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来袭

今天一场暴雨,让长沙交通瘫痪。其实昨天就有征兆了,因为清早的时候我家附近的蚯蚓纷纷钻出泥土,朝河流相反的方向逃亡:)

市中心交通的拥堵,一大原因是地下排水系统无法承受短时间暴雨带来的巨大流量。
低洼地带的积水可以淹没小车的轮子,一不留神汽车就熄火,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了,后面的车子也只能看着干着急。
一般比较窄的街道则是污水全漫到人行道上,结果行人只好练习轻功水上飘,也有作布朗运动运动到马路中央的…

最严重的则是立交沟的底部--之所以叫“立”交“沟”是因为上层的桥面就是普通的马路,下层的道路是从地下挖个地洞钻过去,这不是“立”交沟难道是立交桥?--地势最低,排水口不堪重负,特别容易积水。有时候排水管道不但不能够正常排水,反而因为下水道的压力而发生倒灌,那场面就像管涌一样…暴雨持续时间够长的话,积水的深度足够淹没小车的顶部,一般情况下,也足够让来往车辆产生“激流探险”的视觉效果。总有不知死活的司机以为可以凭借速度冲过立交沟下的积水区域,结果往往是猝然熄火--据说每次暴雨之后,在立交沟底部都可以捞出十几块车牌…

回家的时候,站在公交车的后门附近,从立交沟底下一马冲过去,激起浪花无数,翻滚着拍打在墙上,又席卷回来,恍惚间觉得自己是站在小快艇上…

到家后看到对面的基建工地上,一场暴雨下来,水泥都被淋湿了,民工们冒着大雨挥舞铁锤把已经固化的水泥块砸烂。一墙之隔的被泥水淹没的小道上,放学的学生在观望了半天也找不到可以走的路之后,脱下鞋子一撅一拐的往泥水里面踩…

晚上的时候,麻雀们都躲在阳台窗台上休息,如果家里养了猫,大概会很兴奋吧?

posted: 2005/06/17
under: 人生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