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贵的个人

在上一篇《特殊的日子》中,因为我有说到“只要还存在认为民族国家的价值绝对凌驾于个人价值和生命尊严之上的价值观,纳粹主义就永远也不会灭绝”,phy 朋友在回复中说,“只要民族国家的理念被置于‘个人价值和生命尊严’之下,世间就不会有‘个人价值和生命尊严’。就只会有奴隶和奴隶主,没有任何自由的人,自由靠的是铁和血的保障”。

而我认为我的回复有必要作为单独的一篇列出来:

民族国家的理念被置于“个人价值和生命尊严”之下,并不表示民族国家就要马上取消。自由主义者不等于无政府主义者,在政府不对公民作恶,或者在政府有可能集中掌握过多权力进而没有制衡地对公民作恶之前,自由主义者不会天真到鼓励公民走向没有政府保护的境地。
在遭遇恐怖袭击或者外敌入侵的时候,人们可以暂时容忍政府控制更多领域,但这样的妥协和退让不是没有原则和底限的。自由主义者通常会警惕政府会否利用妖魔化外敌来实现无限制扩大权力的目的--而民族主义色彩浓厚的国家通常精于此道,因为它们利用的是人类最原始的感情之一,而且是最方便加以组织利用的。

“自由靠的是铁和血的保障”,可见“铁与血”不过是捍卫自由的手段罢了,并不是追求的目的,那么倘若这“铁和血”妨害了自由呢?是否为了手段而放弃目的?是否主动放弃自由也无所谓?是否甘愿当一个奴隶,如果你的奴隶主能够足够强大?还是期待抢在成为异族的奴隶之前先当稳本族的奴隶?
人人都想当秦始皇,结果都先去当韩非、李斯;人人都想当汉武帝,结果都先去当董仲舒、桑弘羊;人人都想当奴隶主,结果都先去当奴隶。这才是最诡异的事情,但又很好理解--没有将“个人价值和生命尊严”放在底线的位置,没有将关注的视点落到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身上,为了那些崇高宏大的东西,有什么不可以弯折、漂染、揉搓、毁坏、牺牲的?

每个人都有他/她不同的人生轨迹,有他/她的思想观念,有他/她不同于其他所有人的个性、品质和价值,这又岂是一个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东西能够笼统地概括的?除非把人看作彼此没有差别、泯灭个性、抹杀独立个体价值的存在吧。

我很感谢 phy 打开了我的话头,欢迎有更多的人就此进行讨论。

posted: 2005/05/09
under: 百无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