃逸”,仅靠这个似乎还不符合证据原则。

    2、交通肇事是过失犯罪,根据法律规定必须达到一定的损害程度才可以构成犯罪,饮酒或吸毒后造成的交通事故,如果没有达到法律规定的损害程度(具体的麻烦搜索一下有关的司法解释,当然各地方也有相应的办案规定,我印象中上海的,根据交通事故认定为全部责任、主要责任、一般责任而不同),仅仅有饮酒、吸毒这样的情节(当然一般的饮酒、吸毒后发生交通事故,都是全责,但是损害程度有大有小),也不能构成交通事故。

    3、您说的信息公开问题确实如此。不过国内的判决书,尤其是刑事判决书,所承载的信息是比较有限的,即使拿到了,对案件的全貌也很难了解。其实我觉得更多的问题是司法机关公信力的缺失造成的。刑事法律一直强调无罪推定,但现在最尴尬的反而是,司法机关、司法程序与司法判决,常常被外界进行有罪推定,也连带这方面“无辜”的被告人被误认为得到了非法利益。

    4、交通肇事后逃逸撞死其他人,如果是过失的,构成另一起交通肇事犯罪,这个是我个人的观点。如果这个可以成立的话,两个交通肇事行为一并以交通肇事罪定罪量刑,综合考量,可能也就不存在后一行为对前一行为量刑的特定影响了。

    5、现在人不在这个圈子里了,不过我还是要给上海司法说句“好话”(也可能是我人俗位卑,很多东西还无缘见识):发生的司法错误,特别是刑事部分,存心做坏事的真的不多,更多的是司法观念的落后、法律能力的有限与青年司法人员法律梦想的遗失。
    这样的好话说出来,只能冷暖自知了。

  • http://www.gonglue114.cn 游戏攻略

    难道宝马物理免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