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围堵

今天公司门口被不满安置的职工围堵,下班的时候大家都走不脱,其时天色已晚,只好搭楼梯排队从围墙翻出去。
据说是以前的合同工对于公司的安置不满,要求严格遵照某个协议文件执行。我出去的时候人数应该比高峰时期少了不少,看他们挂出的横幅看不出个所以然,看明天有没有机会弄清楚原因。
但愿此事能够尽快妥善解决,毕竟时间拖久了对双方都不利。

看到了拉宾与其夫人的墓碑后,希望今后自己和爱人的墓碑能够像一本书,两人各占一半,合则为一本。墓志铭?还没想好呢。以后有没有墓碑还说不定,也许死无葬身之地呢?

posted: 2004/11/30
under: 人生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