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才刚刚开始

看到有朋友转载评论尸的《互联网死了23%,这只是开始》,觉得未免太悲观,结论耸人听闻,有点哗众取宠的感觉。

其论点无论是集中封闭的信息孤岛反互联网,迅雷榨干 P2P 资源、破坏内容分享体系导致有价值内容的消失,移动互联网瓦解有价值的信息生产能力,还是互联网加速遗忘的速度,我都不赞同。

资产阶级兴起冲击特权贵族社会地位,彻底改变社会关系和大众生活方式的时候,也被后者认为品位恶俗鄙陋,道德堕落不堪。
单从最顶尖的文化艺术水平来看,一开始的品位鄙视不无道理。 哲学、科学、艺术都是有闲者的玩物,商人一开始只想拿来充数好混入上流社会,小资至今都还向往高大上的贵族式生活。
但那是把集中优秀资源到金字塔顶的产物和全社会合作分工的产物作比较。在精英和特权阶级看不到的地方,价值和品位的提升其实远甚以往。

让信息流动起来,信息就会借助市场的力量自动优化配置。久而久之,如同今天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实际远超过去的国王一样,普通人从互联网信息中获得的价值也会超过今天最离不开互联网的人。

互联网对人类生活的影响还才刚刚开始,有的人不能适应剧烈转变的生活习惯,所以容易哀叹旧事物的衰败和死亡,有的人则是不习惯社会等级、阶层的模糊和重新分化,所以要贬低互联网真正的价值。

今天当被做垃圾的大部分信息,在互联网时代之前,其实也是垃圾,只是因为封闭,大多数人接触不到感觉不到而已,也间接提升了其稀缺性,所以才显得有价值。
但当信息流动起来,原来稀缺的东西供应丰富了,一些基础的需求满足了,更多更本质的需求才会获得更多重视,新的需求也会源源不断地产生。点对点沟通不再有阻力了,更大群体的沟通协作才有进化发展的可能。
今天觉得互联网上的信息垃圾多,是不完全体的互联网还没有激发出足够的需求,相对无限可能,消费能力仍然不足。
这不是互联网将死的前兆,恰恰说明还有广阔得多的需求空间等待开发。

迅雷是在服务端集中了资源,但大部分的资源都是盗版,丢失云端海量文件的用户真的认为这些内容很重要吗?
我不觉得,否则为什么用户只给迅雷付费,不为内容付费呢?
而且已经在无数个本地保留的文件随时可以凭借传统的 P2P 网络复活。
更不用说,没有作为流通渠道的 P2P 网络,与内容生产者何干?丝毫不影响重新创造更优质的内容。
至于害怕政府审查的内容,有心防范的用户本就不会信任迅雷这种服务。

比 WordPress.com 更集中、封闭的是 Facebook 和微信,正在全盛期的社交服务大有把整个互联网熟人关系纳入信息孤岛的趋势,有人甚至担心整个互联网被这些社交服务垄断。
但我一点也不担心这会成真,因为互联网存在就说明信息的自由流动和开放的需求存在。

如果信息在孤岛内部流传就满足了用户的需求,那这样的信息就让它在孤岛上留着吧,它的使命已经完成,它的流通只需要孤岛这个封闭渠道就够了。
但我很有信心人类的互联需求远不止于此,而只要需求存在,流出孤岛或连结节点的市场就存在。

再者,集中的信息孤岛和信息沉没不同,不能混为一谈。
信息孤岛沉没的原因通常是成本过高需要转型(迅雷)或商业模式失败(BSP),而像微信这样的,未来还有无限的扩展和盈利机会。
所以即使是信息孤岛,只要需求旺盛多样,转化为开放社区不无可能,即使维持封闭,也断无带着宝贵信息沉没的道理,在那之前,珍视信息的敏感的用户就会像老鼠一样跳船逃生。
也就是说,只要信息服务的交换价值大到足以维持运营,就永远不用担心信息丢失,当服务的价值下降时,说明承载其上的信息的价值也早已萎缩了。

至于说巨大的信息孤岛沉没会造成人类文明产生断层,就更加不可能。
人类文明的精华从来不依赖于写在固定介质上的死的信息,就像科幻小说中在石头上刻字妄想延续死掉的文明,毫无意义。
庞贝被火山毁灭,亚历山大图书馆被人类毁灭,人类文明照样不断发展,到如今羊皮纸卷上的文字仅有考古的意义。
互联网不过是信息交流和存储的工具之一,已经流到人类脑海中的信息和人类本身的行为才代表了文明。


从漳州古雷事故再看 PX 项目争议

厦门民众散步反对 PX 项目落地到现在也将近八年了,PX 项目最终落户漳州古雷,当年的争论似乎早已过去。
但是最近漳州古雷 PX 工厂的爆炸事故说明,无论再怎么科普 PX 本身毒性低,也无法抵消项目建设和运行中出现安全事故的影响。
因为 PX 项目远不只是科学问题。

当初 PX 项目在厦门落地的争论无非如下几点:

1、PX 是否低毒
没有什么好争论的。

2、PX 生产过程的中间产物是否安全,PX 工厂其他方面是否会有影响周边生活环境的问题?
只要生产工艺和生产安全有保证,问题也不大。
但生产安全是否有保证?这就不是书面理论能够回答的。
对生产工艺流程认识程度、工厂运营实际情况、信任程度和利益影响不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很正常。
支持派未必更了解实际运营状况,更不可能代替当地居民申明利益和投下信任票。

3、PX 项目本身是否划算
财新的报道中,吴强说:
中国这些项目建设和公众没有直接利益交换。公众承担了巨大风险,却没有从税收或福利中获得对应好处。“没有利益分享,民众为何要承担风险?”

民众没有为自己利益发声的机会,支持派觉得无关紧要,却正是 PX 项目争议最根本的原因。

支持派认为可以拉动地区经济,增加就业,提高下游工业产品产能从而降低降低一些消费品价格,代价则是事故和污染带来的安全风险以及环境经济损失。
看上去好处多多而损失在可估算和可控范围之内,所以支持派算了一笔帐之后就觉得此事可行,反对者都是傻逼科盲,被耸人听闻的谣言洗了脑。

但最大的问题在于,所有这些利益得失都事关当地居民,他们才是利益的评估者,在他们看来风险不是理论上那么低。
站在当地居民的角度,更看重事故危险对日常生活的影响。不管概率多小,一旦出事就无法避免影响,更何况还有无法完全信任的事后赔偿处理机制。
这些都是支持派不想、不愿和不能充分理解的——哪怕是热衷慈善的人,也未必能完全理解受助对象的感受,不用说利益立场都有分歧的人之间了。
因此,可能从中受益或利益无关的支持派代利益直接相关者算账,这账面上的数字本身就是瞎说,账算得再精明,在当事人看来也是混账。

所以搞科普就专心做好科普,在科学理论之外的事情,充分尊重利益方的诉求,不要沾染上当代表的坏毛病,优越感爆棚,真当自己是在下一盘大棋了。


|