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中的言论自由

草稿,也可能不再改动

Chiu Yung 前几天写了一篇《中国blogger的声音》,其中有一句话“blogger声音的大小不是以他们是否刺激政府神经来衡量的。”
当时看的时候就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的感觉,但始终是不明白到底有什么好说的、该从哪里入手说起。到今天晚上才隐约有了那么一点线索。

衡量 blog 的成功一定需要考虑发表观点的自由度吗?

无论从 blog 在字典中的定义,还是从技术的角度来说,和“自由”二字都没有必然的联系。然而决定了 blog 与其他信息发布方式、其他媒体的不同之处的,不正包含个人的自由么?倘若没有赋予每个平凡人自由发表的机会,那么建立在这之上的阅读、交流、传播等等也就失去了其独特的价值。
Lawrence Lessig的书名是《Free Culture》而不是其他的什么 culture,不知这是否算是道出了像 blog 这样的新的信息发布方式的本质特点呢?

衡量 blog 是否自由一定需要考虑在政治话题方面的自由度吗?

政治方面的自由表达有如此重要吗?国内的 blog 在除了政治之外的其他方面都呈现一派欣欣向荣的迹象,而且,这种情形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持续下去,在这个时候,Dan Gillmor 们的标准是否太不切合中国的实际?
为什么我们要把目光只集中在“政治”这个并不为大多数 blogger 热衷的话题上呢?衡量成功的标准多样化一点难道不好吗?

可是,我真的是很认同“政治和科技谁占上风”这样的判断标准的。因为我不希望大家在 blog 的时候还不敢不能或者不能继续发表自己的看法。如果说自由不表示每个人都有绝对的自由,那么,除了恶意制造谎言的欺骗行为,人们至少总该有自由发表言论的自由吧?这种自由权利本应受我国宪法保护,什么时候反倒成了大众唯恐避之不及的拦路巨石?而且许多人还养成了自觉绕道而行的“过度自律”的“好习惯”。

怎么会不养成这样的好习惯呢?谈论技术的内容,和谈论政治的内容,哪一个的“成本”和“风险”会更高呢?难道会有服务提供商对你说,“对不起,你的 blog 牵涉到了 .Net 和 FreeBSD 的内容,为避免不良的影响,我们需要锁定你的 blog”吗?在发表关于 Perl 或者企业管理的 blog之前,会有人忐忑不安的写上一些试图免责的文字并且做好被强行关闭或者屏蔽的准备吗?
既然如此,在我们提到 blog 就想到“草根”们都能够拥有畅所欲言的自由平等权利的美好前景之后,难道就这么容易满足于拥抱这种自动规避式的、无须付出多少代价就能够得到的廉价的自由权利?明明有许多人有发言的欲望却没有张口一说的机会,我们却要做出一副对政治问题不感兴趣的高姿态,就好像拿出10元钱买单还做大方状说不用找钱一般,未免有些“甜葡萄心理”啊…
假如我们的《行政法》弊病百出造成民众怨声载道,假如《宪法》的权威在实际生活中得不到有效的保障,难到我们就能够以这些法律短期内不太可能有什么可喜的改进和其他法律出现的问题较少为由,在评判我们的法制建设成效时无视它们的弊端?

发表政治议题的 blog,虽然有时候看上去挺无聊的、心理挺阴暗的、吃饱了饭没事干的、唯恐天下不乱的、质量低下思维简单极端的,可它还真是检验过个国家或地区的 blog 是否达到了“自由的书写”境界的好准绳,唯有能包容“政治异端、异见”的广博,才能显现出自由的 blog 精神。
而我们现阶段,还只是在传递这种精神的同时一边学习、体会和继承 blog 的自由文化,不管国内 blog 的世界如何火热,如果缺失了这种自由的精神,如果用户在 blog 中陈述事实、发表观点还有哪怕一点的恐惧心理,如果 blogger 们未能理直气壮地将此种言论的自由视为他们应当拥有的权利,那么他们的声音确实永远都嫌不够响亮。

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民众拥有自由言论的权利,他无需在发言之前向政府打个报告等待批准,或者自己被迫限制自己发言的范围,只有政府和立法者在觉得某些言论可能造成重大的社会问题时才能够考虑是否加以限制--而且还要交给民众意见的代表讨论通过,以免立法太严、行政滥权有违言论自由的原则。在这样的关系中,民众是主体,而政府或者其他什么组织并不是站在一个有着天然权威的位置上的,不论是脑子还是嘴巴里面的事情,只有政府作为不当有侵犯民众权利之嫌而刺激民众进行反对的,没有民众要时时看政府的脸色生怕一不留神就刺激了政府高贵的神经的道理。

想到这里我才明白看到 Chiu Yung 的那句话为什么总让我想说些什么,因为“是否刺激政府神经”这样的话,在我看来,暗地里已经将民众与政府的位置本末倒置了啊…

当然了,在现在这样的形势下,过于理想化的做法只会适得其反,不必要地招来粗暴的干预,让 blog 成长的环境更加恶劣。所以目前我们还是只能够小心翼翼地绕道而行,这样的妥协并不丢脸--但更重要的是,在 blog 的精神广泛传播深入人心之前,我们切不可就此以为国内 blog 的发展真的越来越“繁荣昌盛”了。
Chiu Yung 自己的 blog 有《广州麓湖烧烤场发生什么事情?》这样一般人可能不太敢发的 blog,换作是我也未必会发出来,然而这不表示我就不会对他的看上去比较消极的观点提出异议:)

有的东西可以暂时妥协,但自由的原则不可以妥协;许多人不必去考虑什么政治啊、自由啊这样让人头大的问题,可是热爱 blog 所代表和提倡的自由精神的人不该遗忘啊…

posted: 2004/12/06
under: 百无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